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美麗

台灣 移動時尚的可能性



儘管經濟有些動盪,偶爾生活上也感不安,然而走出心裡的轉角,妳總是可以在最近的距離裡,發現自己如此靠近Karl Lagerfled所說的時尚的國際性。法國的GOYARD、英國的McQ by Alexander McQueen、紐約的STUART WEITZMAN,近期都陸續抵達了台灣,誰說臺灣不是最靠近時尚版圖的亞洲綠洲呢?!

時尚在全球快速移動著,隨著經濟與文化水準的成長,人們走在臺灣,也有置身歐美的氛圍,望進一間間風格各異的專門店,總能遇見某一個來自世界各地的知名品牌,這就是全球化,聽聽從事時尚領域的代理商們怎麼看待,近兩年來許多品牌選擇進駐台灣的消費文化現象,這當中,台灣作為亞洲時尚綠洲的時尚力是什麼呢?又為什麼他們即使克服重重難關,也想將品牌引進台灣?期許著什麼呢?


陳怡:「留下屬於21世紀的一張舊照片。」

從事時尚事業多年,陳怡直言許多新品牌陸續抵達主因,是由於台灣於地理與人文背景都和大陸有著血緣關係,「隨著中國大陸崛起,歐美品牌為了經營大陸這塊無窮的市場,紛紛將台灣視為跳板,台灣是這些品牌最好的廣告窗口,而他們的最終目標還是大陸市場。」然而現階段,CLUB DESIGNER依舊選擇繼續守衛台灣這個家,「我不敢說我們的出發點不是為了營利,但媽媽從事時尚是為了將『有態度的時尚』這概念帶到台灣。」

正因高秋鴻未變初衷,陳怡說自己也要緊緊地延續這條傳承路,「我們喜歡那種一看就能述說著自身DNA的品牌,就像把服裝作為一種藝術媒介的EACH×OTHER,這紐約品牌沒有設計師,它的設計師都是藝術家,每季有不同的藝術家去接力品牌傳遞藝術生活化的精神,很有態度。」

從西歐、南歐到美國,CLUB DESIGNER持續地發掘更多品牌,「台灣人的消費力和服裝品味一直在往前走,但很可惜的是,好像沒有一種屬於我們這個年代的經典。」直言自己有點擔心這過於從眾的文化品味,「所謂的風格就像我們回頭去看媽媽的舊照片,妳一看就知道,那就是七○年代或是八○年代,這是我想要留住的時尚,時尚就是我們現在的生活方式。」


陳冠宏:「如果妳見過那精緻文化的美好。」

DESIGN GROUP紫著國際旗下有四條定位分明的品牌線,從高端時尚、中高端時尚、中端時尚到較為親民的平價時尚,涇渭分明地擁有著各自的忠誠客群,取得McQ by Alexander McQueen的台灣獨家代理權是紫著近期的代表性話題,雖然紫著國際這兩年的知名度持續高漲,卻很少人知道,它的創辦人Ken陳冠宏在20年前從白手起家開始創業,Ken表示自己為時尚而生、時尚就是他要做的事情,儘管台灣目前的消費族群中消費「品牌」的比例人口大約只佔了百分之三十,「我應該有責任讓人們知道這樣的精緻、這樣的優雅,不需要多問要穿著它去哪裡,時尚永遠在生活裡。」

直言談代理是件困難的事,拿下代理後更是條漫長的路,但國外品牌對於台灣市場的樂觀,讓Ken相信台灣絕對具有精品市場的消費能力,「對於許多國外的品牌來說,當我們拿出誠意去和他們談代理權,只要我們能提供紫著進駐的通路、進貨量、鄰櫃的櫃位等級,通常都能勝券在握。」有別於目前台灣仍以日韓的服裝趨勢為主流,Ken信心滿滿地說:「只要人們看過來自歐洲的品牌對於服裝工藝的投入與傳統,就會懂得那種精緻的美好。」


熱誠回應時尚全球化

單就市場的經濟規模來說,台灣,作為時尚產業的一員,並沒有足以與歐美市場匹敵的優勢、但時尚文化的發展,必須要加入歷史脈絡和政經背景,台灣曾是亞洲四小龍之首,也是文化輸出的重鎮,數十年奠定下來的時尚厚度,是足以發展為亞洲時尚綠洲的契機,隨著中國大陸在世界舞臺如龍般甦醒崛起,歷史性與地理性都平行於一旁的台灣,在這片土地上,精品業者並未只是看著對岸大鳴大放,而是在這時尚全球化的趨勢裡,兀自耕耘著他們心中對於將時尚傳遞為一種生活方式的簡單期待。


CLUB DESIGNER創意總監 陳怡




代理為數眾多的知名精品,CLUB DESIGNER坐鎮臺北三十年的時間,創辦時正好是第二代陳怡出生那一年,自倫敦聖馬汀設計學院學成歸國加入CLUB DESIGNER,承繼母親高秋鴻將時尚延續下去的使命。


紫著國際負責人 陳冠宏




從經營路邊攤白手起家,時隔二十年,陳冠宏已經成為歐美大品牌代理的佼佼者,總是能拿下一線品牌代理權,他最新的秘密武器是超美麗法國總統夫人Carla Bruni也愛穿的Roland Mouret。

Tags : 服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