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Fashion People

文/個人意見

Party,台灣稱作什麼什麼趴,生日趴,聖誕趴,最常上報的是時尚趴,參加趴謂之跑趴,不過當然在趴裡沒人用跑的,說是漂浮還比較恰當,張愛玲說裝扮得很像樣的人,在像樣的地方出現,看見同類,也被看見,這就是社交。

時尚趴是所謂Fashion People的天然棲息地,顧名思義,Fashion People就是那些行業跟時尚有關的人,編輯,公關,採購,或者純粹是買得多的人,他們身上穿的,手裡拿的,心裡想的,口裡說的,都是時尚時尚時尚。

近日參加party社交的機會也多了起來(簡直想撥瀏海了),以前在雜誌上看到大家捧著高腳杯面露假笑的場景,想不到自己也有機會參與其中,尷尬笑得舌頭也發了涼的機會也有,但多半時候我是很讚嘆的。

在那繁華中心裡,看著眼前的五光十色紅男綠女,我總是會想到紅樓夢裡的一段話,賈寶玉胸前那塊頑石的內心戲「此時自己回想當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淒涼寂寞,若不虧癩憎、跛道二人攜來到此,又安能得見這般世面。」

當然攜帶我來的不是癩僧跛道,而是遠比癩僧跛道光鮮亮麗好幾百倍的我經紀人和願意看重我的編輯,我也未必覺得自己之前的生活淒涼寂寞,但看見這些趴裡光怪陸離的情狀,那種「安能見得這般世面」的感受一樣強烈,尤其是當偶然加入別人談話,(或別人看我傻頭傻腦一人坐在旁邊時主動與我談話,這種狀況比較多),可能是因為我們畢竟不熟,我們談得老是這包包那鞋子,雖然偶然當作文章的題材寫寫我覺得很有趣,但如果要花那麼多的時間談它,我個人是覺得有點受不了的 。

我本性還是不擅與人交談,所以通常都是躲在個角落冷眼旁觀的機會多,有些人可以像花蝴蝶似的滿場飛,那是我窮盡畢生之力也做不到的。

旁觀也有旁觀的好處,可以看到有人在哪裡都見到他,像電影《捉神弄鬼》裡梅莉史翠普飾演的過氣明星「goes to the opening of an envelope.」(連開信封也去,表示不錯過任何曝光機會,社交場合無役不與,真正派對尖兵),也可以看見有些Fashion People全付家當披掛上陣,務必要艷冠群芳,至於傳說中的眉來眼去,人肉市場的社交功能,因為我老是早走,所以至今尚未見識過(或純粹是因為我遲鈍)。

Fashion People喜歡講以城市開頭的句子,總是「在巴黎」「在日本」,更喜歡在談話裡加幾個洋文,身上穿的有時候已經超乎好看的範圍,而進入荒謬的境界,因為「這是時尚,一般人不懂的。」

探索過幾次Fashion People的天然棲息地,也就是俗稱的跑了幾場趴以後,我發現怎麼磕頭碰腦的來來去去都是同一批人,張愛玲書裡說到她港大同學有個馬來亞華僑千金,「金桃和其他富戶的姑娘每晚在戲園子裡遇見。」這句話忽然湧上心頭,我想所謂的時尚社交圈,大約就是如此。

Tags : 個人意見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