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騎士屠龍記

Share

還記得多年前,本王還在約砲界活躍之時,最高記錄曾經有過一天約三砲的盛況。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是一個初秋的涼爽午后,因為算了算年假還有多,所以在平日的某一天,我請了假想把年假用完。

難得的平日休假當然要好好安排,於是約砲當然是不二選擇(哪來的歪理?)。不但可以有效的運動到心肺,也能夠增進人際關係,更可以進行有益身體的淋巴排毒!這麼優質的活動你說,捨它其誰?

好的,於是透過「約砲利器」微信,本王在前一天就安排好了隔天的「約砲一日遊」(至於怎麼透過約砲利器來達到『砲の界』的人際關係拓展,這又是另一篇專欄了…)。

基本上約砲是這樣的,你在平時就必須很用心經營的。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若以為臨時抱佛腳就能你想吃就有得吃,那除非你的屌大到在約砲界有口皆碑,許多痴女光聽到你的名號就濕了;或是你帥到連彭于晏站在你旁邊,他連脫掉上衣的勇氣都沒有……那就有可能讓你即便只是中午12點吃完午飯突然保暖思淫慾,馬上打開微信在朋友圈發個狀態:突然好想要…,12點半就可以完成開房作業並且進行排毒。當然我們都不是這樣的神人,所以平日的經營是必須的。因此那天約到的兩個,一個是已經培養了快半年的寂寞人妻,一個則是之前已經有打過一次砲的老砲友。

本想說能約到這兩個本王心已足矣,誰知一名聊過幾次的激情小護士突然敲了我:「最近在幹嘛?」

「沒幹嘛呀,明天剛好休年假,正在想要去哪裡。」我回。

「是唷!真巧我明天也休,要不要出來走走?」激情小護士沒有停頓太久就回了,似乎顯示她目前的生理狀態就是「很要」。

這時本王當然見獵心喜,想說一天約三砲也太突破個人記錄了吧!這種天賜良砲可遇不可求,當然必須猶如在等捷運的時候發現腳邊有一張千元大鈔,你於是一個箭步迅速地把這張大鈔踩在腳下一般,緊緊抓住這個上天犒賞你的機會:「好啊,聽說薇閣最近有新的房型叫『木馬樂園』,我們明天下午一起去看看?」激情小護士丟了一個害羞的表情,然後跟本王約定好了隔天下午的確切時間。

結束了所有的約訪,我甚是期待激情小護士隔天的表現,甚至翻找出小澤瑪莉亞的護士裝系列AV,用激情小護士之前傳給我的那張大眼小臉、乳溝深的感覺可以夾斷我的小帝王的自拍照來套入幻想,然後尻了一槍。

隔天上午,我先是慰藉了寂寞人妻。寂寞人妻雖然等級不算高,但是可能因為老公長期在外工作,所以表現非常熱情又配合,我們算是轟轟烈烈的打了一砲。緊接著是跟老砲友的敘舊,過程也算是可圈可點。最後讓我滿心期待的壓軸,我特地在等待的空檔多喝了兩罐蜆精。

到了約定前的半小時,激情小護士傳來了訊息說她提早到了,問我要不要直接約在薇閣。我二話不說就先去開了房,然後傳了訊息跟她說了房號,要她直接上來。

殊不知,這正是我一步錯、步步錯的開端…(請代入盛竹如的旁白口吻)

就在我滿心歡喜等待小護士的到來時,有人敲響了我的房門。「扣扣扣!」

「一定是小護士來了!」我興奮的心想。

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高大約155cm,體重60kg左右的小胖妹。

相關文章

「請問你找誰?」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想說這傢伙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是我啦!」小胖妹嬌羞的推門走進房間,示意要我把門關起來。

當時的我,瞬間  石  化  了。真有那麼0.01秒,我想拔腿逃出這扇門。

但是,自己約的砲要自己負責,這才是真男人。於是我眼眶含著淚、內心淌血,緩慢沈重的把門給關上。不知道為什麼,這扇死亡之門突然變得好重好重,好像必須花費我一生懺悔的力氣才能關上。

懺什麼悔?懺我竟然用這麼神聖的年假來約砲,以致於我遭到報應的約到了一個恐龍妹。什麼大眼小臉海溝,美圖秀秀的發明人應該踏馬的要下地獄!

就在我萬分悔恨的那點時間裡,激情小胖妹居然自顧自的換好了護士裝。看到她的便便大腹把護士裝擠到變形的樣子,我有點想哭,而小帝王更想哭。我一句話也沒說,臭著臉就走進浴室準備洗澡。

這時激情小胖妹一副想要衝進來一起洗的樣子,我趕忙跟她說我先洗,洗完再換她。等到兩人都洗完,她又重新穿上護士服,並且躺上床…

說真的,當時我真的不知道該叫她脫掉好,還是不脫掉才好?感覺不管哪一種選擇都是人生最頂級的煎熬啊!!

「你不過來嗎?」激情小胖妹用胖胖的手掌拍了拍床,示意要我幹活了。我心一橫,想著反正不管怎樣都是死,還不如早點結束這場惡夢吧!於是脫了衣服上了床,把激情小胖妹的護士服也脫個精光,開始搓揉小胖妹的奶。

但是小帝王卻一點動靜也沒有。我想如果小帝王有腳有嘴的話,應該會馬上離蛋出走到台北地院去按鈴控告,請求法院讓他跟我脫離兄弟關係吧!

「欸,你怎麼都不會硬啊?是不是你不行啊?」經過了十幾分鐘小帝王都還是沒動靜,頭連抬都沒抬一下。小胖妹於是開口問道。

雖然我心裡的OS是:媽蛋咧!誰看到妳這副德性會硬的起來啊!妳難道不知道自己長的很適合出演日本恐龍妹系列AV的女角嗎?

但是男人最忌諱被說「不行」,這兩個字就像李小龍聽到「東亞病夫」一樣令人腎上腺素激增!因此最後,我開啟了薇閣裡的42吋大螢幕的隨選系統,選了一部A片,看著裡面的女優,硬著頭皮把活給幹完了!

還記得那天離開薇閣之前,我與小帝王在淋浴間一起抱頭痛哭了快半小時。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他,是我這個做大哥沒有好好照顧他,是我負了他!

從那次之後,我因為身心受創而淡出約砲界好一陣子,只差沒去看心理醫生來擺脫那一次的屠龍惡夢…

帝王部落格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