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張愛玲時尚教室

張愛玲若是生在今日,而且能像對炎櫻一樣對我言聽計從,也就是對我推薦她的奇裝異服一樣沒有抵抗力,我想我們會有很多樂趣,身高五呎六吋半合168公分體型纖細的她(跟超級名模Kate Moss一個尺碼!),應該可以穿出很多衣服的最佳效果來。

   

先別胡思亂想,看看她書裡以及她自己的衣著吧。她說過,母親提出公允的辦法,要嫁人還是要念書,如果要嫁人就可以用那筆學費妝扮自己,要念書的話就沒有新衣服,(因此在香港因為同學們太闊了,後來養成某種特殊心理,自己說的「衣服狂」),後來在上海成了名的她,賺到了夠作新衣服的錢,卻也始終沒有妝扮成一個適宜嫁人的形象。
   

她在上海給人的記憶,對很多人來說就是奇裝異服,就被面改成「很有畫意」的暗紫鳳凰洋裝,或她自己買到的最刺目的玫瑰紅印花土布,穿在身上覺得「遍體森然飄飄欲仙」的那種,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造型,她的作品裡面,奇裝異服的女主角倒不多,印象最深的只有紅玫瑰王嬌蕊穿的「最鮮辣的潮溼的綠色…,兩邊迸開一寸半的裂縫,用綠緞帶十字交叉一路絡了起來,露出裡面深粉紅的襯裙。」
   

又或者,她的奇裝異服只是淑女教育走偏了路,「使人打聽那個穿藍的姑娘是誰」,她就是讓人打聽那個奇裝異服的女孩是誰,現代不斷的有人靠奇裝異服殺出一條血路,從名媛Daphne Guinness到時尚編輯Anna Dello Russo,都是靠著讓人問「那個穿著Alexander McQueen的橙紅龍印花和服的女孩是誰」,「那個頭上頂著大櫻桃的義大利女人是誰」,在時裝界打出一片天的。

這幾季最重要的主題就是色塊拼接, Prada的皮草圍巾就是用寶藍配蘋果綠,Jil Sander蔥綠柳黃加上桃紅,那種大膽的對照以及中間生疏的刺激性,都讓人想起張愛玲的配色法,她寫作時的中國人若是從西洋習得了和諧與對照,那麼現代的全球時尚,則又是重新反省了色彩上協調與組合的原則。

很奇怪的,說到張愛玲的時候,想到的都是那些多彩的奇裝異服(連她自己也承認這名聲),但寫出「一個女人到底不是大觀園」的,也是她,為求線條簡潔把旗袍領改成連續的圈領,陪蘇青去試大衣樣子的時候,先是把大衣上的翻領減掉,裝飾性的摺襉也去掉,口袋也去掉,肩膀過度的墊高減掉,最後連大鈕扣也要拿掉,改用摁鈕,最後蘇青忍不住「我想,鈕釦總要的吧?人家都有的,沒有,好像有點滑稽。」這個過程,讓人想起席捲九零年代的極簡主義,Calvin Klein或Helmut Lang全盛時期的設計美學,就帶有這種什麼都減掉去掉消滅掉的空氣。

綜觀她個人及書裡的服裝風格,我認為她個人的服裝和她書中的角色頗有共通之處,你可以看見她對某種輪廓的喜好,簡單的線條,包裹式的外衣,她為自己的體型選擇合適的服裝(幾乎總是有領子來襯托她的頸部),她對衣著的看法,和她眼中的蘇青不同,是帶有遊戲人間的成分的,那解釋了種種令人觸目的時尚選擇。她的風格包括了對比色調的拼接,新與舊之間的混搭,精緻材質的視覺效果,以及濃濃的東方風味。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