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打扮過度

那天在便利商店買東西,一個全身穿著專業重機騎士打扮的人走了進來,連身的黑色賽車服,在膝蓋肘彎處有著襯墊,頭上戴著重機用的厲害全罩式流線感安全帽,手上包裹著手套,腳上也是雙成套的靴子,買完他要買的東西以後,我看見他把置物箱掀開東西丟進去,騎上外面的一台五十cc小綿羊機車走了。

原來,打扮過度不只是非常華麗或走錯場合,跟你整個人的其他部位息息相關,理想的服裝應該要創造出恰好配合你身分和所在場合的明晰意境,像那位全套重機穿著的小綿羊騎士顯然是失誤了,殺雞焉用牛刀,而以他誇張的程度看來,他的刀不只能殺牛,應該可以拿來殺死北極熊或非洲象了吧。

奧黛麗赫本講過打扮不足總比過度好,太過豪華隆重的衣服在不對的場合,有時候會讓你看起來像個傻瓜,如果打扮的比在場的人稍微輕便了一些,頂多得到一個不尊重人家不在乎的名聲,在酷不酷的指數上,不在乎遠比太過在乎要酷得多了。

面對珍貴東西的時候,最好的態度是舉重若輕,在場合上也一樣,隆重場合裡穿上禮服是社交禮節,但如果頭髮也弄得一絲不苟,還配戴全套的耳環項鍊,似乎就有點沒見大世面的土氣,稍微打破一下過度的完美,比如隨興的髮型,省略掉項鍊,會比那種全付武裝粉墨登場的造型要來的時尚許多。

好比很多女星出國去走國際紅地毯,往往過度盛裝,特別訂做的衣服大紅大綠緊身又要表達啥民族美感的,然後還弄個複雜髮型畫上工筆濃妝,誠意十足,大概也可以因此搶佔媒體版面,但在當代的紅毯語言裡,這樣的過度打扮其實少了一點時尚的隨興態度,其他國際女星往往會用華服搭配自然派的髮型和較少的珠寶,這傳達的訊息是我是紅毯常客不必兢兢業業盛裝以對,是種需要琢磨的潛台詞。

打扮過不過度跟時代有關,現在看美國二十世紀五零年代的照片,會覺得當時的家庭主婦幹嘛老是穿著大圓裙和緊身小毛衣搭配珍珠項鍊在家裡用吸塵器,現代的上海卻有很多人穿著成套居家睡衣出門,說也奇怪,這兩個趨勢這幾年都在國際伸展台上可以看見,Prada的春裝充滿五零年代的風格,而像Celine或LV卻不約而同的推出了成套的印花睡衣組合(最近像范冰冰或Heidi Klum都不約而同的穿上這種風格去搭飛機,不過搭長途飛機的確是穿睡衣最舒是沒錯)。

不過,盛裝過度與否,其實不是一個鐵打的事實,而是會隨著時代改變的,如果略掉過度自覺的那個部分,時尚畢竟還是你高興就好,我以前有個高中同學熱愛籃球但球技很差,不過他總是大手筆買下最新款的籃球服籃球鞋,因而得到了一個設備組長的稱號,這稱號自然是損人,不過現在看來,他是在享受時尚的樂趣啊。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