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性,關係

 

每次看見Eric,我的心裡總有一股說不出的酸楚。看著他站在窗邊的背影,我關上門,將皮包放在沙發上。

 

「妳來了。」他呼出一口煙,慢條斯理地回過頭,將手指間的煙蒂撚熄,向我走過來,擁抱我。

 

「嗯。」我聞到他身上的酒味,忍不住笑,「難怪你會找我過來。」又喝酒了。

聽不出我的意思,他吻著我的耳垂,含糊咕噥著:「難怪什麼?」

「沒什麼。」享受著他的擁吻,我瞥眼廚房,「吃過了嗎?」

「還沒。」說著,他牽起我的手走進飯廳,煮了一鍋日式風味的烏龍面彼此共用。

 

Eric的廚藝很不錯,每次來我都能品嘗到美味的佳餚,上一次是奶油蛤蜊義大利面,上上一次是宮保雞丁燴飯……那些記憶很美好,可惜太短暫,如同現在。

 

吃完晚飯,我們不急著清理餐桌,回客廳開了一瓶紅酒各自啜飲,寧靜的氣氛中,他忽然拋出一句:「今晚留在這裡過夜吧。」

 

我沒出聲也沒點頭,但他看出了我的意願。

 

在這個寒流來襲的夜晚,他用體溫溫暖了我冰冷的手腳。他的吻像冬天裡照耀大地的太陽,讓人感到舒服卻不過份炙熱,他的指尖像拂著盛開花朵的東風,那樣溫柔,我總不免想著:為什麼不早一點遇上他?

 

分神想著這件事的同時,我倒上潔白的床鋪,在枕頭上看見一根不屬於我長度的頭髮。我撚起那根三十公分以上的栗紅色長直發,淡淡說:「她來過?」

 

「嗯。」男性低沉的嗓音從我胸脯上飄出來,他解開我的內衣,含住了我的蓓蕾,手指滑入蕾絲內褲裡,輕輕撩撥我的陰蒂,勾起我情欲上的顫慄。

 

他漂亮的身體線條在白襯衫裡若隱若現,鈕扣開到了胸膛下,我伸手撫摸那迷人的古銅色肌膚,食指挑逗地在他乳尖上打轉,如我所願換來一聲男人在做愛時會發出的低淺呻吟。

 

他戴上套子進入我的身體裡,抱起我讓我跨坐在他腿上,享受女上男下的性愛體位……

 

激烈的喘息讓窗外的雨聲掩蓋,我的耳邊卻只回蕩著他劇烈的呼吸,激情過後,我枕著他的肩膀,重新拿起那根不屬於我的髮絲,在好奇中輕輕問出我深切的疑問。

 

「為什麼不留住她過夜?」所以,她才有機會,是嗎?

他閉上眼睛,聲音裡充滿無盡的疲憊與挫敗。「她要結婚了。」

「跟那個愛情長跑多年的男朋友?」

「嗯。」

聽見Eric的答案,我轉過身,背對他將那根頭發放到了地板上。

 

我為他發一聲氣音的歎息,可惜著誰我卻不知道。

 

他終究沒有追到她,儘管他成功地介入了他們的感情。而我,介入了他與她之間。

 

Eric是汽車銷售業務員,我在買車時認識的,當初就是被他這雙隱約帶著憂鬱的眼神所吸引吧,碰巧遇見他最失落的那段時期,從聽他吐苦水的言語安慰,漸漸轉變成了肢體碰觸的安慰,愛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向來沒有人能真的完全透徹明白,不然我跟他的關係也不會演變成如此撲朔迷離的模樣。

 

我不認為我是她的代替品,Eric也沒有將我當成代替品,今夜絕對是例外,他只是想找個人說說話而已,只是他的千言萬語都藏在了他的眼眸裡,他不必說我都看的出來。

 

背著他,我問:「今天是你們最後一次見面?」

「對。」他半坐的身軀下滑,拉起被褥逼自己進入睡眠。

也是,清醒,太痛苦了。

 

我不懂為什麼她最後沒有選擇Eric,也不懂為什麼Eric不在對的時間點出現在我的生命裡,或許,這就是愛情的千百種面貌之一,我們成為彼此生命中佔有一席之地的人,卻又是屬於過客的身分。

 

我在紊亂的思緒中入睡,隔天醒來時,身邊的床位已經空了,但床鋪上還留有著他身上淡淡的氣息。看著凹陷的枕頭,我把身體挪過去,試圖從這個空了的床位感受一絲激情裡的餘溫。

他知道我愛他,但他從不願意正面回應我。

 

我的嘴角勾出一抹無奈的笑容,拿起床邊的手機,開機。一滑開就是五通未接來電,正要回撥,那個熟悉的號碼又亮起。

「喂?」我按下接聽鍵,對方將聲音送過來。

「太太,先生在找你了。」

「知道了,我馬上回去。」掛了電話,我把手機朝床上一扔,穿起衣服。

Eric不願回應我,而我也該回到那個人的身邊了。

 

白天的時候,一切都導向正軌,至於這段混亂的關係,就讓它留在夜裡繼續吧。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