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    
淘心話

愛過就過了別再頻頻回首

風雨就要來之前的天空是橘紅色的,窗外吹來陣陣涼風,咖啡廳前的九重葛開始零散凋落。   「你這種個性誰要跟你在一起啊?」我賭氣的這樣說。   「那妳就永遠不要離開我啊。」他還是吊兒郎當的回應我。   當

淘心話

我知道,你也並不是對愛沒有了嚮往

秋天來了,台北又開始下雨了, 溫度稍降,從前的那些憧憬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早已退燒。   什麼時候會覺得自己真的就要老了?   我確切感受到已不再年輕的時刻, 是小時候追的明星們都紛紛結婚了,是身邊的朋友

淘心話

偶爾懷念,但是別再掛念

「如果不去擁有,就不用害怕會失去。」   每次一談感情就全心投入的你,因為不斷地碰到挫折,所以總會提醒自己這次不要這麼愛了。   失去他已經好一陣子了,實際上的日子倒是已經記不起來,就是很久很久了吧。

淘心話

我愛著一個不會愛我的人

他只在需要的時候找你, 你在需要他的時候不見人影, 看見他的號碼就安安份份的奔去,   那個時候,他說我是那個特別的人。 之後,我說自己是那個特別傻的人。   分開後的第106天,久違的號碼再次牽動著

淘心話

那時候,我不懂害怕

晚上九點,我從辦公室走出來透透氣,仁愛路上比鄰相依的建築物中,那一小塊空地裡杜鵑花叢正在輕輕喘息,一隻橘色豐滿的貓咪以一種悠閒的姿態走到路燈下,再輕盈地跳上水泥圍牆,背對著我,那一條肥美的尾巴在圍牆上

淘心話

他會愛我很久很久。

其實那個時候也已經算是長大了,只是在他眼裡,我永遠都還是他們抱在懷裡的那個孩子,他永遠看的出來我的快樂與否,永遠隔著房門聽著我偷哭卻還要裝作不知道,永遠都站在我身後,很多話就算他沒有開口我也能夠聽到,

淘心話

別總想著改變他。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經驗,試圖改變對方,希望他能成為你心中理想的樣子,卻屢屢失敗。   之後一個人難受,覺得他一定是不夠愛你才改不了。   我忘了那天是平日還是假日,總之半夜兩三點吧,一組鮮少出現的電話號

淘心話

謝謝那些,只是路過的人

    「愛一個人是怎樣的?」   我想在不同的年紀會有不同的答案,在還不算長大的時候,一些些任性的行為或者是話語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反而覺得可愛,總之沒什麼太多需要考慮和擔心的,相愛是一件很純粹

淘心話

該是你的,都會回來的

我奶奶曾告訴我:「註定會在一起的人,就算被拆散100次,他們最後還是會在一起的,那就是命中的人。」 去年四月奶奶病倒了,說來不孝,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期間是她見到我們這些親人最頻繁的時候。 我坐在床沿聽她

淘心話

其實我也想說實話

  有好幾次,在喝完酒的時候,我都差點撥出他的電話號碼。 今天又要結束了,明天就要來了,日復一日的。   你騎著機車或搭著捷運公車,上班、下班,領著只是還可以但不盡理想的薪資,沒什麼特別的嗜好,從沒辦

1 19 20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