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異色迷情關係(10)

異色迷情關係(1)

異色迷情關係(2)

異色迷情關係(3)

異色迷情關係(4)

異色迷情關係(5)

異色迷情關係(6)

異色迷情關係(7)

異色迷情關係(8)

異色迷情關係(9)

異色迷情關係(10)

異色迷情關係(11)

異色迷情關係(12)

異色迷情關係(13)

異色迷情關係(14)

異色迷情關係(15-完)

 

我忘了在哪本書上看過一句話,一個真正愛妳的男人會渴望擁有妳但卻不急著和妳上床。「要去哪?」當Ruby在晚上這麼問的時候,所有的男人都會帶她去Motel。但當顏心茹這樣問著何鈞堯,他卻騎了一小時的車,經過承德路、大度路、關渡大橋,載我來淡水。

 

我們漫步在漁人碼頭,阿堯脫下他的西裝外套披在我的肩上,我感覺到外套上的餘溫。

 

「阿堯,你會唱歌嗎?」

「Bass手就是不會唱歌才當Bass手的。」

「是嗎?不必唱得很專業啦!隨便唱個什麼給我聽?」

「不要,我真不會唱歌。」

「喔……好吧。那我自己唱!」

 

我隨口哼著歌,流行歌、英文歌、民謠,想到什麼唱什麼,一首接著一首。他在我身邊走著,默默地聽著。我們沒有交談,卻享受著彼此的陪伴。我覺得好幸福,幸福得想哭。

 

一起走了半個小時,我打了個呵欠。

阿堯很快發現到了:「不好意思,這麼晚拖著妳過來。累了吧?」

「有一點。」我點點頭,即使心裡一點也不想回家。我覺得這樣的美好很像一場夢,如果我回家睡了一覺起來,也許一切都不在了。

「妳家在哪?我送妳回去。」我們往回走,走到停放機車的地方。

 

我脫下外套還給他:「你穿著吧!騎車的比較冷。」

「那等一下妳冷的時候…」

「就抱緊處理!」我沒等他說完,搶著接話。

「報警處理?」他疑惑地複誦一句。

「抱緊處理……」我展開雙臂,臉上掛著笑。

他只回應我一個微笑。這個溫吞的傢伙,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你燃燒起來啊!剛剛在餐廳裡的那個眼神呢?再讓我看一次好嗎?

 

我像先前一樣跨坐在機車後座,貼著他的背,從身後環抱著他,這次還把頭靠了上去。總是被男人開車載回家的我,開始愛上這種感覺,乘著風奔馳在街道上,和一個自己喜歡的人靠得很近很近的感覺。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