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吵架的藝術

文/凱薩琳 下班回家的公車上,遇到一對正在爭論的夫妻,來回偷聽了幾回,狀況似乎是這樣的── 老公不知什麼原因身上有個不小的傷口,然後那群與老公稱兄道弟的哥兒們來訪,大家嬉鬧談笑間,有人提議找個時間吃飯

淘心話

鬼遮眼的愛

文╱凱薩琳 有時想想,其實我還挺幸運的。 在為數不多的戀愛經驗中,遇到的對象,至少都沒有暴力相向、第三者、抽煙、酗酒、吸毒、賭徒這類光怪陸離的癖好。 至今的三段感情中,我只遇過一個壞人,而這個壞人其實

淘心話

孤獨恐懼症?

文/凱薩琳 每次「陶子晚報」的現場直播時間,只要聊到了關於「外遇、偷情、婚姻」這類的話題時,總不免有聽眾打電話進來分享他的偷吃史。奇怪的是,這些 Call in 的聽友,多半為男性,而且已婚。 電話那

淘心話

臨老入花叢

文‭/‬凱薩琳 愛,上了癮。 上癮的,真是所謂的專情嗎?抑或只是不甘心呢?不甘心對方沒那麼愛你,所以你傾身,將整個人都豁出去,把自己當作賭注,賭對方的心,賭對方對你,究竟有沒有愛。 今天來聊個小故事。

淘心話

愛情紀實(下)–我依然相信

文/凱薩琳 為了方便起見,我們就稱那位先生為三號好了。 認識三號先生的方式非常奇異。 那場天外飛來的聚會上,嚴格說來,我只認識兩個人,而且聚會當天,我被工作絆住,按照往常的惰性,應該會懶得出席這種滿是

淘心話

愛情紀實(上)–相親

文/凱薩琳 話說某天聽到陶子姐的專訪是「LAKIKI婚活日記」,聽著訪問內容,不免也想出賣自己微量的相親記趣。 會答應參加相親飯局,倒不是驚覺年紀到了,只是因為一位熱心阿姨的積極促成,我不想掃興,而且

淘心話

愛情紀實(上)–相親

文/凱薩琳 話說某天聽到陶子姐的專訪是「LAKIKI婚活日記」,聽著訪問內容,不免也想出賣自己微量的相親記趣。 會答應參加相親飯局,倒不是驚覺年紀到了,只是因為一位熱心阿姨的積極促成,我不想掃興,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