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支配與臣服,帶給我高潮

Share

「他把我的手綁在床頭的兩端,在腳踝的位置把雙腳也綑綁起來,這個過程我感到無比的興奮,淫水溫熱地從下體流出,只要我忘情地呻吟,他就會很生氣的辱罵我。『妳這個賤婊子,我有說妳可以發出聲音嗎!』一邊扯著我的頭髮,我感到恐懼又享受拉扯的痛感。」

Advertisement

我是一名心理諮商師,這是我的客戶在半小時前告訴我的。我不認為她有任何精神上的障礙或疾病,我一直都認為心理諮商是給客戶們一個情緒宣洩的出口,但太多人都誤以為自己有精神上的疾病。

對於客戶剛剛訴說的情況,她一直認為自己這樣的行為是不應該的,但是又無法抗拒這樣的性愛邀約。她沉浸又抗拒,無法誠實面對自己在性愛上的癖好而感到矛盾痛苦,因此求助於我。

但她會找上我,是因為我們服侍同一個主人。

這其實有違行規,因此我也從來不向她收費,比較像是朋友之間的分享。我們也從來不在公司碰面,私生活也沒有任何的往來,連在臉書上都沒有朋友關係。BDSM就像是一個見不得人的性愛癖好,只能在檯面下的世界,矇著真實身分和風險尋求同好。大部分的管道都是透過網路,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或是不歡而散中總會有幾次美好的邂逅,最後我們服侍著同一個主人。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不是有病,但我確確實實無法享受一般人的性愛交歡。

曾經遇過一個男人,我非常的喜歡他且依賴著他。他也對我產生憐憫,我想是憐憫吧,在我成為心理諮商師以前的人生,我無法選擇的原生家庭帶給我許多傷害及陰影,他奮不顧身地保護我,帶我離開了那樣黑暗的人生。

現在的人生,是他給我的。

但是我卻滿足不了他生理上的需求,就像他無論怎麼努力地取悅我,我都無法達到高潮。

在交往的初期,我們像一般的情侶一樣會牽手擁抱,交往一陣子之後,他開始會想愛撫我。

我卻對他溫柔的撫摸感到恐懼,真正的恐懼。因為我幾乎不會感到舒服,當他摸著我的腰間,我卻希望他狠狠用力的捏我或拍打我的屁股。

我開始逃避和他做愛的機會,一直到我無法再躲。

那天他親吻著我,他的呼吸越發急促,舌頭不斷與我的交織纏綿,我卻無法專心。他脫下我的衣服還有他自己的,我卻總是無法像他一樣的對接下來每一步感到飢渴。我開始配合著他,讓他進入我的身體。

只有他比較粗暴用力地抽插時,我會感受到一些快感,還有他情不自禁的揉著我的胸部。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期望他更粗魯的對我,而我開始幻想能夠在過程當中被他使喚和欺凌。

我開始蒐集相關的資料和影片,看到一個女人呈現跪姿的舔著主人的肉棒,還有各式能夠產生痛感的皮鞭和矇眼綑綁,令我完全無法自拔。我看著影片中女人被鞭打的屁股泛紅,對主人更是產生許多憧憬,渴望他的出現,徹底讓他囚禁在性愛快感中。

爾後,我離開了他。我知道了我們之間的不同,在我選擇臣服之後。

我仍不認為這是任何的精神疾病,我只是享受這樣的性愛過程,也或許有一天我可以享受一般人的性愛,也或許沒有那一天。在臣服與囚禁當中,我獲得絕對的安全感,在每一下的鞭打下我的淫水就更加滿溢直到噴發。

即便這樣的性愛交流並沒有所謂的愛情,但是誰說性和愛必須共存呢?性跟愛都不容易找到對的人,至少我在性得到了最崇高的滿足,做愛時在心靈的快感並不是全靠愛情來支撐,否則那些邊插自己的女朋友邊看著A片的男人,是不是也算出軌?

而在這樣的關係當中,必須熟知保護自己的措施,也清楚明瞭越是相信主人,他越能夠毫不保留地帶給我高潮。

Mrs.Lola‧好攝戀人

Advertisement
Mrs.L 歐蘿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