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異色迷情關係(9)

Share

異色迷情關係(1)

Advertisement

異色迷情關係(2)

異色迷情關係(3)

異色迷情關係(4)

異色迷情關係(5)

異色迷情關係(6)

異色迷情關係(7)

異色迷情關係(8)

異色迷情關係(9)

異色迷情關係(10)

異色迷情關係(11)

異色迷情關係(12)

異色迷情關係(13)

異色迷情關係(14)

異色迷情關係(15-完)

「其實,我考上研究所,因為和小彩相隔南北兩地,我們就協議分手。樂團有的人去當兵,或考上不同縣市的研究所,沒辦法團練,因此就解散了。剛好南部有個團缺Bass手我就補了進去,我們的主唱是一個搖滾女聲,個子不高,但她的聲音、肢體和人都很狂放,很酷的一個人。」阿堯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眼神黯淡了下來。

「我想我愛上她了,但我卻不能擁有她。因為,鼓手才是她的男朋友。朝夕相處看著她,卻不能去愛,我也很痛苦。或許我沒有真正追求過一個女孩,更何況她還是別人的女朋友,我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不會做。但真正讓我離開樂團的原因是,她懷孕了但她男友不要小孩,她把小孩拿掉以後精神狀況變得很奇怪,也不想唱了。我再也沒辦法意氣風發地站上舞台,我滿腦子都是她的身影以及自己在愛情裡的懦弱。」

「阿堯,並不是你造成的。」我拍拍他的肩,對於沒有真正談過一場戀愛的我而言,似乎也沒資格說些什麼。

他用手搓搓自己的臉,無奈地挑了挑眉:「我知道。我不是自責,我是懊悔。想做什麼,總是比人家慢一步的感覺……」聽他這麼說的同時,我覺得這種慢一步的懊悔說不定也包括追回小彩這件事。

對不起,阿堯。今天我只能聽你說故事,但我還不能說我的故事。因為我害怕,你不能接受我的故事,我擔心好不容易慢慢靠近你了,你又會在知道我的故事後退避三舍。

手機出現閃光,有Line的訊息。

「Ruby,妳在哪?」是Paul,昨晚才見過面的今天又傳訊息顯得很不尋常。

「我和朋友聊天喝酒。」我簡單回覆了。

「新男友?」又來了,他到底在懷疑些什麼?

「不是。我現在不方便聊了。」我既然連小三都不是,為什麼還得向你報告呢?

「好吧,不吵妳了。不要隨便離開我。」他丟下這句話。

「有急事?」阿堯關心地問。

「沒,不重要,回他兩句就好。」我笑著說,然後闔上手機蓋。

「等一下去兜風好嗎?」他說。

「酒駕?不行喔……」我故意鬧著說。

「根本都妳在喝好嗎?好啦!我不喝,剩下的三分之二杯都給妳。等一下去兜風!」他把杯子推了過來給我。

這是間接接吻耶,阿堯。我接過酒杯,心裡有一種甜滋滋的感覺漾了開來。還好我酒量好,否則我就要撲到他身上了。

「在偷笑什麼?」他竟然觀察到了。

「沒有啊。喝完我的,還可以多喝這三分之二杯,感覺很開心!」我索性大方笑了開來,朝他眨了眨眼。而就在那0.01秒的瞬間,他的眼神變了。我太熟悉男人這樣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但我沒想到會在阿堯的眼中出現。

「妳的臉頰……喝得紅通通的呢!真是個……酒鬼。」是的,我的臉頰發著燙,而他的注視更是火上添油般地讓我體溫都升高起來。

我摀住臉:「哈哈哈,不要盯著我看啦,醜死了。」Ruby什麼男人沒見過,而顏心茹此刻究竟在害羞什麼?

「呵呵,真的。妳等一下出去一定會被酒測的,行人超速。」我聽見他的聲音這麼說。行人超速?又是阿堯版的冷笑話了。

當我抬起埋進手心裡的臉龐轉向他時,剛剛那個眼神已經不見了。

從餐廳出來,已經將近晚上十點,但我一點也不累,因為還想跟阿堯去兜風。和阿堯在一起時,做的都是最平凡的事情,但我的心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美好。我開始可以體會到小彩說的,在阿堯身邊,即使不說話也能感受到的幸福感。我想要愛這個男人,但是或許我不能。

「要去哪?」跨坐在阿堯的機車後座,我貼近他的耳朵問。

「飆去淡水怎麼樣?」他的聲音透露著興奮。

「現在?!」這表示他也有內在的瘋狂?

「明天不是週六不必上班嗎?」他笑著說。

好吧!我們都還沒老到無法瘋狂,就這麼臨時起意地從台北市市區飆去淡水吧!他抓起我放在大腿上的手貼上他的腰:「抓好了喔,我們出發了!」夜晚的風呼呼吹過,這就是阿堯所謂學生時代的純粹與美好嗎?

我慢慢把置放在他腰間的雙手挪到了他的小腹前,環抱著他,前胸貼著他的後背。我感覺他的背稍微挺直了一下,或許對於我的主動感到有點驚嚇。我不知道我們的未來是什麼,但能不能就讓我在這大約一小時的路程擁有你?擁有你的體溫,你的氣味,你在身邊的存在感…….。

想看小彩的故事?危險戀慾關係

艾姬的情慾故事

粉絲團:愛情,沒有標準答案

Advertisement
Aggie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