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深夜裡的情人按摩

男人手掌的價值,取決於過馬路的時候會牽著妳,或者在每個懶得吹乾頭髮的夜裡,他會溫柔的拿起吹風機為妳把頭髮烘乾。

 

眼前的他,我的男人,正專心的這麼做。

吹風機嗡嗡嗡的發出不小的噪音,聽不見其他的聲音,這一刻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們兩個。

 

他的手指輕柔的穿梭在我的髮間,眼神專注而充滿著寵溺,我常在想,這時候的我對他來說,到底是像個小孩?還是一隻寵物?但不論是小孩還是寵物,只要我是最可愛的,最惹他心疼的就好了。

 

我撒嬌似的將身體往前抵著他的胸膛。

「好累唷!想睡覺…」

 

「再一下下,等頭髮乾了再睡才不會感冒。」

他像個爸爸一樣的哄著我,害我忍不住想像著他哄小孩的樣子,我的嘴角微翹,忍不住笑意。

「不管啦!感冒才好,這樣我就不用去上班了,最近加班加得頭昏腦脹,我覺得我快要爆炸了啦!」

 

女人撒嬌,等同於在得寸進尺之間拿捏分寸。

 

他關掉吹風機,將我的長髮順到一邊,並將我的身體一轉,從背後環抱住我,讓我倚在他的懷抱當中,他帶著一點點鬍渣的下巴抵著我的肩,他的氣息就在我的耳邊和脖子之間游移。

 

「那…寶貝這麼累,需要按摩嗎?」

不等我回答,他已經用溫熱的手掌開始放鬆我肩頸的肌肉。

「好唷…恩…….」

 

起初有點癢,隨著力道的加深,一種很飽實的熱度,就在大手的觸碰下逐漸暈開。溫柔卻帶著力道的手勁,好像肩頸上的負擔都可以被融化,我想要他更用心的繼續放鬆我累積已久的疲勞,然而這雙手掌似乎帶著性感的魔力,讓我渴望能夠感受更多。

 

我褪去上衣,半裸的趴在我們的床上,他拿起床頭的複方按摩油,透過他掌心的熱度,將精油均勻的抹在我的背,開始推、揉、捻、滑,順著肌肉、順著經絡,我漸漸覺得自己身體熱了起來,還有點酥麻。

 

當他的手掌來到了我的腰窩,他略為施力,連日來肌肉緊繃的感覺瞬間得到釋放,舒服的讓我忍不住嬌嗔了出來。

 

「啊……好舒服…摁……就是那裡…」

「這裡嗎?」

他停在我最有感覺的地方,更有耐性又更加施力的揉開我的緊繃,他的手除了有精油的芬芳氣味,還帶著一些粗躁的觸感,我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感官好像被啟動了放大功能,明明沒有被觸碰到的乳尖,竟然有點脹痛,伴隨著口乾舌燥的徵狀。

「啊啊…摁…對,那裡…停久一點,用力一點…..」

我瞇著眼,繼續享受著心愛的情人給我的專屬服務,甚至必須咬著下唇才不至於發生更多淫蕩的呻吟聲。

 

吹濕露娜
信仰愛。 立志成為遊走在身心靈界的情慾作家。 要認識真實的自己,得先從認識自己的慾望開始。 我們學會誠實,然後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