×
淘情慾

找「床伴」也很難好嗎?

文╱虹彩妹妹 蘋果日報出現「敢上床不敢告白」新聞那天,我與同事們正酒足飯飽的要搭捷運回家,一方便我們都覺得那妞很扯,可是我們又不免想:「啊,這位學長一定在床上很英勇雄猛,所以學妹才會如此依戀,即便學長

淘心話

上床,還是小弟弟比較好?

文/虹彩妹妹 新聞裡報導台北縣一名在國中任教的女老師,和小他14歲的國三生談戀愛,2人還在學校裡發生性關係,分手後男學生痛不欲生,向輔導老師訴苦,才讓這件師生戀曝光時,我跟雪莉在通電話。 「那老師一定

淘心話

我的初X男友

文╱虹彩妹妹 為了端正視聽,不要誤人子弟,不要被報章雜誌再說有情色之餘,所以我把標題消音,正確來說,我的標題是要下「我的初炮男友」,而為了這個標題的正解,我曾拜託姊妹淘的編輯幫我把這文章列為十八禁,但

淘心話

三位男人的40大夢

文╱虹彩妹妹 加班後的八點半,沒有約會又不想以「球」會友(注一),想要維持無性生活淨化心靈,更沒有任何韓劇日劇想看,也追不上八點檔的女性,多少都想去喝一杯。 其實這樣的單身生活優點很多,因為沒人在妳身

淘情慾

天賦異秉,你其實不好用

文/虹彩妹妹 我跟我的性學大師兼Gay好友賽門那天說了我的煩惱:「我男友很愛在做愛時一直叫我往下看。」 賽門覺得我大驚小怪,直說:「那有什麼不好,我超愛做愛時一直看那裏,不覺得很性感可口嗎?」 「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