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寶貝,讓我做愛不專心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妳會為我而潮濕嗎?」看完電影之後,他這樣問我,然後用他熱燙的分身在我的股間滑動,挑逗著我。

 

這一刻我突然感覺有點膩了。
在我們看完這麼感傷的電影,他卻只會想到這樣子的潮濕,難道愛情的深度,取決於他在我身體的深度嗎?

 

但我的身體卻還是因為他的每個觸碰而有所回應。

被他壓制在身下的我,突然發現他臉上的汗滴和因用力而糾結的臉部肌肉,是我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看過的。難道是我分神了嗎?

 

做愛不專心,是不是代表我不愛他了?

 

我突然想起另外一部電影台詞:「他就像一條蛇一樣,不斷鑽進我的身體裡,也鑽進了我的心底。」

 

以前的我,曾經是這麼樣的有同感,當他把那條蛇放入我的體內,我會拼命的吸附著,就好像要把那條蛇的生命吸附到我的子宮裡面。我也曾經為了與那蛇抗衡,不自禁的絞緊,就像一種求生的快感,迫使牠頑強的抵抗與進攻,直到發出嚎叫,溫暖的躺在我濕潤的甬道中睡著,那一刻總讓人覺得整個世界大概只有這個人,可以陪你到世界末日…

 

但不曉得從何時開始,當做愛變成一種例行公事,當你感覺不到渴望,感覺不到空虛,感覺不到飢渴,感覺不到瘋狂,性愛僅剩下律動,突然間就開始不明白,所謂「做愛」,到底是甚麼?

 

以前做愛的時候,腦袋完全無法思考,渴望、投入、享受,快感早就淹沒理智線,無暇分神。現在,我竟然有時間想著:「等下要吃甚麼?」、「明天的SPA要做甚麼課程?」、「周日的同學會衣服要怎麼搭?」

 

 

他的撞擊突然停止了,抽離我的身體,爬下床打開床頭櫃,神神秘秘的說:

「BABY,這是我交換禮物拿到的最實用第一名,我們來試試看好不好?」

 

他的語氣,不是諮詢,而是告知。

那是個情趣用品的精品國際品牌,動輒也要三、五千,他迅速的把盒子拆開,興致勃勃,所有該裝的電池,早就已經都設定好,看來是預謀過了。

 

本來我還不以為意,但當他把那根淺紫色矽膠觸感的C型棒,接觸到我敏感地帶的同時…我開始感覺到有一些久違的興奮感。

 

我感覺到這個紫色棒子沒入我的甬道,占領了原本那只蛇的地盤。

 

我的男人打開那紫色棒子的震動開關,突然的震度,讓我的毛細孔突然一陣顫慄。

「嗯呀……」

它的弧度緊緊貼合著我,底盤甚至完全符合人體工學抵住我的陰部,它的震動由內至外,來個裡應外合。

 

啊…好舒服……

 

我咬住下唇,封閉自己的讚嘆,多少還是得顧及男人的尊嚴。

同時,一邊享受著必須被壓抑的快感,然而手卻不自覺想抓緊被單。

 

男人見狀,突然興奮了起來,他喑啞的說:「妳自己來…」

吹濕露娜
信仰愛。 立志成為遊走在身心靈界的情慾作家。 要認識真實的自己,得先從認識自己的慾望開始。 我們學會誠實,然後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