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葉研玫 (2)

葉研玫 (1)

 

回來以後,大May就把小玫拉到茶水間,說了以下的故事:

 

公司裡每個女的都跟FC搞過,往來客戶中也不少。FC在美國還有個分居但未簽字離婚的老婆,他每半年還得飛一次慰親。FC的原則是只有他可以去女的住處,女的不准去他家。(「那如果女生跟家人住怎麼辦?」小玫問。「傻孩子,開房間哪。」)

 

女同事們之間流傳的暗語是:「我現在是你的了。」做完時一定要跟FC講這句,因為FC會露出像孩子般的表情,天啊!那神情真是太純真可愛了,不,不是含情脈脈或像見到了娘,而是他真的聽不懂。但這時通常是兩個人脫光光共蓋一條被,FC心想,這兒房子是妳的、床是妳的、枕頭被子都是妳的,但妳說我現在是你的了,到底什麼是我的?

 

他沒反應。有些女的不死心,再重複一次:「喂~我說我現在是你的了!」FC會說:「那我要說什麼?」這時女的可以說出所有要求,例如:「妳是我的小寶貝兒,我一定會好好愛妳保護妳一輩子。」FC會複述,要幾遍都可以。

 

「不過,請記住,」大May沉緩加重音調:「說出來不代表要做到,認真就輸了。」(小玫再問:「那這樣幹嘛說?」大May說:「傻孩子!爽啊!那就跟打虛擬實境線上遊戲一樣,只是我們打真的。」)搞搞弄弄三個月半年,大部分的女的就想走了,因為,暗語二:「他沒有愛人的能力。」

 

小玫不知道大May像交代工作般提示又提醒,是什麼意思。她想告訴大May「我應該用不上吧」,骨子裡的自卑卻先發言:「他應該看不上我吧。」帶著一點少女的嬌嗔埋怨與酸溜醋勁。大May聳了聳肩。

 

一個月過去,小玫學會偷偷不動聲色觀察,全員加班時,哪個女同事會尾隨著FC下班;聚餐之後哪個女同事會藉口說順路與FC共乘計程車。既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還可以心得分享,何不做個班表、像登記會議室那樣算了,小玫心想,又想到,哦,不對,也許她們早就有共用的線上行事曆了,但小玫始終未被納入那個群組,FC與她之間仍如長輩與晚輩,上司與下屬。

 

每週五是公司的牛仔褲日,那天大家可以衣著輕鬆。而每個月最後一個週五是分享日,中午全公司二十來個員工在會議室聚餐,外叫披薩或自助式點心,配幾打啤酒。每個人輪流發言。分享故事、心得、八卦、樂透明牌皆可。

 

小玫參加的第一個分享日,主要發言人是FC,他說了一個落石的故事。FC讀大學時和一群同學去秀姑巒溪泛舟,一條船八個人之中,有兩對情侶,就叫甲男甲女和乙男乙女好了,坐在前後,且因為兩側體重要平均,所以甲男坐在乙女後面,乙男坐在甲女前面。中途他們的船被漩渦困在山壁邊,划不出去,開著小快艇的原住民救生員喊著:「上面的大石頭很鬆,你們要趕快划出來!」救生員準備丟繩索過去橡皮艇,這時,一顆直徑超過五十公分的石頭掉下來了,正朝著乙女的頭落下,甲男在萬分之一秒以身體護住乙女,肩膀手臂被砸傷。

救護車來到最近的岸邊,四人上車,到醫院後雖然甲女照顧輕微骨折的甲男,乙男照顧輕傷的乙女,但四個人的關係已經開始變化。果然,不久之後,甲男和乙女在一起了,現在已經結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