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邏輯

 文/個人意見

我一直很討厭有些蛋糕上面會用小支荷蘭芹作裝飾,因為荷蘭芹在我的認知裡是一種不能吃的東西,就算能吃,也應該擺在義大利麵之類鹹的東西附近,擺在蛋糕上的東西就應該在口味上和蛋糕搭配(比如,至少也放薄荷吧)。

我覺得只為了追求配色在蛋糕上面放荷蘭芹,不只莫名其妙,同時也暴露出某方面的無知和不足(當然,除非是獨創口味的荷蘭芹蛋糕之類,比如我不反對雪王冰淇淋如果有一天突發奇想把他們的豬腳冰淇淋跟臘肉搭在一起,上面再灑些扁尖作成一個醃篤鮮聖代之類,敢不敢吃是一回事,但是脈絡至少是清晰的)。

當然,同樣的概念我覺得在服裝搭配上也是應該的,穿衣雖然不是一件百分之百追求實用的行為,但是我覺得在日常生活裡,場合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除了基本的別穿拖鞋去上班,穿短褲去吃喜酒太過輕鬆以外(其實好像也有很多人真的這麼做,之前有個新聞一個男子穿衛生褲在路上逛,被女學生報警,我倒是有點同情他,因為孫芸芸都可以穿legging在路上亂逛,為什麼穿衛生褲不行?除了色彩以外幾乎是一樣的東西啊)。

我覺得打扮太過也很不合理,好比我在遊樂園搭乘激流冒險時,看過同船的女生畫大濃妝身穿迷你裙腳踩厚底高跟鞋,到底為什麼要穿這樣去遊樂園?或者當然,假日平白無故的穿成套西裝在路上逛,那不會讓人覺得你衣著得體,只會覺得你是房仲。

在室內戴墨鏡也是一件我沒辦法理解的行為,我的朋友曾經在東區一間店裡,在晚上大約七點看到一個藝人戴著墨鏡翻看店裡的衣服,除非是有生理上的理由,純粹為了耍帥或怕被認出來(而且其實大家應該也沒有那麼想認出他來),我覺得在室內戴墨鏡(還在晚上)是一件不合邏輯的荒謬行動。

當然,我也討厭近來很多人戴的無鏡片眼鏡,據說無鏡片是有起源的,日本女生想追求戴眼鏡的效果,但假睫毛太常會被鏡片壓扁,所以才引領這鼓風潮,不知是真是假,但我的確對無鏡片眼鏡一點好感也沒。

當然,很多時候時尚就是需要一點點瘋狂,而且每個人尺度都不同,但對我來說,穿著的邏輯是最重要的,沒太陽別戴墨鏡,要戴眼鏡就要有鏡片(有人戴隱形眼鏡再戴無鏡片眼鏡到底是怎麼回事?),legging不是褲子,去比較正式的場合男性不宜露出腳趾,到海邊別畫濃妝,都是先談這個再來談好不好看的。

此外,比如大熱的天在服裝上搭配圍巾,或寒流來穿著粗針織大毛線衣卻沒有袖子(這是真的),都可以列入服裝不合邏輯之列,穿衣服固然是自己高興就好,但我認為真正良好的品味,首先應該建立在常識之上。

Tags : 個人意見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