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異色迷情關係(7)

異色迷情關係(1)

異色迷情關係(2)

異色迷情關係(3)

異色迷情關係(4)

異色迷情關係(5)

異色迷情關係(6)

異色迷情關係(7)

異色迷情關係(8)

異色迷情關係(9)

異色迷情關係(10)

異色迷情關係(11)

異色迷情關係(12)

異色迷情關係(13)

異色迷情關係(14)

異色迷情關係(15-完)

 

在舞台劇之約後的第三個星期,阿堯在Facebook傳訊來了。

 

「這星期哪天有空?請妳吃飯喝酒好嗎?酒國名花?」

看到酒國名花四個字,明明知道是他的玩笑話,我心裡卻湧起萬分複雜的情緒。

「週五晚上可以。」

「好!想吃什麼?還是我選地方?」

「我不挑食,你選地方就好。」

「OK!確切時間地點我再告訴妳。」

 

做事很明快的男人,我聽說他以前是個遣詞用字更簡潔、酷帥話不多的樂團貝斯手,經過社會洗禮之後開始被逼著用多一點方式和言語表達自己。現在的他對我而言正是剛剛好的溫度,剛剛好的迷人。

 

在與阿堯約會前一天,週四的晚上,我的天使來找我。

「Ruby,好想要妳……」他貼附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Paul……,我今天狀況不太好。」我輕輕推開他,看見他眼中有燃燒的慾望。「怎麼了?有其他男人了?妳最近有點怪。」他環著我的腰,想要看穿我般地認真凝視我。

「沒有,只是……好像有點醉了。」我咬了咬下唇,這個時候我怎能想起阿堯,怎麼能。

他輕捏我的臉頰:「怎麼會?認識妳這麼久還沒見妳喝醉過。有點醉更好,更狂野不是嗎?那先沖個澡吧!我再讓妳爽到快死掉。」

 

我明白他今天很想要,他大可以帶任何一個小姐出來,但他還是選擇了我。我既然走上這條路,就沒有權利再Say No了,我能說我身不由己嗎?在所有人的眼中我根本是咎由自取吧!

 

一起沖了個澡,兩人還赤裸著身體在淋浴間裡,他冷不妨突然扣住我的手腕,把我壓制在冒著水氣的磁磚牆上。「別這樣……」我說,聽見自己的聲音有點顫抖。他赤裸而熱燙的胸膛貼著我的後背,在我耳邊低語著:「為什麼?妳怕我?妳到底怎麼了?」我喘著氣,壓抑著腦海中排山倒海而來如夢靨般的畫面:「我沒事,到床上好嗎?」我的聲音顫抖得厲害,我沒有辦法讓任何男人這樣壓制著我,從後面進入我的身體,回憶創傷的情緒會讓我徹底崩潰。

 

「怎麼樣都好,我的Ruby女王。」他語氣帶著失望,但依然溫柔地這麼說。對於這樣溫和而尊重我的男人,我感到有點抱歉。如果男人想要找一個盡興的玩伴,我絕對不是一個好對象。我的過去,是我身上一個沉重而無形的包袱。無時無刻地壓迫著我,在我工作的時候,在我生活的時候,在我洗澡的時候,在我看見愛情的時候,在我失眠睡不著的時候,在我被男人佔有的時候。

 

「我要舔妳,讓妳開心。」我平躺在床上,他在我身體上方,俯身舔弄著我的蓓蕾,他的吻舔一路往下,來到了神秘三角洲地帶。我屈膝張腿,讓他的舌尖探入散發誘人味道的叢林間,找到敏感的凸點,輕輕舔著,交替著舌頭在陰道口的掃動。就這樣吧,在他的舌尖上釋放我的情慾吧。我嬌喘呻吟著,安慰著心裡那個哭泣的小女孩。愛妳、愛妳……。

 

或許感覺到我的異樣,他不要求我的服務,自己戴上了保險套挺進我的身體。我彎曲著左腿,右腿被他抬舉到他的胸前,他一邊撫摸著我的小腿,脹大的陽根深深淺淺有節奏地抽插著。「喜歡我這樣上妳嗎?嗯?」他的眉頭因為用力而微微皺起,我以點頭代替回答。從小到大,我的家人沒有人問過我喜不喜歡。即使是像Paul這樣的調情話,我也有錯覺的感動。「喜歡嗎?」他又問了一次。「嗯…….喜歡。」我在喘息之間,吐出簡單的回應。

 

但事實上,我喜歡與否,從來就不是關鍵。我們充其量只是一種互相利用的關係,他愛著家裡那個有著陰道痙攣問題而排斥做愛的老婆,我的存在是為了滿足他的性需要。他來捧我的場,給我業績或是私下拿錢給我,他的存在只不過是我的恩客。

 

顏心茹在公關公司上五天班,一週有兩天的晚上會化精緻的濃妝戴上長捲髮變身為Ruby在酒店陪客人聊天喝酒。從18歲離家出走以後,我負責自己生活一切開支,畢業之後努力賺錢償還就學貸款,我的確是用自己的身體賺錢,但對我而言這只不過是充分發揮這個殘破不堪身體的殘餘價值而已。

 

離開Motel,他送我回公寓。我拆下Ruby的紅褐色長捲髮,回復顏心茹的黑色俐落短直髮。照著鏡子,仔細地卸除臉上的殘妝。這就是我,白天與夜晚,過著兩樣的人生。

 

這夜,我趴臥在床上滑著手機瀏覽一則則阿堯在臉書塗鴉牆發表過的訊息,彷彿這樣我也多少參與了他的過去。每個女人,都渴望獲得男人真心的疼愛與對待。只是當我帶著虛假的面具進入了燈紅酒綠的世界,看了形形色色的男人,我就覺得愛情似乎離我越來越遠了。

 

艾姬的情慾故事

粉絲團:愛情,沒有標準答案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