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初.體.驗(3)

初.體.驗(1)

初.體.驗(2)

 

溫熱柔軟的臀部抵著冰冷堅硬的大理石,她仰著頭被禁錮住,男人以絕對高度壓迫著嬌小的她。

 

一男一女,嘴唇貼嘴唇,這是接吻;但僅僅花了一秒他就離開了她的唇,彷彿只是要確定這時間足夠使她驚愕,這是──

 

戲弄。

 

她睜著一雙錯愕的大眼睛,那眼睛眨啊眨的,為了應景而第一次黏在眼皮上的假睫毛刺得人發癢。她沒機會去揉,因為他再次傾身,這一次徹底,那是吮吻。輾轉,火熱,卻又細膩極致的詮釋著佔領,直到他的舌尖以戳刺的姿態,以頸部以上暗示著腰部以下的衝動,她被這雄性的攻擊給震懾。

 

她在輕顫著,但那不是害怕,她全身又是興奮又是渴望,這絕對的臣服從未有過,她心驚於這樣的欲望,下意識的握拳抵在他與她之間,想要劃出一道安全距離來。而這是一種挑釁,任何慣於攻城掠地的男性都不會輕易撤手。他拉高她的手腕至於她的頭上,扣在牆面。她吸了一口氣,轉偏了頭,逃離那令她一直處於挨打狀態的吻。他居高臨下,微微一笑,像極了戲耍獵物的豹子,並不在意她的反抗。他的唇輕觸她的脖子,她嗚咽一聲,這裡是她的致命點。

 

一定是酒精影響,她的身體變得飄飄然不聽使喚了。他伸出舌尖輕輕舔吻她的脖子,一直往下滑翔。她的低胸深V上衣就像被吳三桂打開的山海關一樣,對著清兵說著歡迎侵掠。他的唇毫不客氣的登堂入室,隔著薄薄衣料輕輕啃咬著胸脯。她驀地壓抑住一聲呻吟,想反抗,奈何,奈何,身子軟綿綿。不知在何時,她的手腕已經恢復自由。他的手指正在以劃圈的方式在輕撫她的背脊,他輕輕揉捏她的臀部,然後拉向他的兩腿之間。她體內的火苗,被這源頭點燃。雙腿之間的潮濕讓人好煩躁,需要一把大火燒得乾乾淨淨。他敏感的察覺到她的焦躁,大膽的撩開她的裙子,把她的雙腿扣在腰上,隔著蕾絲底褲磨蹭著、頂弄著。

 

她發出的哼聲,像是細細的嗚聲,看起來楚楚可憐。

 

他的手指撥開底褲邊緣,悄悄探進,熟稔的抄過密林,直達秘密花園。她細致的肌膚濡濕,他溫柔的揉捏著唇貝之間,滑過那小核撥弄著。她想夾住雙腿,不知道想把他推出去,還是引進來。這攻勢來得太猛烈,太敏銳,太霸道,也太溫柔了。

 

艾倫對她總是很有耐性的,不會直接攻略她的敏感帶,她也只在床上進行過親密行為。

 

對,艾倫,她的前男友……她才剛分手,她來這裡只是喝喝酒開開眼界。她內心開始浮現掙扎,這是不對的,天啊!她在幹嘛!她不是來夜店搞一夜情的。她猛地推開他,力道之大,足以使她摔個四腳朝天。幸好他牢牢的摟住她,又輕輕的放下她。

 

他有風度的退了一步,完全不似她狼狽。

 

他居然還微微勾起唇,這使得他那張斯文無害的臉龐頓時整個可惡起來,她瞇起眼,幾乎是恨恨的瞪著他:「騙鬼,你根本不是大學生。」「嗯哼~」他笑了,連眼角也是。她突然感到羞赧,對他的身份根本是自個兒揣測,憑什麼怪起人家來了,這樣就算了,居然還說出口。她真是,有夠耗呆。

 

「我……我要去女廁……」意識到這裡就是豪華大廁所,她又脹紅了臉,「反正我要去女廁啦!」

「好的,請便。」他悶著聲,好像在忍住笑。

煩死了,丟臉丟到天邊了。

露華

靈與慾

就女人來說,就是∞的符號

相交連結,彼此平衡

而產生無限大的能量

這就是──愛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