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歸屬

17歲,從此開始的獨立之路


回想成長的過程,可以從17歲開始分成不同的兩個篇章


很多人看到我的第一印象是:『你感覺好獨立!』其實培養成獨立自主的我,源自於15歲那年國中畢業,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被母親安排到美國讀書,就這樣慌亂驚恐的到了美國。第一次離開爺爺奶奶溫暖照顧,面對一個影集裡才看到的陌生文化與環境下,在抵達美國的第二周,馬不停蹄就開始了我的高中生涯;直接就讀高二的我,語言不通的前半年,像得了自閉症般,完全無法跟別人溝通,每節下課換教室的路程,都會到廁所裡偷哭後,再到下一堂課聽著似懂非懂的英文,還記得連老師要我寫中文姓名的英文拼音時,都寫不出來的無助窘境,當時的我內心的眼睛是張的大大的惶恐。

 

6歲時,在一個突然的夜晚,我被送到爺爺奶奶家,當天晚上,我內心好像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靜靜的站在門口的窗前,等爸媽來接我,窗子好高,我還是墊著腳往窗外看,等著他們來帶我。但自從那晚,我知道我被送走了,也從那晚開始,一年見不到父母超過3次的情況下,是我與雙親從親密到陌生的開始。爺爺奶奶逐漸成為我的養父母,大概是因為從小被奶奶帶大,她最怕我們沒吃飽、著涼,天天送我上學。奶奶傳統式的照顧,讓我躲她在羽翼下長大,但同時,我卻依然覺得孤單被遺棄,因為爸媽總不在身邊,還很小的我,心理時常哀傷,不知道爸爸媽媽在哪裡,何時會見到他們的憂愁中成長,奶奶說我時常用被子蓋著我的臉,當她翻開時,都是條條思念媽媽的淚痕。我想這是過去東方社會中時常無法透過言語與溝通表達的情感壓抑,也是在家庭中,孩子沒有選擇的決定。

 

當時在東方社會裡,表達關愛在言語舉動上是靜默的,情感上誠實言語表達是啞口的。在美國成長的日子,我第一次體會內心被滋養的關愛和影響我很深遠的『美國媽媽』,學習在愛裡發聲,遞傳如何被愛與愛人的溝通。


Hilda Crystal White, 2005年攝於加州 Berkeley.


美國媽媽其實是我鋼琴老師的太太,她是位小說作家,一生出版了四本書,她名叫Hilda Crystal White,我一輩子感謝她,讓我認識溫柔的情感,完整聆聽的能力與關心,奠定與塑造我人格培養的建構期的良善與自信,八年前,94歲的她已經被天使接走,接走前,她告訴我每當我想念她的時候,把眼睛閉上,想著她正看著我,對我微笑著。

Melodie拾柒

婚紗, 一個絕對看得到的夢想。 一件件華服串起個個獨特女性的風格。 這是從婚紗設計延伸的生活美學所分享的不同觸角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