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從名建築師到服裝設計師,倫敦集團女總裁Jordy教你如何兼顧夢想與收益

Share

杜拜時裝周J By Jordy FW16, Photo, Makeup by Min Lee. 圖/M&J London

Jordy是我在杜拜時裝周擔任首席彩妝師時,2015 ss16那季秀場的其中一位設計師。杜拜時裝周普遍來說服裝風格都很雷同,幾乎每位設計師都是浮誇奢華的風格,愛用色彩鮮明的亮緞面布料配上大片裙擺,妝容則多半是要求我為他們打上深邃的陰影跟臉部輪廓,但整場秀唯一的華人設計師Jordy卻與眾不同的讓我印象深刻,她不只是那季服裝的設計師,還是杜拜時裝週的裝置藝術建築創作者,連法國時尚電視台也是她設計的。

Jordy為Fashion TV設計建造的鑽石大樓。圖/M&J London

那季我是整個後台的唯一華人,Jordy則是唯一的華人設計師,因為背景的關係我們在作秀期間就特別親近,當時對她唯一的感覺就是有才華又浪漫的年輕女孩,直到後來我隨手Google了她的名子 Yu Jordy Fu,看到她受邀在TED大會美國加州;TED X上海、東京的演講,才發現她竟然是獲獎無數的名建築師,同時還是藝術家、畫家、倫敦集團總裁、Fashion TV創意總監,現在更是在杜拜拿下fashion award的獲獎者!

圖/Min Lee

李敏為Jordy化妝。 圖/Min Lee

2016六月我又受邀M&J London時尚藝術集團,到泰國曼谷為其公司總裁Jordy做時尚建築展覽以及負責她在Harper Bazaar時尚芭莎雜誌的專訪妝容,你沒看錯,杜拜當時的整個系列已經被搬來曼谷展出啦!在曼谷,我們的櫥窗可是比LV櫥窗還大呢!(關於我在曼谷的時尚工作記錄請期待下篇)也因為這次在曼谷與總裁Jordy朝夕相處,我才因此更了解她更多方面的傑出成就,覺得她的成就不只歸功於她的天賦以及拼命三娘的努力,更多其實是來自她的樂觀思考跟理念。

下一頁,看更多關於Jordy的專訪

Jordy為倫敦時裝周打造的小鹿幻想雲燈。圖/M&J London

說到Jordy的藝術創作路,要從她五歲說起。五歲時當她拿起畫筆,不同於大多數孩子隨手塗鴉,她已經能無師自通畫出一整棟精緻的建築;六歲時在北京首都博物館舉辦個人藝術展覽;七歲時出了人生第一本創作書。在中學年紀就以Under age的特殊身份被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招收,從此開啟她藝術創作以及建築的人生大道。「當我18歲時我愛上了建築,對我而言建築不僅僅是建築,它包含設計、包含藝術創作、時尚、靈感,最重要的是它是一份愛的事業。」從那之後,不管是2004年的英國環境設計大獎、2005年的十大年輕設計師大獎、2011年香港傑出建築師獎、2014中國前60名海外華人楷模;2015中國華人之星百強,到現在轉攻時尚服裝設計領域又一舉拿下2016阿拉伯時裝協會設計師大獎,令人敬佩的是,當她獲獎無數,成就越高的她卻更是謙虛。

Jordy為德國漢堡藝術展覽打造的液態雲燈。圖/M&J London

「從小我就是眾人眼中的天才,所以我習慣了從小就是焦點。我的事業真正開始的那一年,正是我的家庭發生了重大變故的那一年,我的父親有了外遇,最終還與我最要好的小學同班同學結了婚,我的母親雖受打擊卻依舊樂觀。面對這一切我仍心存感激,和最親的人之間的情感創傷讓我變得更堅強,所以無論我們的生活遭遇了什麼,我們都應當轉化成一些正能量,而這正能量也讓我至今都還是相信愛情。」當Jordy告訴我這段故事時,眼裡並沒有受過傷的哀愁,反倒有種難以讓人置信的正面力量在她眼神閃耀著,她反而像是開導者,與她相比我這個入戲的聽眾反而是被安慰的那方。

杜拜時裝周J By Jordy FW16。圖/M&J London

Jordy不僅僅在藝術創作方面才華橫溢,創作力驚人,邊做夢邊執行夢想的同時,卻還能同時為她帶來財富,今年才三十幾歲的她,卻已有能力與豪宅中的八隻愛貓過著人人稱羨的貴族女總裁生活。不僅如此,她在曼谷、中國、杜拜、倫敦四個城市皆有公司,旗下總共70名員工。「在我的M&J集團,我旗下的每位建築師、設計師的薪水都比歐洲同行多一倍,原因起於在我唸書時,我實習了三個月卻只拿了一百英鎊,我認為這個圈子應該改變這種『給你機會就不用給你薪水』的惡習,當時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成為有能力改變大環境的人,我對自己承諾將來一定要給替我工作的人盡可能多的工資。」

下一頁,看更多關於Jordy的專訪

我在一次收工後的聚餐中曾聽到M&J的員工這樣形容他們的老闆Jordy:「She is amazing! 她常常自己留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五點然後直奔機場出差,三天之內周轉七個城市開十幾個會議,嗓子都啞了。最誇張的是,她這樣瘋狂出差工作之後,從美國飛回曼谷那天早上,我們都以為她那天不會進公司了,結果一大早她比我們所有人都還早到公司開工,坐在辦公桌前跟我們說早安。」而不熬夜加班的時候,我眼裡的Jordy是這樣的:早上五點起床上瑜伽課或是健身,早上七點餵食八隻小貓,之後便進公司工作到睡前,躺在床上都還在收發工作郵件。

Jordy 在曼谷的時尚展覽。圖/M&J London

Jordy的成功絕對不是一蹴可幾或是單憑她的高學歷和那些努力,最重要的還有她的智慧跟理財理念。「在時尚藝術學校的時候,學校教授根本不會教你關於金錢的概念,藝術界總覺得錢是膚淺的,人們也認為錢與藝術無關,但出了社會以後才發現這個世界每一分秒都在圍著錢轉。」Jordy畢業後如願進入當代知名建築傳奇大師Jan Kaplicky的Future System公司工作,小時候的Jordy無意間看到Jan為Marni設計的旗艦店,從此深深著迷因而走進建築,畢業後美夢成真能與Jan共事是她覺得最榮幸的時光,而且剛好還是Jan在人世的最後幾年。「但Jan就是純粹的藝術家,所以我沒辦法從他身上學到太多維持公司運作的金融方面。」在Future System工作兩年後Jordy領悟到除了藝術跟夢想,商業收支部分也是她必學的人生課題,因此進入SOM大集團學習商業操作,兩年後Jordy便開了自己的公司,有了現今的M&J集團。

Jordy 揚名國際的大象蝴蝶燈飾。 圖/M&J London

當我問Jordy是什麼契機讓她開始做衣服?她笑著回答:「就是遇見Min妳的那一個月啊!」當時杜拜時裝周邀請她做裝置藝術的時候,無心的問她有沒有做衣服?要不要一起走秀?這段話突然就讓Jordy有了靈感,腦子一熱手腳便開始行動,只花了一個月就完成了一整個系列30套衣服的設計。「因為我是建築出身,所以衣服對我來說也是用3D立體思維去思考創作的,這兩季的靈感也都是流動的大自然,像是第一季的雲朵、第二季的水流,衣服跟建築一樣都不應該是呆板的平面!」

Jordy在TED演講。圖/M&J London

當我問Jordy人生的最終目標是什麼,她回答:「希望我的建築能永久流傳成為經典,像是羅馬競技場和紫禁城,會被後世傳誦留名。時尚服裝方面我則希望能夠看見全世界不管是大城市還是每一處小角落,都有人穿著我的品牌J By Jordy。」雖然我問的是此生的最終目標,但我想以她驚人的創作力跟超高效率的執行力,我總覺得大概不出五年我就會突然接到她的來電,用不疾不徐的口吻柔柔的告訴我:「Min妹妹,我已經做到了,現在全世界媒體都要採訪我,妳快點搭最快的班機來幫我化妝!」

更多我的歐美第一手時尚工作紀錄,請見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eersis

Advertisement
台灣角川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