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淫亂情謎(1)

我一直記得小時候媽媽帶我去算命,那個不起眼的小巷子以及討厭的嘴臉,用一種輕蔑的態度說:「妳女兒命中沒有帶姻緣喔。」媽媽沒好氣地拉著我離開了塑膠椅,往回直直地走,一直走、一直走。小時候很喜歡坐公車,但是那天的公車等了好久好久,媽媽的嘟囔越來越焦躁,一邊摸著我的頭喃喃自語一邊四處張望著,張望著異常寂靜無車的街道。

 

對媽媽的記憶停留在這裡,一年之後她就因為車禍意外過世了,那時候我才九歲。她在加護病房不斷交代著,「小單的名字是我取壞了,不該叫什麼王語單,害得算命的說她命中沒姻緣,她大了叫她自個兒去改個名字啊!」。

 

20年後,我有一個從大學交往到現在的男友,名字是媽媽唯一留給我的,我才不在乎那個邪門歪道的算命師。況且我跟夏禾已經交往第十年了,明年就要結婚了,算命師的話根本是無稽之談。

 

我答應夏禾當兵那年可以盡情的偷吃兵變,只要他保證一退伍就娶我,並且和這段時間所有的對象一刀兩斷。起初他信誓旦旦地說絕對不可能,可是我知道打從大學到現在都只有彼此的我們,面對抽中外島籤的衝擊絕對不只是小別帶來的思念,還有太多空白片段會被桃紅色填滿。

 

果不其然,他被帶去特殊場所「見習」。他一再的解釋有做好安全措施,不要說怕帶病給我,他自己也不希望一發換一病。可是他說起了「選妃」的過程讓我好生興趣。

 

那是一間帶著紫紅色燈光的小店面,半闔上的門隱約可以看到一排翹著二郎腿的小姐,沒有環肥燕瘦但老少咸宜,從十來歲到五十來歲都有。學長幫他挑了一個只穿著薄紗,站在最角落的女生,看起來沒有染燙過的黑色及腰長髮,在髮尾有不過份的毛躁,稚嫩的臉龐卻沒有一絲扭捏,牽著夏禾走上樓梯。粉紅色薄紗睡衣下隱約可見黑色的丁字褲,在兩側綁著蝴蝶結。她的屁股因為上樓梯而在夏禾面前扭啊扭,毛躁的髮尾在尾椎的刺青撥弄著。

 

門上寫著小琴,房間裡頭一樣是紫紅色的光、菸味跟檸檬芳香劑的味道。她躺在床上張開雙腿,丁字褲被她的陰唇夾住,夏禾膽怯的撲在她身上試著接吻卻無法忍受菸味,隔著薄紗摸著不是我的乳頭反而有一種興奮感,對方像是趕時間解開夏禾的釦子、褲頭、拉鍊,接著說了一句:「加200元就可以不戴套。」

 

夏禾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她身上彈開,趕緊從皮夾拿出保險套帶上,她又恢復了開場的姿勢,丁字褲卻已經不見了。少了黑色的直線看得更清楚,夏禾說到這裡下意識拉了一下褲頭,眼神開始飄忽不定又直吞口水,我開始聽不下去,佔有慾又告訴我不能逃避..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