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危險戀慾關係(17)

危險戀慾關係(1) 
危險戀慾關係(2) 
危險戀慾關係(3) 
危險戀慾關係(4) 
危險戀慾關係(5) 
危險戀慾關係(6) 
危險戀欲關係(7) 
危險戀欲關係(8) 
危險戀欲關係(9) 

危險戀欲關係(10)

危險戀欲關係(11)

危險戀欲關係(12)

危險戀欲關係(13)

危險戀慾關係(14)

危險戀慾關係(15)

危險戀慾關係(16)

 

 

 

 

我好累,整個晚上都在哭。

 

那天在台中,我忍住眼淚,完全不能再面對Victor,拎起我的包包甩頭就走,自己招了計程車去高鐵車站,再一個人搭高鐵從台中回到台北。一路上想不透,他為什麼要騙我?他怎麼能這樣騙我?他還曾經在辦公室問我的Facebook,當時是想以Victor的身份加我好友再讓小馬人間蒸發嗎?

 

「對不起,小彩。」這是小馬在臉書傳來的最後一則訊息,因為之後我把他封鎖了。臉書朋友小馬的真實身份是我的主管Victor,他和我之間有一只《女友聘雇合約》的秘密協定,但他早在六年前就見過我了,他知道我在那年夏天遭受感情的傷,他知道我很多事情,而我卻像個傻瓜般被蒙在鼓裡。

 

我和Victor的契約關係不能繼續了,我也不想再面對他了。我想要逃離這一切,一個人,遠遠地。

 

這是我人生裡一個有勇氣的重要決定,我向公司提了離職,準備申請下一梯次的日本打工度假簽證。心茹問我怎麼突然有這樣的決定,我只是笑笑地說,想去日本留學或生活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夢,感覺追夢的時間到了。

 

Victor看著我辦交接,整理辦公室物品,但自那天以後,我們除了公司的事,沒有再說過一句話。雖然我的心裡依然有疑問,但我覺得答案似乎已經不重要。何鈞堯很訝異我要離職,我坦白告訴他,我想去日本完成一個夢想,而且暫時沒有戀愛的心情。

 

李彩媛,妳可以的!妳會好好的!我這麼告訴自己。

 

準備打工度假的申請,整理在台北公寓的東西慢慢搬回桃園中壢家裡,參加補習班短期的日語課程把語感找回來,日子既充實而忙錄。只是這個晚上,有個不速之客找上門來。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