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天空的守護者(1)

2012.9.1(Sat.) 5:05pm

 

……他昨晚的簡訊並沒有說他幾點到,將近五點時,我已經乾坐著等他。我烤了整年份的甜點,還慢跑六公里,再也無事可做。本想先準備晚餐,但不知道他何時過來,無法拿捏時間。我坐在沙發上,指甲敲著布面,忽然收到一則簡訊:

 

我幾點可以過去?不是我很期待或什麼的,畢竟妳這人超級無趣。

 

他主動來問時間。我為什麼沒有想到?早該由我問他何時過來,省得在這裡虛度光陰,如坐針氈,可悲至極。

 

七點,幫忙帶點吃的,我沒有準備晚餐。

 

我放下手機,呆呆地盯著它。還有一個鐘頭又四十五分鐘,現在要做什麼?我望著空蕩蕩的客廳,第一次覺得無聊是種災難。這星期以前,我一直很滿意平淡的生活,現在卻欲求不滿,究竟是因為首次暴露在科技的誘惑下,還是因為暴露在霍德的誘惑下?也許兩者都有。

 

我把腿伸到面前的咖啡桌上。為了放短褲一條生路,我今天改穿牛仔褲和運動衫,還把頭髮放下來,因為不曾讓霍德看過我馬尾以外的造型。這下可好了,我居然想給他好印象。

我正在不遺餘力地製造好印象。

 

我拿起雜誌翻閱,但腳抖得太厲害,坐立難安,無法專心,同一頁連讀三遍,最後乾脆把雜誌扔回桌上,頭靠著沙發,眼睛盯著天花板。接著盯牆壁,再盯腳趾,心想要不要塗指甲油。

快瘋了!

我終於呻吟著拿起手機,傳了一則簡訊:

 

現在,馬上給我過來。我無聊得要命,限你立刻到,否則我自己把書看完。

 

我抓著手機,凝視螢幕,它果然開始震動,撞到我的膝蓋。他飛快地回傳簡訊:

 

Lol。我正在買晚餐,跋扈的女人。二十分鐘內趕到。

 

Lol是什麼啊?很愛(lots of love)的意思嗎?喔,天啊,最好不要,否則他會比麥特小子更快被三振出局。不過說真的,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決定不要自尋煩惱,專心看著簡訊最後幾個字:二十,二十分鐘。喔,糟了,太快了。我跑去浴室檢查頭髮、衣服、口氣,再迅速檢視整個屋子,進行今天第二度的清潔工作。

 

電鈴響起,這次我真的知道該怎麼做了,開門!

 

他站在門口,兩手提滿購物袋,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樣子。我打量著那些東西,他舉起袋子聳聳肩說:「我們當中總要有人展現出殷勤好客的樣子。」他靈活地擠過我身旁,逕自走到廚房,把袋子放在流理台上:「希望妳喜歡義大利麵和肉丸,因為只有這兩樣。」他把袋子裡的東西拿出來,找出櫃子裡的廚具。

 

我關上門,走到吧台:「你要煮東西給我吃?」

「其實是煮給自己吃。但也歡迎妳一起享用。」他回頭對我笑道。

「你是不是老愛挖苦人?」我問。

他聳聳肩說:「妳呢?」

「你是不是老愛以問代答?」

「妳呢?」

我撿起吧台上的擦手巾,朝他扔去。

他躲開,走到冰箱前問道:「要不要喝點什麼?」

我用手肘撐著吧台,手掌托著下巴,定定看著他:「你要拿我家的東西請我喝?」

他在冰箱裡東翻西找:「要喝味道超詭異的牛奶,還是汽水?」

「我家怎麼可能有汽水那種東西?」我有九成九的把握,昨天偷買的汽水應該已經喝完了。

他倚著冰箱,挑高眉毛說:「能不能不要再以問代答?」

我笑了:「不知道,能嗎?」

「你覺得我們這樣講話可以維持多久?」他找到一罐汽水,拿了兩個杯子:「要冰塊嗎?」

「你有冰塊?」只要他不停止提問,我可不會認輸,我現在鬥志高昂。

他走過來,把杯子放在流理台上:「妳覺得我應該買冰塊嗎?」帶著挑釁的笑容問道。

「你喜歡吃冰?」我立刻反擊。

他點點頭,很訝異我居然跟得上:「冰好吃嗎?」

「唔,你愛吃冰沙還是冰塊?」

他對我瞇眼,發現中了我的圈套,這下子非得挑一個回答,不能再提問。他拉開拉環,往我的杯子裡倒汽水:「沒有冰塊可以加。」

「哈!」我說:「我贏了。」

他笑起來,走回爐邊:「我讓妳贏是因為替妳感到不捨,像妳這樣鼾聲如雷的人,應該不時放鬆一下。」

我得意地笑道:「你知道,這種污蔑只有寫成簡訊才好笑,用講的沒意思。」我拿起杯子喝一口汽水,深深覺得需要加冰塊,便過去打開冰箱,取出幾個冰塊丟進杯裡。

 

那些讓妳臉紅紅的事,都是如此自然、日常,更是生活與愛情的一部分

填滿妳的寂寞,體會最歡愉的刺激,女人專屬18+私密微小說【桃紅色曖昧】 http://goo.gl/SQAAD1

 

一轉身,發現他站在面前低頭看我,眼神有一絲調皮,但嚴肅的部分仍讓我心悸。他上前一步,我只能貼著冰箱站立,他漫不經心地抬起手,按住我頭旁邊的冰箱。

我為什麼沒有癱軟在地?總覺得膝蓋快撐不住了。

 

「妳應該明白我那些損人的話只是開玩笑吧?」他柔聲說道。目光在我臉上掃視,露出帶著酒窩的微笑。

我點頭,暗自希望他趕快退開,覺得氣喘快發作了,但我根本沒有氣喘。

「那就好,」他說著又更湊近了一點:「其實妳沒有打呼,而且睡著時可愛得要命。」

 

他真不該講這種話,尤其靠得這麼近。他忽然彎起手肘,整個人猛地貼過來,頭湊到我耳畔,害我倒抽一口氣。

 

「詩愷」,他誘惑力十足的聲音飄進我耳朵:「我需要妳……讓開,我要拿東西。」他緩緩退開,視線依舊鎖定我,等著看我的反應。他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好像想努力壓下,最後仍爆出笑聲。

 

我朝他的胸膛推了一把,從他手臂下鑽出去:「你這個混蛋!」

 

他邊笑邊打開冰箱:「抱歉。真好玩,妳實在太好欺負了,很難不整妳。」

我知道這只是玩笑話,但仍覺得超沒面子。我坐回吧台,頭埋進掌心,好討厭這樣的自己,但正是他害我變成這副模樣。要不是那時說溜嘴,被他知道我深受他的吸引,現在也不會這麼彆扭。再說,如果他沒有這麼逗趣又貼心,外加秀色可餐,也不會害我渾身不自在。我猜,正因如此,情慾往往讓人痛苦又快樂。這種苦樂參半的感覺真美好,想要抵擋實在難上加難。

 

「有句話想不想聽?」他問。我抬頭一看,發現他正低著頭,攪拌鍋裡的東西。

「也許不想。」

他看了我一眼,回頭繼續盯著鍋子:「可能會讓妳好過一點。」

「我不信。」

他再度投過來一瞥,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他打開櫃子拿出另一個鍋子,來到水槽邊,將鍋中注滿水,回到爐前繼續攪拌原本的鍋子:「我說不定也有一點被妳吸引。」他說。

我悄悄地大口吸氣,再很有節制地緩緩吐氣,避免露出吃驚的樣子。

「只有一點?」我問,盡可能用諷刺化解尷尬。

 

他再度微笑,專注地望著鍋子。室內安靜了好一會兒,誰也沒有出聲。他專心烹調,我則專心凝視他,看他在廚房裡行動自如,這從容不迫的氣度令我懾服。這裡可是我的地盤,緊張的反而是我。我坐立難安,只盼他快快開口,但滿室寂靜好像對他沒有影響,只有我覺得受困,一心想逃離。

「Lol是什麼意思?」

他笑道:「不會吧?」

「對,我真的不知道。你之前的簡訊裡寫的。」

「是『大笑』的意思。當妳覺得某件事很好笑時,就可以那樣寫。」

果然不是「很愛」的意思。不能否認,我頓時鬆了口氣。

「哼,」我說:「真無聊。」

「對,是很無聊,就只是一種慣用語,熟悉後可以大幅提高傳簡訊的速度,還有OMG、WTF、IDK10和……」

「喔,別說了。」我趕緊打斷他:「你談論縮寫時真不迷人。」

他轉頭對我眨眨眼,走到爐前:「那我再也不說了。」

 

又開始了……要命的寂靜。昨天的靜默還可以接受,但今晚不知為何覺得特別難熬。不過也只有我這樣。我開始覺得,自己只是在為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窮緊張。根據我們之間的化學變化判斷,今晚肯定會以親吻收場。一想到這裡我就無法專注於眼前的事,也無法冷靜交談。他何時才要「發動攻勢」?我無法忍受這個未知的謎團,會不會等到晚飯後,我滿嘴都是大蒜和洋蔥味?或是等到臨走之前?會不會在我快放棄希望時忽然天雷勾動地火?我實在等不及,簡直想現在就搞定。應該直接切入正題,讓不可避免的事趕快發生,我才能安心度過這一晚。

 

「妳還好嗎?」他忽然問。我猛一回頭,看見他站在吧台對面。「妳閃神啦?忽然不說話。」

我搖搖頭,把思緒拉回現實:「沒事。」

他拿刀切番茄,看起來駕輕就熟。這個男生到底有什麼不擅長的事?他的刀在砧板上上下下,我抬頭看,他嚴肅地低頭回望我。

「詩愷,妳到底在想什麼?」他盯著我,等待回應。見我沒開口,又回眸望向砧板。

「你要保證不笑我。」我說。

他斜眼一瞥,考慮了一會兒,搖頭道:「我說過會永遠對妳坦誠,所以答案是『辦不到』。我無法保證不笑,因為妳太好笑了,一定會害我破功。」

「你這人怎麼總是這麼難搞?」

他對我咧嘴一笑,沒有回應,只是定定看著我,好像想激我說出心裡的話。

不好意思,我就是禁不起別人激。

 

「好吧,」我坐直身子,深吸口氣,一股腦說出心裡的想法:「約會這檔事我不拿手,況且我也不清楚今天這樣算不算約會,只知道不管它是什麼,至少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程度,也知道它害我一直在想你要回家時會不會親我而我這人最討厭驚喜所以我覺得有點棘手因為我真的希望你會親我雖然這樣想未免太自以為是但我覺得你也想親我所以我想乾脆現在就親一親省事多了你也可以回去煮你的東西我也不用再一直盤算整個晚上到底要怎麼過。」說完我吸一大口氣,大到不可思議,彷彿肺剛被徹底榨乾。

 

不知說到哪一句時,他停止切菜,微微張嘴,目瞪口呆地看著我。我再度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心想這番話搞不好會把他嚇跑。說來遺憾,如果他真的跑了,我也不能怪他。

 

他輕輕放下刀子,雙手按著流理台,目光始終沒有移動。我十指緊扣,雙手擱在膝上,等他回應,現在也只能靜觀其變。

「妳剛才那段話,」他直截了當地說:「是我聽過最長的連珠炮。」

 

我翻個白眼,頹喪地癱在椅子上,雙手抱胸。我剛才根本就是在哀求他親我,他竟然只注意到句子長短?

「放輕鬆。」他露出笑容說,把切好的番茄丟進鍋裡,開火烹煮,並稍微調整爐火大小,水煮開後,把麵條放進去。煮好後,他用擦手巾擦乾手,繞過吧台,來到我面前。

「起來。」他下令道。

 

我戰戰兢兢地看他幾眼,然後照辦,但動作很慢。

我慢吞吞地起身面對霍德。他雙手搭著我的肩膀,目光繞了室內一圈:「嗯,」聲音像在尋思。他看著廚房,雙手下移,握住我的手腕。「我比較喜歡把冰箱當靠背。」他把我拉進廚房,像搬弄木偶一樣,讓我的背貼著冰箱,然後兩手搭在我頭部兩側,低頭看我。

 

我幻想過他親我,這雖然不是最浪漫的方式,不過應該還過得去,反正我只想趕快搞定,尤其是他把準備工作搞得這麼隆重。他慢慢湊過來,我深呼吸,閉上眼。

 

(明日待續)

 

 

本文出自:《天空的守護者》新經典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那些讓妳臉紅紅的事,都是如此自然、日常,更是生活與愛情的一部分

填滿妳的寂寞,體會最歡愉的刺激,女人專屬18+私密微小說【桃紅色曖昧】 http://goo.gl/SQAA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