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危險戀慾關係(11)

危險戀慾關係(1) 
危險戀慾關係(2) 
危險戀慾關係(3) 
危險戀慾關係(4) 
危險戀慾關係(5) 
危險戀慾關係(6) 
危險戀欲關係(7) 
危險戀欲關係(8) 
危險戀欲關係(9) 

危險戀欲關係(10)

 

 

一會兒,他放開我,臉上出現促狹的表情:「突然想到,我們還沒有擁抱過。抓緊時間練習一下……」我惡瞪了他一眼,平時裝得一付對女人沒什麼興趣的樣子,該不會實際上是一匹沒品的色狼吧!

 

「你為什麼不交女朋友?」

「我現在不是有女朋友了嗎?」

「我說的不是聘雇關係,我說的是真正的女朋友。」

「妳想知道嗎?我等我們合約到期的時候再告訴妳。」

 

到底有什麼祕密?他該不會是男同志吧?

 

他輕敲了一下我的額頭:「幹嘛這樣看著我?再看,我就要練習其他的了。」意識到他的調情,我別過臉去。他再次牽起我的手,往停車場走去。

 

我其實搞不清楚自己,這樣在他身邊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此時我並沒有想過要和一個男人擁有一段真正的愛情,信任一個男人、愛上他、不被傷害,對我而言似乎還是很困難。Victor是嗎?何鈞堯是嗎?小馬是嗎?怪了,為什麼還想起了臉書上根本沒見過面的小馬。原來我的世界這麼小啊,連隨便舉例幾個男人都想不出來……。

 

我和Victor的契約式有酬約會關係,就這樣秘密地展開。在公司,我們保持距離,甚至很少一起午餐。傍晚的時候,他在Skype丟個訊息過來,有時候是確認隔天工作事項,有時候是「等一下想吃什麼?」

 

一個月最高上限五次的約會到月底剛好用完,在最後一次約會完畢送我回到家時,他站在我家門口,交給我一個信封袋,裡面裝著二萬五千元的現鈔。

 

「合作愉快!」他說。對我而言,當真正領到第一筆女朋友工作薪資時,卻有一些不真實感。「林媽媽,沒再催你相親了吧?」他嘆了口氣,「但我想,過一陣子她就會改催我結婚了吧?」

 

我凝視著他的眼睛,「那你幹嘛不好好認真找個對象結婚呢?」他搓了搓下巴,垂下眼來:「我也不是不想結婚,我只是……在等一個人。」

 

在等一個人?我實在太好奇了:「在等誰?前女友?」他輕笑了一聲:「妳有完沒完?領了錢去吃大餐吧!管這麼多……」

 

Victor,誰是你心裡的那個影子呢?我想知道,又不想知道。或許,不知道會比較好吧,反正我們的關係就只是限期結束的專案,時間到了就一拍兩散。

 

「妳學長的案子,法務那邊在準備簽約了。以後聯絡的部分就交給妳了!」話鋒一轉,他突然聊起了工作。在約會的時候提到工作其實很罕見,或許他真的不想碰觸自己感情相關的話題。

「愛香水要在台中辦活動,需要確認場地,妳和我一起下去。」他到底怎麼回事?突然切換到工作模式。

 

「你現在是我的主管?還是我的男朋友?」我問。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