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淫亂情謎(2)

淫亂情謎(1)

 

夏禾當兵是五年前的事。當初答應我退伍就結婚的協議,也因為我們之間感情的裂痕一延再延。

 

聽著買春的過程,心碎卻又感到興奮

 

我除了對於夏禾上了別的女人,還是要花錢的而感到痛徹心扉。我以為我可以承受這種事,畢竟當初是我開出協議的..

 

我哭了一整夜,決定當作沒有發生過這件事,距離夏禾退伍還有三個月,很快他就只屬於我了,我也可以破解那個該死的算命師魔咒。

 

可是夏禾卻像著迷一樣,一有機會就跑去紫紅色燈光的房間,一個女孩換過一個。我只要稍有察覺他的作息不正常,該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找不到人,就心知肚明他又去「尋歡」了。

 

為了克制住情緒的爆發,我寧可夏禾坦誠地告訴我他有生理上的需求想要排解,他卻開始支支吾吾迴避我任何問題,到第三週的時候他根本完全失聯,只丟了一句「給我一點自由好嗎」,就再也不接我的電話了。

 

想像著他一邊和濃妝豔抹的女人舌吻,一邊掐著薄紗睡衣遮不住的屁股,粉紅色睡衣遮不住女人激凸的雪白乳房。下一秒他就會把那個女人壓在牆上,舔她的乳頭用手指填滿潤滑劑沒擦拭乾淨的陰道。突然響起的手機顯示我的名字,他拒絕來電之後把骯髒的陰莖插進除去陰毛的蜜穴,就算隔著保險套也隔絕不了上一個男人的餘溫。

 

我好想做愛。試著回想有次洗澡我摸著夏禾的龜頭,他急切將我抱起放在浴室的洗手台,全身赤裸的情況下打開雙腿還是讓我有些不自在,高度卻剛好讓他可以站著幹我,不停地幹我,無法閃躲的我一直被他插到雙腳沒有力氣,溫熱的淫水在冰冷的化妝台留下痕跡。

 

但夏禾正在插別的女人,有錢就能插的女人。

 

夏禾沉迷買春,我串通好友觀察

 

王世坤是夏禾的大學同學,兩個人同梯同單位,王世坤是夏禾最好的朋友,也是最貼近他生活的人。為了不動聲色的控制夏禾,王世坤會是我最好的棋子。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