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天空的守護者(1)

2012.9.1(Sat.) 5:05pm

 

……他昨晚的簡訊並沒有說他幾點到,將近五點時,我已經乾坐著等他。我烤了整年份的甜點,還慢跑六公里,再也無事可做。本想先準備晚餐,但不知道他何時過來,無法拿捏時間。我坐在沙發上,指甲敲著布面,忽然收到一則簡訊:

 

我幾點可以過去?不是我很期待或什麼的,畢竟妳這人超級無趣。

 

他主動來問時間。我為什麼沒有想到?早該由我問他何時過來,省得在這裡虛度光陰,如坐針氈,可悲至極。

 

七點,幫忙帶點吃的,我沒有準備晚餐。

 

我放下手機,呆呆地盯著它。還有一個鐘頭又四十五分鐘,現在要做什麼?我望著空蕩蕩的客廳,第一次覺得無聊是種災難。這星期以前,我一直很滿意平淡的生活,現在卻欲求不滿,究竟是因為首次暴露在科技的誘惑下,還是因為暴露在霍德的誘惑下?也許兩者都有。

 

我把腿伸到面前的咖啡桌上。為了放短褲一條生路,我今天改穿牛仔褲和運動衫,還把頭髮放下來,因為不曾讓霍德看過我馬尾以外的造型。這下可好了,我居然想給他好印象。

我正在不遺餘力地製造好印象。

 

我拿起雜誌翻閱,但腳抖得太厲害,坐立難安,無法專心,同一頁連讀三遍,最後乾脆把雜誌扔回桌上,頭靠著沙發,眼睛盯著天花板。接著盯牆壁,再盯腳趾,心想要不要塗指甲油。

快瘋了!

我終於呻吟著拿起手機,傳了一則簡訊:

 

現在,馬上給我過來。我無聊得要命,限你立刻到,否則我自己把書看完。

 

我抓著手機,凝視螢幕,它果然開始震動,撞到我的膝蓋。他飛快地回傳簡訊:

 

Lol。我正在買晚餐,跋扈的女人。二十分鐘內趕到。

 

Lol是什麼啊?很愛(lots of love)的意思嗎?喔,天啊,最好不要,否則他會比麥特小子更快被三振出局。不過說真的,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決定不要自尋煩惱,專心看著簡訊最後幾個字:二十,二十分鐘。喔,糟了,太快了。我跑去浴室檢查頭髮、衣服、口氣,再迅速檢視整個屋子,進行今天第二度的清潔工作。

 

電鈴響起,這次我真的知道該怎麼做了,開門!

 

他站在門口,兩手提滿購物袋,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樣子。我打量著那些東西,他舉起袋子聳聳肩說:「我們當中總要有人展現出殷勤好客的樣子。」他靈活地擠過我身旁,逕自走到廚房,把袋子放在流理台上:「希望妳喜歡義大利麵和肉丸,因為只有這兩樣。」他把袋子裡的東西拿出來,找出櫃子裡的廚具。

 

我關上門,走到吧台:「你要煮東西給我吃?」

「其實是煮給自己吃。但也歡迎妳一起享用。」他回頭對我笑道。

「你是不是老愛挖苦人?」我問。

他聳聳肩說:「妳呢?」

「你是不是老愛以問代答?」

「妳呢?」

我撿起吧台上的擦手巾,朝他扔去。

他躲開,走到冰箱前問道:「要不要喝點什麼?」

我用手肘撐著吧台,手掌托著下巴,定定看著他:「你要拿我家的東西請我喝?」

他在冰箱裡東翻西找:「要喝味道超詭異的牛奶,還是汽水?」

「我家怎麼可能有汽水那種東西?」我有九成九的把握,昨天偷買的汽水應該已經喝完了。

他倚著冰箱,挑高眉毛說:「能不能不要再以問代答?」

我笑了:「不知道,能嗎?」

「你覺得我們這樣講話可以維持多久?」他找到一罐汽水,拿了兩個杯子:「要冰塊嗎?」

「你有冰塊?」只要他不停止提問,我可不會認輸,我現在鬥志高昂。

他走過來,把杯子放在流理台上:「妳覺得我應該買冰塊嗎?」帶著挑釁的笑容問道。

「你喜歡吃冰?」我立刻反擊。

他點點頭,很訝異我居然跟得上:「冰好吃嗎?」

「唔,你愛吃冰沙還是冰塊?」

他對我瞇眼,發現中了我的圈套,這下子非得挑一個回答,不能再提問。他拉開拉環,往我的杯子裡倒汽水:「沒有冰塊可以加。」

「哈!」我說:「我贏了。」

他笑起來,走回爐邊:「我讓妳贏是因為替妳感到不捨,像妳這樣鼾聲如雷的人,應該不時放鬆一下。」

我得意地笑道:「你知道,這種污蔑只有寫成簡訊才好笑,用講的沒意思。」我拿起杯子喝一口汽水,深深覺得需要加冰塊,便過去打開冰箱,取出幾個冰塊丟進杯裡。

 

那些讓妳臉紅紅的事,都是如此自然、日常,更是生活與愛情的一部分

填滿妳的寂寞,體會最歡愉的刺激,女人專屬18+私密微小說【桃紅色曖昧】 http://goo.gl/SQAAD1

 

一轉身,發現他站在面前低頭看我,眼神有一絲調皮,但嚴肅的部分仍讓我心悸。他上前一步,我只能貼著冰箱站立,他漫不經心地抬起手,按住我頭旁邊的冰箱。

我為什麼沒有癱軟在地?總覺得膝蓋快撐不住了。

 

「妳應該明白我那些損人的話只是開玩笑吧?」他柔聲說道。目光在我臉上掃視,露出帶著酒窩的微笑。

我點頭,暗自希望他趕快退開,覺得氣喘快發作了,但我根本沒有氣喘。

「那就好,」他說著又更湊近了一點:「其實妳沒有打呼,而且睡著時可愛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