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葉研玫 (3)

葉研玫 (1)

葉研玫 (2)

 

 

「如果你喜歡什麼東西,讓它走,如果它回來了,它就是你的。」這是川哥壓在桌子下的格言,小玫很喜歡。

 

但日復一日,小玫和同事們越來越熟,聚餐、唱歌、喝酒、同一路線共乘計程車回家(從沒和FC同車),FC卻一點暗示都沒有。一直到那個星期天早晨,她從警察局的偵訊室出來,門一開,FC坐在外面,她才猛然一驚,落石掉下來了。

 

這顆落石太大了。川哥把車開到河濱停車場,在車內燒炭自殺,沒留遺書,最後撥出的一通電話,是打給小玫。警察問小玫:「他跟妳說了什麼呢?」

 

星期六晚上,小玫正在小套房裡去腳皮,川哥打來,告訴她:「我家裡有點事,星期一不進公司了,妳跟同事們說一下。」老闆交代秘書,天經地義。語氣呢?「沒有,沒有異狀。」

 

小玫出來,發著抖,看見FC,抖得更厲害。FC拍拍她肩膀,說:「等我一下。」小玫等著FC,想著等一下他們會怎麼開始?

 

小玫上了FC的車。「妳可能第一次碰到這種事,不要害怕,該來的總是會來。」他臉色陰鬱,音調卻溫柔得很。雖然小玫很努力地往床上的事想,但她知道FC是在講川哥自殺的事,她在心裡默唸了一百次拜託。FC接著說川哥其實已經憂鬱症服藥多年,這陣子因為兄弟在談分家產的事,心情低落,所以想不開。車子到了小玫的家,FC沒有找停車位與她一起上樓的意思,一隻手還停在排檔上,準備加速離去。小玫開了車門,跨出了一隻腳,屁股還在副駕駛座上,小玫轉身,想要把手搭上FC在排檔上的右手,但就那一瞬間,FC豎起右手,揮揮手,說:「再見,好好休息。」他們的手在空氣中錯過,小玫的禱告仍未感動上天撼動巨石。川哥死了,與和FC一起上天堂,兩件事本來就不相干。

 

小玫上樓,安慰著自己:「如果你喜歡什麼東西,讓它走,如果它回來了,它就是你的。」小玫坐在床上,開著電視,魂不守舍。我到底有什麼問題,我現在很驚嚇很脆弱,很需要安慰很好拐騙,我二十二歲,沒交過男朋友,要比青春的肉體,我比公司那些姊姊們更有本錢。莫非他不碰處女?乾脆打個電話問大May好了。

 

她在腦裡反覆回想剛剛與FC首次單獨相處的二十分鐘,最後一個畫面是FC豎起右手,揮揮手,說:「再見,好好休息……」不,停格,倒帶,他底下還有一句話,他說:「有什麼事再打給我。」沒錯,是這樣。小玫想起來了,只是她那時碰不到他的手太絕望,所以漏聽了。重播一次,FC豎起右手,揮揮手,說:「再見,好好休息,有什麼事再打給我。」

 

對,我現在很有事,太有事了。我要你馬上過來。小玫這麼想,拿起手機,就撥出去了。十三聲鈴響後,「您的電話將進入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小玫掛斷,重撥,她一連撥了三十幾通,都一樣。

 

這時,她突然念頭一轉,一定是他現在很驚嚇很脆弱很需要安慰,所以跑到女人的家去了。她撥給了大May,還來不及想要用什麼問候語開場,電話那頭的男聲直接拋來一句:「妳很想做愛對不對?」正正確確,是FC。

大May在旁邊淫浪笑著,喊著:「來啊!一起做啊!」他們把手機擺在一邊,毫不害臊地繼續做,小玫聽著兩人翻雲覆雨、忘情喊叫、髒字調情、身體碰撞、各自高潮,一直、一直聽到大May那句:「我現在是你的了。」小玫才掛了電話。

 

「你現在可以走了。」小玫自言自語,慶幸這句她的專屬台詞尚未被用走。她隔天沒去上班,此後都沒再去那家公司上班。用「被老闆自殺驚嚇到」的理由,請父母代辦離職手續。她回到中部老家,認認真真補習考公職,安安分分當公務員,兩年前,相親認識現在的老公,約會兩個禮拜後去開房間,三十歲的小玫終於不再是處女。結婚、懷孕、生下第一胎。

 

她有時在腦裡回想那通電話,想著會不會根本就是自己拼接出來的?有時回想更遠,想到與FC當同事的那幾個月,與大May的對話,其實那會不會也是她幻想出來?畢竟,她從來沒對別人說過,也與當時的同事完全斷了聯繫。但如果是這樣,此時此地,臉書又怎麼會跑來告訴她:「你可能認識這個人:FC Chung」,莫非我們的意念、妄想與記憶,也都被轉成檔案存在硬碟,直接傳送到臉書。

那麼,姑且當作臉書什麼都不知道,只是送來了一張身材很好的中年男子的照片,名字叫做FC Chung。小玫也姑且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輕輕按了「送出交友邀請」。現在,故事才要開始。

 

 

本文出自《遇見》皇冠出版

 

..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