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雅與俗

Share

我必須承認我熱愛庸俗的事物,在嚴謹自制的低調外表下,我其實也熱愛閃閃發亮的,色彩鮮艷的那些東西,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曾說:「我們看到閃閃發亮的事物,心情絕對無法平靜。」,我跟他有相同感受。

所以,我愛看電子花車,對於台灣廟會夜間閃閃發亮的燈車無法抗拒(上面還有塑膠神獸滿天神佛,我看過一台媽祖的彩車旁邊是兩大排亮閃閃的水族箱,裡面有活的金魚游來游去),對於以庸俗事物作為創作主題的藝術家,從安迪沃荷到傑夫昆斯都有難言愛好,服裝上在基本的黑白灰以外,我不時的也想要鮮豔的桃紅翡翠綠水晶紫或青金石藍。

說到庸俗,不可不提沙龍照藝術照,沙龍照勾起我許多國高中時的回憶,這件事情在當時很流行,漂亮的女孩們有追求者幫她們出錢拍,平凡而不認輸的女孩們則自己存錢去拍(好不政治正確的一段回憶來著),現在回想起來,那些藝術沙龍照其實,藝術是有藝術的,但可能不是想像中的攝影或什麼高雅脫俗的藝術,反而比較接近艷俗坎普的庸俗風格。

一定要有的是公主裝造型,其他像是和服或合身晚禮服也是很常見的樣子,一看細節通常都是可怕的布料,弄上大捲的頭髮(或假髮),垂肩的耳環,俗麗的首飾,過度濃艷的妝,和當然,老土的姿勢(雙手抱胸、一手托腮,或者眼睛看著右上方扮期待狀,不然眼睛看著左下角充憂鬱。)我一直覺得在這種生猛的庸俗風格裡有種藝術性潛藏其中。

Miuccia Prada自承常從討厭的事物裡得到靈感,她自己說過某些系列是醜的,但她就是愛那些醜的元素,在她的服裝系列裡永遠有驚喜,從過時的壁紙印花到衝撞色彩的皮草圍巾,從厚底高跟鞋到七零年代的運動服,乃至於鑲滿假鑽的高爾夫球鞋,到男裝周她展出的新作裡,許多令人傻眼的組合,她一再的證明了高雅與庸俗,好品味與壞品味之間的界限其實是模糊的(而且不只是這樣,她一定是世界上最具說服力的人了,因為她每每讓這些庸俗之物脫胎換骨,變成不可或缺的時尚)。

時尚與庸俗之間的關係絕不是大家想的那樣一刀兩斷,而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過程,高端時尚往往領導大眾流行,人手一件以後就墮入庸俗的世界,但往往設計師們又從庸俗之物裡得到靈感讓那個風格鹹魚翻生,從之前的墊肩喇叭褲到今年秋冬流行在上衣下襬加一圈荷葉邊,都是庸俗與時尚間難分難捨關係的例證。

眼下就有許多東西仍然持續在進行時尚到庸俗又到時尚的循環,好比之前大家覺得金光閃閃的Versace或Chanel大logo很庸俗,但最近似乎很多人又重新注意起了這些帶有強烈八零年代風格的東西,那天去逛街看見一件Rick Owens的外套,短身收腰蝙蝠袖大領片的剪裁完全讓人想起Mugler或Montana,但又完全具有當下的氣息,庸俗與時尚,高雅與壞品味,其實是一個不斷翻轉與辯證的過程,而我永遠會被金光閃閃的庸俗之物所吸引。

Advertisement
個人意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