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天空的守護者(2)

 

天空的守護者(1)

 

等著。

等了又等。

毫無動靜。

 

我張開眼睛,發現他近在眼前,我不由得縮了一下,惹得他發笑。但他沒有後退,氣息像手指逗弄著我的嘴唇。他的味道混合了薄荷葉和汽水,我從不知道這兩者搭配起來這麼好聞。

 

「詩愷,」他悄聲說:「我不想折磨妳,但我今天過來前已經下定決心,今晚不會親妳。」

沉重的失落感讓我的心急速下沉,自信也飛出窗外,此刻我急迫需要小六的簡訊以重拾自尊。

 

「為什麼?」

他的手慢慢往下移,手指滑過我的臉,輕輕的撫觸令我發顫。我極力克制,但意志力窮於應付慌亂,無暇顧及其他。他的手緩緩來到我的下巴,接著是脖子,最後停在肩上,目光則隨著手游移。他回眸看我,眼裡透露著濃濃的情慾,我見狀頓時如釋重負,不再感到失落。

 

「我想吻妳。」他說:「相信我,我真的想。」視線落在我的嘴唇,手掌再度上移托著我的臉頰,這次我欣然偎進他的掌中。從他進門的瞬間,我就已經把主控權交出去,這會兒完全任由他擺佈。

「如果你真的想,為什麼不行動?」我好怕他就要說出「我有女朋友」之類的藉口。

 

他雙掌托著我的臉頰,讓我仰頭面對他,大拇指來回摩挲我的顴骨。他的胸膛緊貼著我,劇烈的起伏連我都感覺得到。「因為我怕妳沒感覺。」他低聲說。

我倒抽一口氣,想起昨晚在床上說的話,驚覺不妙。真不該告訴他,不該說我跟人接吻時麻痺無感。那是針對別人,對他完全例外。我抬起一隻手,握住他捧著我臉頰的手掌。

 

霍德,我有感覺,我有!好想大聲說出來,但實在辦不到,只能輕輕點頭。

他閉上眼,深深吸氣,將我拉進懷裡,一手摟著我,一手托著我的頭。

我的手原本笨拙地垂在兩側,現在嘗試環抱他的腰,一種平靜霎時襲來,令我悄悄驚喘,原來這就是在他懷裡的感覺。兩人不約而同把對方拉近,他還親了我的頭頂,這不是我盼望的吻,但我一樣喜歡。

 

雙方靜靜站著,爐子的計時器忽然發出叮叮聲響。他沒有立刻放開我,讓我高興得微笑。一會兒後,他鬆開懷抱,我低頭盯著地板,不敢看他,一心想化解剛才的尷尬,卻反而弄巧成拙,變得更困窘。

 

他彷彿察覺到了,牽起我的手,十指緊扣:「看著我,」對照我的慌亂,他很冷靜,看來我們對彼此的吸引力有落差,我努力壓下失望的神色。「詩愷,我今晚不打算親妳,但妳一定要相信,我從沒這麼渴望親吻一個女生。所以別再懷疑我有沒有被妳吸引,妳根本不明白我心裡的渴望。妳可以握我的手,可以用手指梳我的頭髮,也可以坐在我腿上讓我餵妳吃麵,但妳今晚不會得到一個吻,或許明天也不會。這很重要,我必須百分之百確認,當我的嘴與妳的唇碰觸時,妳的感受跟我一模一樣。因為我希望妳的初吻成為初吻史上最棒的一個。」他拉起我的手親吻。「不要不高興了,來幫我做肉丸。」

 

我綻出笑容,雖然被拒絕,但他的理由無敵棒,下半輩子他大可以用同樣的理由天天拒絕我,我都會心悅誠服。

他牽著我的手搖來晃去,凝視著我說:「好嗎?這樣能讓妳再熬過兩次約會嗎?」

我點頭道:「可以,但有件事你說錯了。」

「什麼?」

「你說希望我的初吻成為初吻史上最棒的一個,但你應該知道這不會是我的初吻。」

 

他瞇起眼,收回手,再度捧起我的臉,讓我靠著冰箱,嘴唇湊到我嘴邊,距離近得危險。他眼中的笑意已經消失,換上正經八百的神色,看起來無比凝重,令我屏息。

他慢慢湊過來,慢得讓人無法忍受,雙唇幾乎碰到我的嘴。我渴望到渾身無力,見他沒有閉上眼睛,我也不閉。他維持這個姿勢不動,任由彼此的氣息交纏。我從沒這麼無助,也沒這麼失控,如果三秒內他再不採取行動,我很有可能會直接撲上去。

他看著我的嘴,我趕緊咬住下唇,如果不咬自己,我一定會咬他。

「我要提醒妳,」他低聲說:「當我的嘴與妳的嘴碰觸的那瞬間,才是妳的初吻。因為妳跟別人接吻從沒感覺,所以他們沒有真正吻過妳,跟我打算親妳的方式不一樣。」

 

他鬆開手,回到爐前,雙眼始終直視我,一會兒後才轉身繼續煮義大利麵。明明才剛害我下半輩子都無法再跟別人在一起,現在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的腳已經失去知覺,唯一能做的就是順著冰箱往下滑,直到屁股碰到地板,我深深吸氣。

 

(明日待續)

 

本文出自:《天空的守護者》新經典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