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慾望靈療

每個人都有過這種經歷,對一個沒有印象的巷弄似曾相識……

 

 

「太太、太太,剛剛那尾鯖魚妳是要不要買?」

我回神了,很驚愕的發現魚販大叔在叫的人是我。

 

太太?

 

提著大包小包的魚肉菜,走出菜市場的路上,我摸摸自己的臉。

 

服飾店那落地窗悄悄反射出我的樣子。長髮束成馬尾,脂粉未施,棉質上衣內搭褲夾腳拖……

我已經不像以前的我,現在的我是斤斤計較的黃臉婆了……人家見了我只會叫我太太。

 

天啊!我才三十五歲!

 

不知不覺,我走到一個我不太熟悉的巷弄裡,下午三點,這巷子有一股桂花香。

 

「小姐。」

 

我愣了一下。沒錯,是在叫我!眼前的男人也太有型,而且笑容可掬,他正對我遞出一張傳單。

 

佩勒.靈療美體,今日免費體驗。

 

這啥?

 

「你們這是芳療?」

 

「沒問題,如果妳喜歡,我們可以從這個開始做起。」

 

做……做起?

 

臉有點熱。年紀一大把,孩子都生了兩個,竟禁不起這個年輕男人的一句話。

 

他看著我的眼神居然是有欣賞的一股意味,火熱的直視從我的眼神、鼻樑、鎖骨……隨著他的眼神一路向下,我的乳尖好像在胸罩內都硬起來了,甚至不該甦醒的地帶都濡濕了……

 

有太多年了,每天忙於柴米油鹽,鬼才記得什麼是性高潮?正確來說是我太久沒有感覺到性慾了。我那男人一天到晚的嫌東嫌西,上了床只會打呼。

 

不知道是他的笑容抑或是其它什麼的蠱惑住我。我居然跟這陌生人走了。

 

那是藏在隱密巷弄的一樓內的空間,進門的瞬間我所看到的工作人員全都是俊俏的年輕男性,我目瞪口呆,心怦怦跳。

 

「歡迎光臨,麻煩請先沐浴換上浴袍。」

 

「我這些菜……啊,這個真的免費?要做多久啊?」

 

帶我來的男人把我的菜提走,要我一切不必擔心,臨走前他舉起我的手背輕吻了一下我的手指,我全身起了一陣顫慄,我知道那是興奮。

沖澡後,另一人引我到包廂。裡面有一個很大的浴池,一張像是做芳療的按摩床,而他──牽起我的手引導我到床上趴下。

 

他拉起大浴巾擋住他的視線,讓我脫下浴袍背對他再趴下,他隨而又把浴巾蓋在我的背上。他的大手或輕或重的撫摸我的背脊,那蓮花香味的精油使我的肌膚又燙又滑嫩。

 

太舒服了,我忍住想要哼出聲音的衝動。他的手法很好,但我被他摸得全身燙得要命。我一直想著若是他的手可以從背滑到我的胸部,或是往下一點點……

 

「啊!」

 

他的手撫摸到我的臀部,我才驚覺浴巾什麼的都拿掉了。

 

「可以嗎?」

 

他的聲音好近,原來是靠著我的耳垂,我忍不住的抬高一些臀部。

 

揉捏著屁股的雙手,開始若有似無的往前探。從陰蒂傳達出來的熱能,像岩漿一般在滾燙著。

 

我發出呻吟,感覺到身體在扭動著。

 

「需要釋放得更多嗎?」

 

「……要」我瘋了,真的,快了。

 

手指準確的揉捏著陰核,我感覺到一根、或兩根,隨便啦,我已經沒辦法思考了,只知道手指探進了裡面。

 

我已經趴不住,臀部翹起,任君採擷。

 

另一隻手握住我的左乳,我聽到自己那又尖又細的呻吟。

 

這輩子還從來沒有這麼棒的感覺,頭皮發麻,呼吸困難,重點是兩腿之間癢到快要受不了,我覺得我要靈魂出竅了。

 

「我想再跟妳請求下一個步驟,妳需要徹底的靈療嗎?」

 

「好……好……要……」我幾乎是嗚咽著。

 

硬硬的充實感,直接插入核心,好熱,好緊,飽滿到令人崩潰。我尖叫出聲,擺動腰際配合背後的衝刺……

 

 

每個人都有過這種經歷,對一個沒有印象的巷弄似曾相識……

 

但是之後卻一直都再也找不到了。

 

那巷子是真是假?那記憶也可能不存在嗎?有時不禁懷疑著……

 

妳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呢?

露華

靈與慾

就女人來說,就是∞的符號

相交連結,彼此平衡

而產生無限大的能量

這就是──愛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