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妳一個人過聖誕節嗎?

妳一直都沒有一段穩定順遂的感情,沒什麼手段花心濫情的妳,成為朋友眼中的「滯銷品」。

 

偏偏逐漸走入熟女階段之後,生活除了那些姊妹淘,就是萬年熟不起來的同事。

 

到了人人都在取暖的12月,妳除了宅在家之外沒有其他選擇,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妳想起來一個前陣子對妳釋出好意的男人,是常常在宵夜居酒屋碰到的廚師,因為都和老闆熟識而在某天聊起來了。但妳一直都不習慣主動和人攀談,更不用說面對新朋友要怎麼保持聯繫,交換了Line也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噓寒問暖。

 

這樣的人應該只是習慣同時放很多條線捕魚吧,妳不敢多想對方有意無意的曖昧話語。反正現在敢做愛的人總是比敢戀愛的人還多,妳寧可被冠上滯銷也不願意再為感情傷神。

 

聖誕節前夕到處可見濃厚的過節氣氛,路上的行人也因為低溫的夜晚而緊貼著身邊的伴侶,下班累到不成人形的妳特地找了專櫃試妝蓋去一天的疲憊。

 

瞪著紅色高跟鞋走進去居酒屋,手錶的時間顯示十點五分,上次在居酒屋遇到他也在十點之後,妳知道為了讓自己不那麼空虛,就是找一個同樣空虛的人得到慰藉。

 

現在要的,不過就是看起來不那麼寂寞,兩個空虛的靈魂得到激情就足夠。

 

有點認不出妳的廚師,眼睛閃爍出來的渴望是妳還能夠察覺出來的。

 

那天之後你們開始約會,總在晚上十點之後。其他的時間你們用「專心上班」當作默契,對話只有早安、晚安、待會哪裡見。

 

在餐飲業無法休息的禮拜六,你們只能牽著手排隊買午夜場電影票。他問妳今晚要不要在他家過夜,妳似乎理解了他的空虛,就像你一樣不過只是希望有人陪,最好是在妳空閒的時候就好,其他的日子妳已經習慣了一個人過。

 

他一個人的房間有些凌亂,妳也不打算從他的不整齊的衣櫃或是堆著雜物的小茶几尋找蛛絲馬跡,妳不太想去在乎他是不是只有妳一個女人,就像妳從來也沒有打算跟他談論以後。

 

在浴室裡沒有妳因為一頭長髮必須要用的護髮產品,只有幾瓶男性沐浴用品,妳開始懊悔這個突如其來的邀約。可是又暗自鬆了口氣,他可能是真的寂寞空虛才會找上自己,至少不用擔心與另一個女人共享同一個男人。

 

只是這個男人不會在妳洗澡的時候,悄悄進來和妳嬉鬧。他就只是看著電視,然後等妳出來之後,一把抱住妳。

 

他長出來的鬍渣在妳的臉頰廝磨,厚實的手掌用力揉著妳週年慶買的蕾絲胸罩,妳無

法太專注在這個過程,只想著快點開始這一場活塞運動,好填補妳一直以來感到寂寞的空虛感。

 

他用兩隻手指粗魯地揉著妳的陰唇,嘴唇含著妳的耳垂用舌頭挑逗著。在妳開始呻吟喘息的時候,他掰開了妳的雙腿,魯莽脫下了自己的褲子,妳老練的握住了他硬挺的下體,張開了雙唇。

 

唇瓣在肉棒上來回滑動,他壓著妳的頭閉眼享受,妳感受到自己滿溢的淫水在等著他進攻,妳無法等待的告訴他妳想要,因為妳毫不在乎他把妳當作蕩婦,因為妳幾乎知道在床上的表現不會太影響一個男人愛不愛妳,畢竟打從開始他就也不打算把妳當作真愛。

 

他的一進一出之間夾帶幾句「寶貝妳好棒」,但也不乏一些寶貝妳爽不爽。妳突然想到了保險套,提醒他之後換來有點不耐煩的表情。他熟練地從抽屜拿出一個保險套拆開、戴上,看著他將保險套往下推擠著陰莖,妳有一股莫名的興奮感。

 

接著傳教士體位讓他在高潮後躺在妳的左側,隨手拔掉了保險套之後要妳拿衛生紙幫他擦拭,妳看到剛剛那個抽屜裡的盒裝保險套。

 

在他身邊睡醒的時候是早上九點,他告訴妳待會他要上班,要妳也起床一起出門。妳不能像一般的女朋友一樣,在家等著男朋友下班,甚至準備好了一桌的菜。也或許妳沒這麼打算過。

 

走在聖誕前夕的街頭,連早餐店都掛滿了紅白相間的聖誕老人及綠色的聖誕樹,妳開始明瞭一個人過節也沒什麼大不了,畢竟幸福的氛圍應該是兩個相愛的人,而不是兩坨空虛的寂寞。

 

還有只想打炮的爛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