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小鳥」無法出頭天?

美國喜劇演員Patrick Moote聰明、迷人又風趣,他以生殖器尺寸為題拍了一部電影,讓我們接著看下去。

 

2011年11月,我下了人生中的一個重大決定,那就是:我決定在加州大學一場籃球比賽的大螢幕前,向交往2年的女友求婚。

 

整場比賽,我心臟都大力跳個不停,因為大螢幕會隨機捕捉場邊觀賽的情侶,被鏡頭拍到就要當眾接吻。突然間,鎂光燈轉移到我身上,我緊張地從口袋拿出戒指盒,單膝下跪,問女友:「妳願意嫁給我嗎?」

 

她顯然被我的舉動嚇到了,吃驚地說不出話來,幾秒後,她轉頭奔出球場,留下大螢幕前的我,單膝跪在幾千名觀眾面前。

 

所以我被拒絕了,然後呢?

我非常沮喪,而且無地自容,所以我當下,只好以最快速度離開現場,殊不知羞辱並未劃下句點。

 

我想知道被拒絕的原因,卻沒料到這個理由,從此大大改變了我的生活。碰面時,她坦白地告訴我:「我們的性生活並不美滿,你的生殖器太小了。」

 

這完全跟我設想中的劇情不一樣,我本來就知道我的生殖器不會是世界上最大的,不過沒想到她竟然會因此判我出局。

 

幾週後,我還是很納悶「我的那根真的太小了嗎?尺寸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我高中時曾被叫「小雞男」,我雖然討厭這個綽號,不過至少不影響我的生活,更沒想過有一天,我竟然會因為它,而失去一段感情。

 

一個月後,朋友告訴我,有人把當天的經過錄下來並上傳到YouTube,瀏覽人數已經超過了60萬。

 

剛開始,我深受打擊,不過身為一名演員,我覺得正好可以利用這起事件為我的「小雞情節」找尋解藥。這個世界上,一定還有很多和我有著同樣煩惱的男人。

 

再度躍上大螢幕

在導演Brian Spitz的幫助下,我們製作了《Unhung Hero》(取莖奇幻旅程)這部片,它是一部關於「小雞雞」的紀錄片,我們特地走訪了中國、南韓、巴布亞紐幾內亞等國,還巡迴了全美各地,試圖找出答案。

 

我承認,我這麼做是為了自己,最主要是想讓前女友知道,我的尺寸其實很正常,不過我也想證明大小根本就不重要,所謂「愈大愈好」的迷思,只是媒體和色情片所傳遞出的錯誤訊息。

 

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在拍攝前,我和幾位朋友討論起男人尺寸的問題,我甚至開始好奇前女友們是否也會在乎男人重要部位的大小,不過幸好,大家並不是太在意。經過我的研究調查,我發現我的尺寸其實歸類在正常範圍,雖然只是勉強低空飛過。不過我也發現,體重、環境、壓力等諸多因素,都有可能影響到陰莖勃起的長度。

 

在我的探訪之旅中,我發現不僅是西方社會重視,且幾世紀以來,很多文化、宗教祭禮都有關於生殖崇拜的儀式,幾千年來,大陰莖也被視為是性感的象徵。而在拍攝的過程中,我也嘗試了許多瘋狂事,例如藥物、民俗療法、九九神功,我甚至還在中國吃了公雞的睪丸。

 

環肥燕瘦不足奇

雖然影片是用輕鬆詼諧的角度所拍攝,不過為了認真探討「小雞男」的內心世界,我到了位於舊金山的一處「小雞友互助會」(Small Penis Support Group),在那裡我見到了幾位深受特殊陰莖尺寸困擾的男性,他們訴說了這問題對生活造成的影響,我恍然大悟,和他們相比,我的一點點「小」問題根本就不足掛齒,當然,我也去訪問了一位「大鵰男」,他告訴我,他因為陰莖太大和女友分手,因為女友和他做愛時覺得很痛。我覺得人們對於男女的重要部位,有個雙重標準,為什麼隨意揶揄、嘲諷男性的陰莖可以被這個社會接受?

 

大小真的重要嗎?我覺得對擁有特殊尺寸的男人來說確實如此,不過對多數人來說似乎是其次,就像有個人跟我說的:「陰莖只是一根肉棒,這根肉棒黏在誰身上,才是最重要的事。」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柯夢波丹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