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    
淘心話讀心讀你

當時的痛,後來都沒那麼痛了

隨著夜色越黑,頭頂的月亮逐漸自一個完整的圓變成了有尖角的弧形,光芒也被削弱,我在車裡往天空專心望著。 「你有看到嗎?前面那台車有夠白目,是會不會開車啊?」友人憤憤地說。 「啊?抱歉,我沒看到」我在副駕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最想愛的人,卻一直祝福我幸福快樂

有些情感是始終交不出去的, 是注定要留下遺憾的。 我們在一次又一次的錯過間隙中,不時看到彼此眼中的期待, 卻在那些敏感脆弱的時刻,仍總是顧慮很多很多, 然後另一個有勇氣的人來了,軟弱的我們就這麼各自跟

淘心話讀心讀你

至少我們之中,總算有人能夠快樂了

那個時候咖啡廳還沒改址, 一日我隨手書架上取下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書中提到一次他在日本跑過超級馬拉松, 一鼓作氣地跑了九十六公里, 途中還因為雙腳腫脹需要停下換更大尺寸的鞋子,

淘心話讀心讀你

終究還是喜歡上了,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他

汽車滑順的在蘇花公路上左彎右拐,我望向車窗外蔚藍的東海岸,白雲很含蓄,陽光卻十分瀟灑地將大海裹上一層糖衣,閃閃的結晶隨著浪花粼粼愉悅的奔跑著。 我覺得是這樣的,比起當年那個任性又愛喧嘩的少年少女,成人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最豁達的人,最寂寞

河堤的風徐徐吹起我的劉海,我無所謂的任由它們凌亂, 在好朋友面前,形象這種東西是很沒有必要的, 我們早就已經看過彼此最好與最不堪的模樣。 他熟練的點起菸,菸霧使得喉嚨特別乾,他另一隻手拿起一瓶原萃綠茶

1 2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