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寶貝,你可以再粗暴一點

拍打、拉頭髮、強壓…

 

女人終於表達出了她們對粗暴式性愛的渴望,而這又代表了什麼?

 

第一次談論到這個話題,是在去年的11月。當時我參加了一場派對,席間和一些我剛認識不久的女孩們閒聊,想不到話題愈聊愈深入,其中一個女生竟談到她希望男友在床上時,可以對她粗暴一點。

 

另一個女生也提到,她曾經設法說服某任前男友,和她一起嘗試這種狂野、粗魯的性愛。很快地,在徐徐微風的吹拂下,本來應該討論《The Mindy Project》(怪咖婦產科)的場合,我們紛紛談起了這種令人窒息卻又無法抗拒的粗暴性愛。

 

那次派對後,這種在公眾場合本來不會公開談論的話題,卻一次次地出現在我周遭,並不是因為這個概念太新潮(古羅馬的壁畫就已經有類似的描繪),而是大家終於正視,並且勇敢表達。

 

粗暴性愛的文藝復興

在第4波女性主義的時期,雖然大家極力倡導男女平權,不過女人並不願意承認關燈後,在兩情相悅下,女人在床上也渴望被男人支配。但事實上,根據北德州大學的研究,有高達57%的女性會因為這種性愛方式,而感到情慾高漲。性愛研究博士,同時也是紐約大學心理系的兼職教授Zhana Vrangalova表示:「這種慾望其實很正常。」

 

2011年,《Fifty Shades of Grey》(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這部討論性虐待、高壓、控制的情慾小說,前所未有地以驚人的銷售數字,在各地造成一股轟動,然而,這個題材在剛開始,只是女孩間私下偷偷討論的話題。而這本小說在電子書的不凡銷售數字,也說明了多數人,並不習慣在朋友來訪時,被發現咖啡桌上擺著這類帶有特殊癖好題材的書。時光轉換到3年後的7月份,改編自這本書的電影預告片,不是只在HBO或深夜節目上出現,而是在《Today》這樣子輕鬆愉快的晨間節目中播出,這也代表,它不但已經不是禁忌,反而慢慢成為了主流。

 

今年29歲,在羅德島擔任老師的Nicole坦承:「我有個對象,非常熱衷於窒息式性愛,老實說,我也很喜歡。從那之後,我們還試過了扭打、攻擊對方,以及下流骯髒的性暗示等粗暴的性愛。這種性愛方式,也成為了我性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雖然有Nicole這種視暴力為性生活重要元素的女性,一般來說,性虐待卻似乎牽涉到女性的自我懷疑。身為21世紀女性,我們努力工作贏得尊重,並努力爭取與男人平起平坐,不過我們做的這些努力,到了房事上,卻變成渴望被粗暴以待,或是受男人控制的特殊癖好,這又代表了什麼意思?

「服從」的心理學論點 

在房事上,著迷於粗暴式性愛的人,不代表是自貶身價或是贊同男性至上的論點,更不代表在其他事情上,願意屈就於男人。

 

紐約精神科臨床副教授,同時也是性愛與兩性關係治療師的Stephen Snyder解釋:「會特別鍾情此道的女人,只有一個簡單的原因,那就是這種性愛方式,特別容易讓她得到性快感。」

 

粗暴式性愛讓人覺得特別性感的原因之一,是它所隱含的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想像一下,有人因為妳而慾火焚身,而不得不把妳強壓在床上,是不是光聽就讓人覺得血脈噴張?《Moregasm》(教導女性如何高潮)一書的共同作者,同時也是Babeland情趣用品店的老闆Claire Cavanah表示:「當妳感受到這股力量,整個人都會因此變得亢奮。」

 

對很多認定性事是既骯髒又下流的女性來說,在性行為的過程中,被強迫的感覺,可以減輕她們內心的焦慮或罪惡感。今年27歲,在紐約擔任公司經理的Katherine說:「做愛時,我的頭腦常會飄進異次元的時空裡,如果有人可以把我『搖』回來,我會比較容易讓自己享受性愛。」

 

從生理學的角度分析,強暴式性愛會特別容易讓人興奮的原因,跟妳受脅迫時的生理反應有關。專家表示:「當妳害怕或緊張不安時,血液循環會變得比較快,妳的瞳孔放大,整個身體變得高度敏感,這時候加進點特殊性愛調味,可以讓人感覺特別愉悅。」

 

粗暴式性愛與女性主義可否兼得?

粗暴式性愛的文藝復興,與歷史上歷經女性主義運動後,女性權力的擴張似乎有著某種程度的關聯。研究報告發現,不少在現實生活中,擁有極大主導權的女性,在閨房裡反而渴望成為服從者的角色。Nicole繼續說:「在生活中,我總是指揮並支配著別人的人生,進了閨房,我變成了被支配的對象,對我來說是喘口氣,其實也不賴。」

 

就好比人類對性的慾望,女性主義的概念本來就不是「非黑即白」。我們在現實生活中,處處被規範與制度約束著,或許在性事上,我們可以順著自己內在的本能與慾望。現年28歲,來自布魯克林的演員Lucy表示:「即便是個服從者角色,能夠在某一層面上,打破世俗的規範,讓我覺得很有力量。我未來的終身伴侶一定要和我有同樣的想法,因為這種性愛太讓人著迷,我不可能為了他而放棄。」

愛‧窒息

一位乖乖男的粗暴進化史

 

「你不能對我太『粗暴』喔!」第一次和Becca做愛時,她嬌嗔的這麼對我說。我們交往了1年半,我每次都試著要符合她對『粗暴』的期待,從小老師就教導我們,不能對女生動手,更不可能會有女生主動要求這種事,不過如果她真的要求了,又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