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勢利

 文/個人意見

權勢和財利,或有利的形式。勢利眼是以對方的權勢財利的多寡來決定彼此親疏高下的關係,所謂嫌貧愛富,但勢利不只是錢,引申到包括諸如社會地位或天生容貌美醜,這些條件都是決定不同態度的原因。

那天去畫廊,看見張作品,問了櫃台後那位小姐,「這畫號數多大?大概一百號吧。」她冷冷的說「是。」我不覺有異繼續問「多少錢呢?」她說「這價錢很高的。」此時我稍微有點火起,但仍面帶微笑說「多高呢?」她雙手抱胸,歪著頭說「請問你要購買嗎。」我氣往上衝,但仍然微笑向她說「真不好意思打擾妳,以後我不會再來了。」

事後我有點後悔,早知道她問我請問你要購買嗎的時候,我就回她「沒有,我純粹增廣見聞」,當她跟我說價錢很高時,我忍不住低頭看看自己今天穿了什麼,是不是我看起來像是穿著隔夜的妓女裝扮,導致她要像電影麻雀變鳳凰裡面經典的勢利店員一樣對待我,結果我當天的穿著就跟我去任何地方一樣,先不說我有不挑場合亂穿衣服的毛病(這麼一說的確是,不過離題了。),我覺得那句「請問你要購買嗎」實在無意間觸動了每個人心底都有的敏感神經。

勢利眼這種事情,很少人真心承認自己有,一雙勢利眼的人往往不覺自己趨炎附勢,而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其實,畢竟大家第一次相見,誰有空理會你是不是學富五車才高八斗,或者是個心地光明磊落的大善人(所以慈濟的藍旗袍有其必要,那是一種看似低調其實非常張揚的地位象徵),自然是先敬羅衫後敬人,再不然從言談中套出你平常幹些什麼,有哪些嗜好興趣(以畫廊來說就是會閒閒問你是否學生如果不是那有收過誰的作品。)

我記得在書上讀過有位作家喜歡打扮成不同的人去體驗社會,打扮成低收入的,店員永遠不是不搭理他,就是推薦他最便宜的東西,另一個年輕貌美的社會學研究生一直覺得人性非常美好,但在她作跟年齡的相關研究時,有天突發奇想打扮成個老太婆,發現整個世界運轉的方式都跟她原先所認知的不一樣了。

最經典的例子,是我有一位副總裁年收入驚人的朋友,她有天信步走進一個建案,那小姐劈頭就說「我們這裡都是一坪多少多少錢然後一戶多少多少坪的,所以我們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當然,銷售人員的勢利有時候是不得不然的,只有自己培養足夠的內在安定,才能不因為別人的勢利眼而歪斜。

天生和氣的人實在不多,人們對人親切的因素多半是因為對方的美貌或地位或財富,反對的人當然可以斥之為膚淺可怕,但其實地位容貌金錢,也正是構成一個人的要素,說到頭來,勢利這種事情,在乎的人其實沒資格,而有資格的人不會在乎,勢利反應的不只是現實,更多時候是那一點點的心虛。

我個人認為幾乎所有的名牌店都是勢利的,因為那是他們的謀生之道,一點點與大家隔開的尊貴,是客戶想要的,但卻又讓初入門者有點裹足不前,而其中的翹楚,莫過於排一個包包要五年的Hermes,我朋友昨天接到了五年前排的包包終於打來的電話,讓我重拾當時填訂購單的信心了。(但可以讓我付五年前的訂價嗎。)

Tags : 服飾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