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單身女子的加班夜

加班,又是加班。

「暫時單身」的身分,好像總會自動晉升為「加班專用職務代理人」。

尤其每當看著同事們充滿企求的眼神,下班不用趕著約會的我,好像也找不到合理的藉口拒絕。

 

其實,我倒也沒有這麼偉大。

會願意留下來,還是有個強烈的驅動力。

 

他,大樓新來的保全,過了下班時間7點以後,每小時都會來巡邏一圈。戴著深藍色的鴨舌帽以及遮去半張臉的黑色膠框眼鏡,如果不是因為他走路的樣子特別好看,我也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個年輕而未被人發現的績優股。

 

我能夠目測的出來,在無趣的深藍色防風制服外套和白襯衫下面,其實藏著寬闊挺拔的胸膛。有健身習慣的肩線和背肌,隱隱散發出來的性感是騙不了人的。還有,他絕對有一張性格並且耐看的臉。

 

他是我的。

我們總會在某個自然的狀況下認識吧!?

打著這個企圖,我每一次勉為其難留下來加班的夜晚,都是為自己製造機會。

 

就是現在。今晚是連假前夕,平時慣性加班的人也都提早離開,只剩下我,在因為節電政策而只開幾盞小燈的辦公室。
我算好時間,跪趴在鋪著地毯的地板上四處查找。

 

「請問…需要幫忙嗎?」

他用手電筒往我照過來,表情困惑。

 

「我的耳環不見了。」

我穿著窄裙,貓一般的姿態在地板上爬行,襯衫的釦子雖然規矩的扣著,但乳溝隨著姿勢形成了一種若隱若現的深邃。

 

「是這個嗎?」

他低頭發現距離他腳邊不遠,有個銀色小閃電。

 

聞言,我撩起前額髮絲,抬頭看著他和他手上的那只耳環,接著燦笑:「是!謝謝你!」

他已經走到我的面前,伸出大手讓我攙扶。

高跟鞋適時的拐了一下,我重心不穩的往他懷裡撲倒,他反應很快的攬住我的腰,然後又紳士的放開,退後了一步。

 

「沒事吧?」他問。

 

「恩,謝謝。」我說。

「確定?」他的眼神突然從無害,變得銳利。

 

「妳不想有點事嗎?」

他一步一步逼近我,我往後退到直到抵住辦公桌,無路可退。

我盯著他,察覺那是一種狼來了的訊號。

「這個耳環根本不是從妳的耳朵上掉下來的,它的背扣還在,妳故意丟在地上,是誘餌吧?」

 

很好,夠聰明,這個男人有點意思。

「嗯,那你準備好上鉤了嗎?」

 

他把我抱到辦公桌上,置身在我的雙腿之間,溫熱修長的大手將我的窄裙往腰上推,然後開始解開我的襯衫鈕扣,熨燙的手掌碰觸到我的肌膚,好舒服的觸感。

 

我拿開他的帽子和眼鏡。

「嘿!你的眼鏡根本沒度數,裝甚麼方大同?」

 

「真正優秀的獵人,懂得好奇心殺死貓的道理。」

他的嘴角得意的往上撇,彷彿在說,對他好奇的我,就是那隻將死的貓。

 

「那可以讓我死的舒服點嗎?」

噢!我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他脫掉我的絲襪,然後親吻著我的大腿內側。

麻麻的、熱熱的、癢癢的,一下子吸吮,一下子用舌頭溫柔且靈活的鑽動。

 

我的腳拇指已經臣服於他的吻功,呈現蜷曲狀;我的雙手插入他蓬鬆且細軟的髮絲中…

啊…可惡,修長大手、細膩吻功,就連頭髮都是我喜歡的那種典型。這個加班紅利,絕無僅有。

 

來到了最秘密的花園,隔著內褲,他的手指在那裡畫著圈圈,並呵出了幾口熱氣,足夠讓我全身發燙,我喘著氣,忍不住用氣音讚嘆。

他的雙手有力地扣住我的腰,那是要進攻的訊號,隔著薄薄的萊卡布料,他的舌頭在輕刺著,時快時慢。我分不出來濕透了的底褲,是我的潮水,還是他的口水。

 

他一隻手持續扶著我的腰,另一隻手突然將布料撥開,用食指和中指,闖進了秘徑,然後快速的抽動。

 

「嗯嗯嗯…啊……」我無法壓抑的叫了出來,雙腿忍不住夾緊,手緊抓他的頭髮。

 

「小野貓,這樣就受不了嗎?」

他輕笑,暫時停止動作,站起身,接著解開自己的皮帶和褲子。

 

他的內褲已經緊繃得快要炸開,我才一拉開他褲頭的鬆緊帶,獵人的武器就這樣繃出來,彈跳著展現英姿。

 

我一手撫住他的胸膛,逗弄他的乳頭,另一手套住他的長槍,而他的雙手也沒閒著,在我的背上滑動,解開我的胸罩。

 

我終於能好好的、仔細的凝視著他,他其實長的有點像日本的性格男星「竹野內豐」,五官搭配起來有粗曠般的陽剛味,還好他是一個善於偽裝的獵人,否則他肯定是整棟辦公大樓的獵物。

 

我的雙手工夫似乎對他來說也不遑多讓,他開始發出悶哼,眼神微瞇,燥熱感讓他忍不住舔了自己嘴唇,臀部忍不住前後擺動。

「你的武器越來越硬,好強大唷…」

我在他的耳邊呢喃,朝著他吐了熱氣。

 

他猛然吻住我,激烈而濕滑,最硬燙的部分迅雷不及掩耳的進入。他的雙臂環按住我的肩,用力的撞擊到最深處,被充實的快感讓我雙腿忍不住想圈緊他的腰,覺得還要更多的時候,他從深處退開,只在淺層地帶緩慢的來回輕刺,惹人搔癢難耐,然後當空虛感快要把人搞瘋之際,他又用力的撞進來。

 

就這樣反覆的折騰著,讓我的意識幾乎已經渙散。

 

當我發現我已經趴在落地窗前面,看著這個城市的夜景還有自己淫蕩的倒影,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誰?

 

「嗯….啊啊啊…」

「呃…啊…….」

空間裡的呻吟聲、撞擊聲,終於嘎然而止,只剩下兩個人大口大口的喘氣聲,彷彿所有的氧氣都已經快被吸光似的。

 

下周,繼續加班嗎?

 

 

嗯…你說呢?

吹濕露娜
信仰愛。 立志成為遊走在身心靈界的情慾作家。 要認識真實的自己,得先從認識自己的慾望開始。 我們學會誠實,然後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