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異色迷情關係(3)

Share

異色迷情關係(1)

Advertisement

異色迷情關係(2)

異色迷情關係(3)

異色迷情關係(4)

異色迷情關係(5)

異色迷情關係(6)

異色迷情關係(7)

異色迷情關係(8)

異色迷情關係(9)

異色迷情關係(10)

異色迷情關係(11)

異色迷情關係(12)

異色迷情關係(13)

異色迷情關係(14)

異色迷情關係(15-完)

內線電話響起,我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180,然後繼續手上的工作,讓電話響了幾聲,停了。

這就是我和小彩不一樣的地方,雖然聽說當初她和我們的主管Victor簽訂了什麼鬼合約而展開一段奇妙又詭異的戀情,但我明白小彩其實天性善良也不太懂得拒絕別人對她的好,更何況是上級的命令、客戶的要求等點點點,她總是不會推託使命必達,在在顯示無論她多想故作精明但骨子裡就是中規中矩的天真傻女孩!

有人在身後輕拍我的肩,我回過頭竟然看見小彩正站在我後面。

「妳這個壞習慣!明明就在座位上,幹嘛不接電話?」小彩噘起嘴瞪著我。

我笑了,我多想念這個好姊妹啊!

「妳怎麼來了?剛剛是妳打的啊?在Victor的辦公室?」

小彩點點頭:「婚紗照出來了,我剛去拿光碟,迫不及待繞過來拿給他看。妳一點都沒變,連主管的內線電話,說不接就不接。」

「我在忙好嗎?等一下會回他電話。」我指著電腦螢幕上的企劃簡報。

她笑了笑:「喂~妳以為我是新同事嗎?我還不瞭解妳喔?別擔心,我不會告狀的。」接著拍拍我的肩:「好啦,妳先忙。改天再找妳吃飯。」然後抬頭朝著從辦公室裡走出來的Victor揮手。

我低頭看了一下手錶,原來已經是午餐時間了。我身體往後一仰,靠在椅背上,看著小彩挽著Victor的手離開。突然想起了他,他現在在哪裡呢?記不記得有空要買個紀念品給我呢?我的天使……。

Facebook跳出來一個訊息:「下午四點在嗎?我過去找妳。」

「好。」我簡短地回復。

「嗯,四點見!」也不囉嗦,真酷。

到了下午四點,部門的男同事Sam走到我的座位旁邊,語帶玩笑地說:「心茹姐,那個帥哥又帶著兩杯咖啡來找妳了喔!」

「姐個屁!我才大你幾個月。還有,我和總監討論過了,工作要再重新規劃分配,以後我負責線下行銷,你負責線上行銷活動,網路和App就交給你,此後帥哥會來找你,恭喜你有喝不完的咖啡!」我指了指他,然後起身往大廳會客室走去。

我看見他,一個人坐在會客室裡,梳著整齊的頭髮,左耳的耳環微微閃著光。我聽小彩說過,而且我一點也不懷疑,這個男人以前在校園裡是個風靡上千少女的樂團貝斯手。

「Hi,又見面了。小彩今天中午才剛來過呢!」我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喔?真的?」他只是應和著我,聽不出來過多的情緒。

「對呀!婚紗照出來了,拿電子檔過來給Victor看。」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下意識地想要試探他、觀察他的情緒。在小彩離職之後,我接下網路和App的行銷活動,而合作廠商的業務窗口何鈞堯先生是小彩大學時期的前男友。

「什麼時候結婚?」他問。

「好像確切日期還沒訂吧!時間確定後她應該會找我們幫忙的……」他的表情沒什麼變化,好像我只是在做一個商務簡報而已。他要不是個能把感情藏得很深的人,就是已經把小彩放下了。

「你今天來是要……?」

他把一杯咖啡推到我面前:「沒什麼,今天下午在這附近開會,只是想過來打聲招呼看看妳而已。」

「何先生是個很認真維持關係的業務呢!」我雙手捧著咖啡紙杯,感受熱咖啡傳遞到我手心的溫度。

他淺淺一笑:「還好,倒也沒把這事當工作,有提案就推提案,沒提案就交朋友啊!」

「所以改天也可以相約吃飯喝酒之類的?」我又在試探他了。

「好啊!我再跟妳約時間。」是客套話還是真的想當朋友,我拭目以待。

我不否認自己這一年多來對於何鈞堯不定期的業務拜訪有著期待,也許是因為他的不慍不火以及總是淡定的神情反倒令人感覺安心。我甚至有點忌妒曾經參與他過去的小彩,而現在的我只能幻想學生時期的他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樣子有多帥。我自認自己比單純的小彩還懂男人,如果我真心想要抓住一個人。但我真正的問題來自於在愛情面前的恐懼,或者說害怕當對方真正了解我的那一刻,隨時會從心理巨大黑洞竄出來的惡魔將會如何顛覆這一切?

這個晚上,像過去許多的漫漫長夜般,沒有人能心疼我。

不要好嗎?

不要這樣對待我。

不要……。

我在急速地墜落,從天堂掉到地獄般。我又被徹底撞碎了,我顫抖、大哭。你不是真的愛我,我明白。放我走好嗎?放我走!我一路奔跑,在長長的、往下看不見盡頭的迴旋狀階梯,跑著。那巨大的黑影追逐著我,好像要張口吞噬掉我的影子。走開、走開、走開!

不要過來追我,不要過來!走開、走開、快走開!我好恐懼我要在這裡死去,我不要在這裡死去……。

我哭喊著醒過來,在天剛從灰濛濛之中透出一點光亮的清晨,像過去每一次從惡夢中驚醒時一樣,我拉緊棉被,把自己緊緊裹在棉被裡,發現自己臉上懸掛著兩行淚。

Ruby顏心茹,妳的惡夢什麼時候才會真正結束呢?

想看小彩的故事?危險戀慾關係

艾姬的情慾故事

粉絲團:愛情,沒有標準答案

Advertisement
Aggie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