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我想跟你談心,也想跟你做愛

我們約好不談情只當好朋友,但這個規則今晚不適用,此刻的我正跪在他的面前,解開皮帶、拉下褲拉鍊、剝開他的內褲,讓他的火熱在我面前昂揚。

 

我的手碰觸到他的毛髮握住他的分身,抬頭看著他的表情,他皺起鼻子露出隱忍的表情,他的手掌在我的耳朵兩側扶住我的頭,好像是想要阻止,但也不排斥我繼續…

 

「我們…不應該……是這種關係…」他說,伴隨濁重的呼氣聲。

因為我已經伸出舌頭舔了他的分身最前端,輕輕的、頑皮的、舌頭從中間方向、左邊方向、右邊方向進攻,就像拿到一支霜淇淋,怕他的汁液融化滴下來,所以用舌頭去接。

 

我一直深愛著他,我的「好朋友」,一開始也以為只是哥兒們的那一種,不可能來電的。

 

我們口無遮攔、毒舌、互虧從不心軟;我們聊心事展現脆弱、對彼此沒有防備;我們把彼此的家人也當成自己的家人那樣愛護和相處;我們是彼此的生活補給站,也是彼此的戀愛軍師。

 

然而,我忘了自己從甚麼時候開始,會習慣性的把其他的男人拒於千里之外,我的心預留了一個保留席,沒有要讓其他人進駐的意思,就算有,也只是跟別人約會、試探、訊息中耍耍曖昧,嶄露一點風情,藉此確認自己還有行情。

 

好吧…實話實說,更多時候,我跟別人耍曖昧,都只是做做樣子想引發他的反應,看他為我審核男人、為我著急的樣子,然後觀察他會不會吃醋?但他頂多就像是一個哥哥保護妹妹會有的反應,卻沒有情人之間的霸占醋意,倒是很享受在他自己的曖昧與新戀情中,總是告訴我,那個曖昧的誰誰誰有多讓他癡狂,又抱怨那個交往的某某某為什麼無法融入他生活與家人?我隨著他陷入熱戀而自己識趣的離開他的生活,又隨著他的失戀回到他的生活中。

 

這次,我,受,夠,了。

他竟然要為了一個曖昧對象出國,甚至有調職的打算。一想到這兒,我決定要懲罰他,我停止了舌頭的動作,突然含住了他的分身,然後吸吮。

 

他扶在我腦勺上的手指突然用力,是抗拒、是困惑,但又帶著一點難以抗拒快感的期待。他全身變得緊繃,牙縫間嘶聲吸氣,像花費很大的力氣才又能擠出字般的說:「你喝醉了…不要這樣……我們是哥兒們……是一輩子的朋友…」

 

說謊!騙子!

你明明就渴望,否則就算微醺,憑男人的力氣還是可以推開我。

 

我繼續吸吮著他的昂揚,舌頭在它的尖端打轉,感覺它在我口腔內變得更粗、更硬、更燙,然後,我一隻手握著他硬挺的分身,另一手扶著他的臀部,先微微的前後擺動,再突然把整個分身含到口腔深處,收起牙齒,雙唇收緊,舌頭還是在裡面滑動。

 

「呃…… FU*K……嗯….」

他呻吟,罵出了髒話,他的自制力正在瓦解,壓著我的頭,臀部開始前後律動,我的雙頰隨著它越大越大的口徑而發痠,口水在它每一次進進出出之中滴了出來。雖然羞恥,但為了愛勇敢爭取一次,我早該鼓起這份勇氣了,不是嗎?

 

 

他的亢奮與失控,如野獸般的一面,是我沒有見過的,他的費洛蒙刺激著我,我的大腿根部變得熱熱的,並且開始分泌濕意…但瘋狂的也不只是我,他甚至用力的頂到我的喉嚨深處,壓迫到我的咽喉,讓我有點反胃,但又不希望他停止。天呀!我到底是誰?我覺得自己淫蕩的不像自己,只像A片裡面的主角。

 

他抽送的速度突然加快,我感覺它快要高潮了,他意圖拔出來,但我卻抓住他的臀部,故意收緊我的雙唇。

 

「啊……」他吼叫,射出精華,如湧泉般的猛烈,讓我嗆到,我跌坐在地上,吞下所有的液體,大口喘著氣,用手背抹去嘴角邊的殘留的痕跡,眼眶因為興奮也因為嗆到而含淚。

 

他把我拉起來,抵在牆上,困惑且帶著怒氣看著我。

 

「為什麼要這樣?我不想要傷害我們的關係,不想要我們有結束的時候,今天之後我們要怎麼辦?」

 

 

吹濕露娜
信仰愛。 立志成為遊走在身心靈界的情慾作家。 要認識真實的自己,得先從認識自己的慾望開始。 我們學會誠實,然後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