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我和姊姊上了床

她的嘴唇柔軟、濕潤,還有一股甜甜的馨香,舌頭細嫩而靈活,和男人一向強勢帶著侵略性的進攻方式有很大的出入。

 

她的雙手捧著我的臉頰,手指不時的撫摸我的耳朵、耳垂,然後順著我頸部的線條蜿蜒而下,接近我的鎖骨,又再度的把手指往上移動,來來回回,如同她的吻,彩帶舞般的繾綣直入逼近我的喉嚨卻又嘎然而止的回彈。

 

她停止用舌頭探索我的嘴,卻溫柔的吸吮我的唇。突然我感覺自己的嘴唇像是隨時都可能被融化的棉花糖,需要被大膽卻小心的對待,這種感覺,好讓人期待。

 

但是怎麼會?

吻我的人,怎麼會是個「她」?

幾分鐘前,我還正在談論的是「前男友有多渾蛋」、「那個搞曖昧的男同事有多沒擔當」、「以為很爽快的客戶竟然另有所圖」……
她滿是心疼的眼光,直勾勾的凝視著我。

 

「有時候,選項,遠比妳想像的還要多!妳願不願意敞開心房嘗試看看?」

她問我。

 

我靜靜的思考了幾秒鐘。

「當然好呀!為什麼不?」

 

「妳真的準備好了嗎?迎接…妳沒想過的未知。」

她澄淨的大眼變得深邃,直瞅著我,使得這個問題鏗鏘有力地敲打著我的心臟。

 

我突然發現,要勇敢的說出「YES」,為自己的選擇承擔起責任,其實很需要勇氣。然而在經歷了種種感情生活的不如意之後,比起「敢不敢」,現在的我在意自己為什麼要輕易的認輸?

 

「是!我準備好了,有甚麼新的選項,有甚麼樣的幸福是我沒想過的?放馬過來呀!」

我說著說著,舉起了酒杯,像是對老天爺舉杯吆喝。

 

接著,她的嘴唇覆了上來,成了這個局面。

 

我震驚,無言以對,但也不討厭。

 

 

她把我手上的酒杯拿過去一飲而盡,空杯子置放於桌上。

 

方才的馨香小口帶著濃郁酒香在我的唇上、頸上、鎖骨、胸脯落下印記,很輕柔,卻讓我的心跳劇烈加速。

 

她將手掌撫上我的胸脯正中央,愛惜的說著:
「不痛了,我不會讓他們再傷害妳了。」

 

不知道是她的吻還是她的話變成了麻醉藥,我感覺心房有一道牆被瓦解,有些甚麼注入了防衛已久的空虛,就像隱匿很久的傷口終於被認真對待,進入真正療傷期… 為此,難掩激動而奪眶的眼淚汨汨滑落在我雙頰兩側,而我能做的,便只剩下回吻她了。

 

我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剩下內衣褲。

 

我在她的肌膚上來回探索,時而撫摸、時而囓咬,那細緻的毛孔、滑嫩的肌膚,只要稍微吸吮的用力一點就泛紅了,叫我興起一股想要全面征服的快感。

吹濕露娜
信仰愛。 立志成為遊走在身心靈界的情慾作家。 要認識真實的自己,得先從認識自己的慾望開始。 我們學會誠實,然後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