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初.體.驗(2)

Share

初.體.驗(1)

「幹嘛啊妳!」好事被打斷,三位「惡霸」看起來怒氣沖沖。

完了,怎麼辦?

她清了清喉嚨,盡可能以冷靜的口吻說:「麻煩三位離開我的病人。」

她走近男人,然後趁著三人一臉呆滯時順勢拉下那個扒住他的女人。

「是這樣的,我的病人他……他患有恐慌症兼併性交後無差別痙攣免疫症候群,簡稱『PDSAD』,來夜店是療程的一部份。」

「什……什麼症?」那娃娃音小姐一臉錯愕。

她送給三位小姐真是名副其實的笑容可掬,「妳好,妳好,我是他的主治醫師,Dr.鍾,我專治性功能障礙與性傳播疾病,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妳有這方面的疾病,歡迎來找我……」一手則誠意十足的掏出包包裡的名片盒。

「妳才有病,誰要妳的名片啊!」三位小姐看著男人猶如瘟疫,飛也似的逃走了。

呼~救美大戲終於演完了。

她與他對看一眼。他擠出一個笑容,狀似想起身,卻搖晃了一下。

她下意識攙住他的臂膀,於是他的手臂就恰恰好環住了她顯得稍為單薄瘦弱的肩膀。

突如其來的肢體接觸讓她心漏跳了半拍。

她聞到淡淡的古龍水香味,這味道她好似在公司的高階男士主管身上聞到過,她不由得奇怪,大學生會用這麼高檔的古龍水嗎?

「你還好吧?」

「哈,沒想到調酒這麼烈,我剛覺得地板在轉。」

「你喝了啥?」

「長島冰茶。」

她噗了一聲。「你能站嗎?」

他神情窘迫,「我……有一件事可能要請妳幫忙,我有點走不動,但我……我想上廁所……」

這男生好可愛,她忍不住大笑起來。

一路往廁所的指標走,這樣勾肩搭背的在夜店一點都不奇怪,人來人往的,也沒有人注意他們。

他有一種乾淨的氣質,讓她覺得安心,而且不知道為何突然燃起一股護犢之情。對啦,她知道這樣想超莫名其妙,但感覺就是感覺,又容不得她控制。

「你一個人來?」

「是啊。」

「第一次來夜店喔?」

「算是。」

她又愣了一下,但眼前的景象讓她更是錯愕。這夜店的廁所是發生什麼事,廁所很好玩嗎?廁所門口人數之多稱得上門庭若市。

「廁所人超多的耶,而且我好像也不能扶你進男廁……」

「我們不去男廁,前面那條走廊往右轉……」

咦?她倒是想抬頭看看他的表情,不過她的角度看不到,卻依言避開人群轉進他說的走廊。走廊兩側裝飾典雅,掛著油畫,待走到其中一幅畫時,他往一旁的雕像某部位輕輕一推,她聽到一聲「咔」,看著他推開牆面。

相關文章

她曾經在雜誌上看過類似的設計,就是所謂的隱藏式暗門,能夠親眼所見著實令她嘖嘖稱奇。這空間至少有八坪之大,她環顧四周,淋浴間、馬桶、洗手檯乾濕分離,居然還舖了一層地毯。

「這……這是她們剛剛說的VIP廁所?」她突然想到剛剛那三個女人大膽的話語。進門時那大大的長身鏡,倒是毫不掩飾把她的臉紅與尷尬照得一清二楚。

「不是,她們說的是女廁裡的那間愛心廁所。」

聲音在她的腦後出現,距離之近,嚇了她一跳,她轉身正好被他圈在長鏡前的大理石檯與他之間。

「你不是要上廁所?」

「上好了。」

「這麼快,我怎麼不知道?」

看著他掛著的淺淺笑痕,她的心跳快得不可思議。那貼近她的俊秀臉龐,若有似無的,傳達出一種纏綿的訊號。

「妳剛剛很專心。」他撩起她那落在鬢邊的髮絲,「妳擦什麼香水?玫瑰?」他作勢,輕嗅。她的身體突地顫抖了一下,因為她感覺到他的大腿輕蹭著她,那長褲中間拉鍊部位硬挺突起,不經意的頂弄到她的小腹。從來沒有過的敏感好似在她的兩腿之間奔流,她緊張的想要闔緊大腿。

「只是乳液……」她應該抗議,可是她的身體軟棉棉的無力抵抗。

「還沒謝謝妳剛剛救了我。」他的眼睛明亮,又有一絲銳利,而且他那好整以暇的笑容是怎麼回事?

「不……必客氣啦……」

他把鼻子靠近她的耳垂,輕輕嗅著,「真的好香……對了,妳剛剛說我是得了什麼病?Dr……周還是鍾?」

她一陣無言。胡謅的東西,鬼才記得……

「鍾。」

「好的,謝謝鍾女俠路見不平,我一定要回報妳的,妳說是不是?」

什麼?什麼什麼?

「以身相許妳覺得怎麼樣?」

於是,他的吻,封住了她的驚呼與來不及吐露出的隻字片語。

初.體.驗(3)

初.體.驗(4)

初.體.驗(5)

初.體.驗(6)

初.體.驗(7)

初.體.驗(8)

初.體.驗(9)

初.體.驗(10)

初.體.驗(11)

初.體.驗(12)

初.體.驗(13)

初.體.驗(14)

初.體.驗(15)

初.體.驗(完)

Advertisement
露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