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床難睡,炮就難打?

他又用應酬當藉口了,我知道他是不想回家看到我。

 

我們同居也才剛滿一年,最近兩個月我們已經完全沒有性生活,連沒有前戲的打炮他都不願意。

 

還記得剛開始交往的三個月,我們約會總是少不了去開房間的行程,出去玩也常常選在汽車旅館,他最喜歡我在八爪椅上自慰給他看。

 

每次我情不自禁將手指插進去身體裡,臉頰開始發燙,他的眼神壓抑著熱情,下體卻誠實的硬挺,我不斷地呻吟央求他滿足我,手指也沾滿了淫水。

 

『還不夠,妳還不夠淫蕩。』他好喜歡這樣凌遲我,一邊摸著他自己的龜頭,一邊看著我在八爪椅上扭動著身體,近乎崩潰地哀求他。

 

我也享受這樣的過程,因為每次他都不會讓我失望,當他插進來的那一刻,彷彿全身的神經都從最緊繃到一瞬間暢通,再又緊繃著。他的抽插讓淫水一點一點流出,我幾乎說不出話地緊抓著手把,想夾緊的雙腳早就在一開始被他綁在八爪椅兩側,他貼著我的臉試圖親吻我的耳朵,可以感覺得到他因為加快了速度嘴唇不斷頂撞著我,而我早就無法壓抑的淫叫著。

 

那時候他總配合著我一起高潮,我最喜歡他這一點,喜歡看著我的表情還有感受下體的一陣緊縮,我總是來不及說出我不行了,他都先比我猜到要一起到了。這麼美好的性愛節奏,是所謂的「身體上的契合」吧?

 

可是自從同居一段時間後,怕吵到鄰居而壓低了呻吟的音量,也怕房東的床因為太激烈被我們撞壞,總是變得小心翼翼且草草了事。也因為多出了共同支付的生活費及房租錢,我們除了兩個月前他的生日,還有一次七夕情人節,就再沒有去過汽車旅館了。

 

上一次他問我舒不舒服,應該就是他生日那天吧,我準備了情趣用的水手服,讓他把我壓倒在床上,即興演出了一段強暴戲碼。

 

我說著:「你要幹嘛!」閃避他的親吻,他用力抓住我的雙手讓我無法動彈,事後發現手腕都被他抓到紅了,可是當下太興奮而不覺得疼。剛沐浴完的他裸著上身,壓著我坐在我身上,舌尖在我的耳朵遊走,酥麻的感覺在身體串流,他又在我的脖子留下吻痕,輕輕地咬了我的鎖骨之後,突然鬆開我的手,扯開了我身上唯一一件衣物,水手服薄透到可以看到我激凸的乳頭,他一定猜到我就是準備來讓他這樣玩的。

 

那天我們在汽車旅館從晚上11點,一直做愛跟聊天到凌晨4點才睡。

 

可是之後我們就再沒有做愛了,我曾經試著用明示用暗示告訴他,我真的好想要,他卻總用「我真的很累,明天好不好?」、「我今天真的不想,下次補償妳好嗎?」這些理由推託我,到最近更是越來越晚回家了。

 

我傳了一個定位的位置訊息給他,是離我們家最近的汽車旅館,同時給了他266這組房號,以及我穿著吊帶絲襪跟裸背的自拍照,我為了練習背對鏡子拍照試著好幾張,就怕臀型拍起來不夠翹。

 

他回傳了一個卡通人物流著口水,告訴我他馬上就會到,原本以為自己應該會慾火焚身,可是一想到他轉變這麼快,我竟然一陣委屈辛酸湧上心頭,等他到了就換我好好凌遲他。

 

『叩叩,我親愛的寶貝在嗎?』聽到他的聲音我馬上紅了眼眶,打開門之後就飛撲到他懷裡,原本應該像電影一樣激情擁吻變成嚎啕大哭,措手不及的他只是一直摸著我的頭哄我,一邊笑著問我怎麼一回事。

 

我不斷逼問著他是不是有別的女人,為什麼最近總是很晚回家,一回到家不是看球賽不然就倒頭呼呼大睡。

 

他像做壞事被抓到的小孩啞口無言,牽著我一起坐在柔軟的床上,一點都不像我們家的劣質彈簧床,便宜的合成木床板總是會在我們坐上去的時候發出奇怪的聲音。

 

『寶貝,我真的每天都好想跟妳親熱跟妳做愛,每天都想滿足妳,可是一想到要擔心叫太大聲會吵到鄰居,妳又總是嫌床很吵又硬,不再像以前那樣放鬆的享受,我就做不下去了。』

 

『而且妳還記得上次撞到頭嗎?妳整晚都在喊痛,我心疼死了。』

 

他說完這些話就把我緊緊抱在懷裡,好像我的頭還在痛一樣地哄著上一秒還哭哭啼啼的我。

 

其實我不在意房子小不小,也不在意做愛的環境,我只是想知道,他這個月汽車旅館的發票是哪裡來的?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