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    
淘心話讀心讀你

模稜兩可的關係,每一瞬的幸福感都是偷來的

於是那天我們一起去看日出。 天色正用一種溫柔卻快速的方式轉變著, 前一分鐘還漆黑的寂寞,下一分鐘便被剛醒過來的太陽給緩緩照亮, 橘紅的日光透過雲隙跌在湖面上,渲染成一幅太美的畫。 我們隔著適當的距離,

淘心話讀心讀你

那幾段沒結果的戀情,才讓人成長最多

朋友都說我的脾氣好,很少生氣,可是殊不知如果是男朋友,那就另當別論了。 軟弱的個性只給外面不熟悉的人,至於任性就留給最親近最親愛的,或許這就是人類的通病吧。 但是話雖然是這樣說,可我也是個屬於哄一哄就

淘心話讀心讀你

不愛的時候,任何人都可以變得殘忍

雨季還是來了,冬日的天空總是灰藍色的,飄渺而至的細雨落在傘上時,幾乎沒有聲音,就如同有些心理陰影是在無聲息的情況下所累積。 結束一天工作後,我走在接近家的巷口,突然就想要放慢腳步,路邊匆匆駛過的車輛激

淘心話讀心讀你

無法觸及的時候,才知道曾經擁有的是多麼珍貴

明明就要入冬了,可台灣的天氣依舊那麼令人尷尬, 外套自上波冷氣團短暫拜訪後,就總在衣帽架上忐忑著今日要不要出場呢。 新的辦公室有一整片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看見分隔島上的樹葉被風吹的搖曳來去,我的座位正靠

淘心話讀心讀你

心裡太擁擠,才會想起了什麼又逼自己忘記

我猜自己的身體或心理有種防禦機制, 不好的回憶或是令人感到太難以負荷的自我厭惡感, 都會很模糊。 明明是昨日才發生的, 當夜晚過去後,白日睜開眼就會記不清細節。 或許是因為覺得心裡太擁擠, 才會想起了

淘心話讀心讀你

當時的痛,後來都沒那麼痛了

隨著夜色越黑,頭頂的月亮逐漸自一個完整的圓變成了有尖角的弧形,光芒也被削弱,我在車裡往天空專心望著。 「你有看到嗎?前面那台車有夠白目,是會不會開車啊?」友人憤憤地說。 「啊?抱歉,我沒看到」我在副駕

1 2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