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關於第一次的性愛這件事 其實沒有你想像的美好

台中黃靖倫說「第一次三寶:有床、男人、還有我。」但是每個女人的第一次都是這樣嗎?電視上演到激情戲碼時,總是「恩~啊~不要」就這樣帶過;小說裡就是「噢~不要!這樣太深了,都被你塞滿了。」但是,事實一直都很殘酷,這也是你我都知道的事。

 

國中的時候薇娜特別喜歡看言情小說,也就是每個青春少女都喜歡的「總裁系列」,還會把電子書上傳到手機裡,一邊上課一邊看言情小說(放牛班少女),總以為第一次就會像小說一樣美好,殊不知,灰姑娘遇上白馬王子這件事,只有在小說或是偶像劇中才會出現這麼扯的劇情,就像樂透一樣,不是人人都有獎,這樣的績優股也不會看上每天做白日夢的笨蛋少女。

 

由此可見,第一次真的來臨的時候,少女們會有多失望!對女人而言,第一次應該是個美好的經驗,而不是像使用棉條一樣有「異物感」。(這句話怨氣很深)

 

薇娜第一次的辛辣話題,只好感謝我的閨蜜了。(太精彩的總是要留到最後)

 

小雞妹是薇娜大學時代的好朋友,剛好住在同一棟樓,又是同班同學,自然而然也就變得比較熟。認識的第一年,就知道她是對私密處非常害羞的女生,連洗澡都不敢往下看,交往過的也都是女生(你沒看錯,小雞妹是貨真價實的女生),還記得那時候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連自己的身體都感到害怕,還會故意對她講一些18禁的話題。經過了幾年,小雞妹畢業前因為打工認識了現任男友(對,是男人),也從當年的羞澀臉紅的小雞妹,變成勇於嘗試新姿勢的「雞姐」(她知道薇娜這麼說她的話,一定會殺了我)。

 

到這個階段,還是要改稱「雞姐」。在男人的調教下,小雞妹從臉紅紅的階段,變成對性事侃侃而談的雞姐,這樣的轉變,當然也是因為第一次。

 

話說小雞妹的第一次,也是在懵懵懂懂的氣氛下,昏暗的房間裡就這樣ending了,面對精蟲充腦的男生,似乎不在意她陰道被異物撐開的不適,只顧著自己的衝刺,衝撞到子宮最深處,汲取那刺激的溫度,然後射出。事後小雞妹的評論是:剛開始有點痛,但後來就慢慢習慣。(多次過去了,現在反而是她會跟我聊性愛技巧 冏…)

 

 

女孩們會問:第一次痛不痛?

女人們會問:那個男人大不大?

 

人們口中談論的「性愛」,不就代表著「性」、「愛」是在一起的嗎?痛不痛、大不大,這有很重要嗎?對,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