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做愛容易,相愛難

初次見到小愛,瘦小的個子藏著一股傲氣。她不算漂亮,但總是笑盈盈地,就算偶有的放空也不見一絲愁容。 特別的是她從來不化妝,短短的指甲五顏六色是她唯一的打扮,最常見就是帽T的裝扮,不像是個邋遢的女孩。 

 

直到她說剛滿25歲的自己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我才大澈大悟她為什麼不同於其他女孩一樣愛漂亮,身兼兩份工作卻不見多花一毛錢在娛樂上。 

 

小愛從來不說前夫的壞話,提起了也總是淡淡地說沒有緣分,孩子過得好就好,就怕小孩長大的過程受欺負,就只是對孩子感到抱歉。她一直也想有個男孩照顧她,可是不知道是對自己離過婚又有小孩而沒有自信,還是不願意相信愛情,身邊不乏追求者的她,一直推開每個男孩的真心。 

 

Ray是那些追求者之一,長相帥氣的業務,標準有錢有閒黃金單身漢,同樣曾有過一段婚姻。半年前就快要擄獲她的芳心,卻在某次約會遇到她的小女兒發高燒,前夫又抽不開身,只好載著她到前夫家照顧孩子。當她目送Ray離開之後,也向Ray發了好人卡,本來就是玩咖的Ray也識相退場了。 

 

我會知道這些,是因為昨晚Ray睡在我家。 

 

我們在酒吧認識的,他毫不扭捏一直盯著我看,趁我朋友去廁所的時候走到我面前,開門見山的說他太喜歡我了,單身快兩年的我完全無法抗拒他的魅力,只能說人帥就是不一樣。 

 

約好在下個週末一起看電影,我只記得散場時他牽著我的手為我開了車門,坐在河堤的我們理所當然的接吻了。他的嘴唇很薄,親我的脖子時隱約感覺得到他的舌尖碰觸到我的皮膚。 

 

還有他的手。 

 

他的左手捏著我淡藍色斜肩毛衣露出的肩膀,右手摟著我的腰,他的吻就快要失控,我的胸部完全貼在他的胸膛,當下我已經無法思考,只知道他在我耳邊輕聲地說:「上車。」 

 

在車上我摸著他鼓起的褲襠,他捏著我的臉頰說我是小壞蛋,一邊開往汽車旅館的入口。 

 

他要我用嘴巴幫他解開襯衫釦子,我刻意彎下腰弓起了屁股,當越彎下腰而屁股就顯得更翹,他果然看出了我的意圖,扶著我的腰將我轉向背對著他,一邊叫我小騷貨一邊掏出粗硬的肉棒,插我。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