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經典

經典對很多人來說望之儼然,拿音樂來說,古典音樂在當代展現的是某種嚴肅正式的氛圍,得西裝革履去聽不說,入場前可能還要先攝取一些咖啡因以免睡著失禮,莎士比亞是正經的文學,只有學者才去讀他(原文是十六七世紀的英文,以中國文學來說大概類似我們讀明朝的文學作品),香奈兒的黑色小洋裝是一種高雅完美的象徵。

事實上,莫札特當年是流行音樂的神童,莎士比亞是市井小民也可以接觸的娛樂,香奈兒的黑色小洋裝在推出的時候,因為傷風敗俗的露出了腳踝以及運用了本來只有寡婦才穿的黑色,是性感大膽的服裝。

波赫士說時間是一條河流,那經典就是在這個河流淘洗下越來越亮的鑽石,經典因為通過了時間的考驗,所以無疑是比較安全的,在瞬息萬變的時尚裡面,知道有些東西是你可以長久擁有,使用,並且傳之後代的,的確很令人感到放心,也因此各大品牌的經典款年年調漲,消費者喃喃抱怨歸抱怨,但買單的還是大有人在(買了以後就不抱怨了,改為覺得自己買得很保值),而尚未有經典款的品牌,則處心積慮的想要弄出一個來。

但很多人沒想到,所有的經典並不是一出來就是經典的,很少人是抱持著「我要作出個經典」的目的來創作而成功,只有持續不懈的創作,然後就只能交由廣義的觀眾或消費者來決定了,很多品牌或公司花了大錢想捧紅某物某人某歌,像某牌以數字為名長得像個屁股的硬殼包,或許多什麼萬眾期待的新人,強勢主打的歌,當年盛大登場,如今已經沒人記得。

我仍然愛好經典,因為那是經驗和時間篩選的成果,很多人成功過的實驗,在自己身上也能成功的機會自然大得多,每天起床穿上黑色喀什米爾圓領毛衣搭上合身牛仔褲和卡其風衣的確非常輕鬆,但如果缺乏偶一為之的大膽嘗試,那就少了許多裝扮的樂趣,更可惜的,是少了親自發現新經典的那種驚喜。

我抗拒了想要列一個經典清單的欲望,因為仔細想想,經典清單隨處可見,任何稍有時尚常識的人都會有這個概念,雖然可能每個人會列出的品項略有不同,但交集是很多的。

事實上,我們也正在創造屬於自己時代的形象,甚至最後會產生出一個經典的造型,如果回顧過去的照片,會訝異於當時的人穿著之正式,女明星在出席白天場合的時候會穿整套的套裝,現在的人的服裝顯然隨性多了,我想Anna Wur在Vogue雜誌的第一個封面,用高級訂製服上衣搭配牛仔褲可謂劃時代的創舉,Alexander McQueen在九零年代早期創作出的超低腰褲子把過去大家穿得高腰褲一掃而盡,Heidi Sliman在Dior Homme時期創造出的纖細輪廓,至今仍然影響整個男裝市場,信手拈來就有許多經典正在我們的身邊發生。

經典是很容易穿著的,但周身經典難免會無聊些,此時我建議可以靠大膽的飾品配件來讓整個造型更上一層樓。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