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上我,不用愛我

她的酒量在不同人的面前,是不一樣的。

 

在朋友的聚會上,她總是能夠替好姊妹擋下一杯杯名叫「意圖不軌」的酒。

在夜店她總是端著同一杯調酒,在喝下對方請的shot,就不勝酒力了。

 

而每當她開口提出:「我的心情不好,可以陪我喝酒嗎?」

然後半罐的啤酒,她就會自動昏倒在對方的懷裡。

 

可是這次她想要共度春宵的男人,是陪她喝了兩罐紅酒還吵著要去買鹽酥雞的Eric。

 

她知道如果和Eric睡完一覺,她就會失去那個永遠支持她的男人。

 

「今天留下來陪我。」

『好啊,那妳睡地板我睡床!』

「我們一起睡吧。」

 

他沒有繼續接話,只是焦躁地彈著菸頭。她看出了他的猶豫,她傾身要吻他,她沒有躲開也沒有回應,任由她將帶著酒味的唇緊緊依上。

 

她今天特地先換上了家居服,一件細肩帶的洋裝襯著白皙的肌膚,還有已經退去胸罩的乳房。而假冒著睡衣的平口內褲,是藍色跟白色相間的粗條紋,讓她渾圓的臀型更是明顯。她是故意的,她知道低胸上衣對Eric反而起不了作用。

 

可是他似乎不打算主動,她哼了一聲就走去床上躺著。

 

「你最好快點過來!」她平常也是這樣對他任性。

 

於是他將菸熄掉了,照著她的話躺在雙人床的另一側,隔著一段無法接吻卻聞得到鼻息的距離。

他的手停在她的額頭,「這樣好嗎?」

 

她的眼睛含著淚光,沒有人知道是因為什麼。

 

而理智在她撲向Eric懷裡哭泣之後,消失殆盡。其實Eric知道她對很多人都這麼做,不是每個男人都對死魚有興趣,她總是會說喝醉只是暗示,眼淚才會讓男人上完自己之後,還願意替自己說好話。

 

只是現在的Eric,就和那些男人一樣,無法抵擋面前淚眼婆娑的眼睛以及渾圓白嫩的乳房,側躺的姿勢讓胸部從衣領溢了出來。他還是忍著衝動,輕吻了她的額頭,而她伸手拉住Eric的手,往平口內褲蓋住的臀部撫摸。

 

Eric的手很大,先是僵硬的停留,然後手指慢慢用力陷入在白色和藍色的條紋中。她的腳跨在Eric的大腿上,好讓他的手繼續往雙腿之間探索。手指從內褲與皮膚間著縫隙伸入,再深入的是溫熱的蜜唇,他的手指來回挑逗,她咬著嘴唇任鼻子倚在Eric的耳朵,不斷吸吐著嬌喘聲。

 

他們是最熟悉彼此的密友,當他移動身子想吸取她最誘人的蜜汁,她反而嬌羞地夾起雙腿。這個動作讓平常百依百順的Eric更是興奮,早就將女朋友拋諸腦後了。

 

他將視線埋進此時此刻只屬於他的黑森林,用舌頭撥開早已沾濕的陰唇,濕熱的舌頭在她的深穴裡挑動,一會進一會出,他打算待會也用這樣的頻率享受。

 

她已經不在乎從Eric的奮力能不能得到高潮,她只是想證明這個男人是在乎自己的。即使她不想逼迫Eric今晚一定要留下來,即使今天他的女朋友不會發現這一切。

 

她面對著Eric躺在雙人床,而他緊緊抱著她發出微微的呻吟,兩個人從來沒有這麼貼近彼此,眼神也從來沒有這麼疏遠過。

 

最後他沒有留下來,她也沒有開口,兩個人陷入了一陣沉默之後,她只是轉身蓋上棉被,而他穿上了衣服,幫她把房裡的垃圾也帶走了。

 

她總說大樓的垃圾桶很髒,又趕不上垃圾車的時間,所以每次他來都會幫她把垃圾拿下去丟。

 

可是這次,也把她的心帶走了。

 

她知道這麼做,可能會失去Eric,她一直都知道。可是既然不曾屬於過她,至少讓Eric為她背叛一次,那個她忌妒的女人,也好。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