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浪擒婊,男人就愛騷貨?

Tom,31歲,單身無婚姻紀錄,年收入200萬,身高184有運動習慣。俐落油頭配上灰色連帽上衣是他私底下的穿著,陽光的笑容常讓人以為是同志圈天菜。聽過他傳聞就知道他有多喜歡女生,有多喜歡玩弄女生。

 

他總是用浪子形容自己,合理解釋為何周旋在女生的愛慕和奉獻,卻從來不給任何人承諾。他的臉書上總是換著和不同正妹的合照, 那些女孩也心甘情願排隊和他打卡在各個餐廳以及汽車旅館。

 

我也不例外。

 

終於透過聚會認識到他,我穿著一襲白色平口洋裝,刻意在倒酒的時候面向他彎腰。沒有一個男人會拒絕送到面前的乳溝。在他目不轉睛的時候向他笑了一下,果然他馬上問了我的名字,要我在他的右手邊坐下。

 

他的手直接放在我的大腿上,手指輕輕按壓著內側,不時往上移動直到裙襬邊緣。他傾身的時候肩膀碰到了我的,用最貼近我耳朵的距離說:「要送妳回家嗎?」。我微微轉動上半身,面向著他保留了一段聽得到呼吸的距離,用緩慢的口型讓他讀出我的唇語:「你想嗎?」,刻意抬高了下巴瞇起上揚的眼線,闔上的雙唇緊貼在一起呈現微笑的弧形。

 

眼神已經停留在我的嘴唇,我刻意咬住下唇並再挪向他的耳邊,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親吻一下他的耳垂,在吵鬧的包廂裡沒有人多慮悄悄話的尺度,也沒有人會在意Tom對任何一個女生下手。我們就像被安排來讓他挑選的女孩,不能太乖巧單純,最好用完就可以丟。我們就像那些想被撿屍的女生,就像那些性伴侶不固定的女生,男人愛的騷貨,女人罵的婊子。

 

我不在乎,只要能跟他來一炮,臀部在抽插的時候撞擊他的人魚線,他厚實的手在我恥骨扶著我一起高潮。這樣就夠了。

 

只是我沒料到他會用公主抱的方式帶我離開包廂,走到KTV門口已經有人幫他把車開來了。我被他小心翼翼地抱進副駕駛座,他上車後拿出一個粉紅色的絨布袋子,裡頭是粉紅色的跳蛋。啊,他竟然要我在車上自慰,「我要妳溼答答的給我幹」他一邊說著一邊指使我將橢圓形的傢伙塞進陰道裡。而遙控器當然不用說,在他手中。

 

 

雖然不是第一次用跳蛋,但頭一次是在這麼不專心的情況下,深怕每一個紅燈會被過馬路的行人聽到我的淫叫聲。他突然伸手將行車紀錄器轉向我,鏡頭就像另一隻眼睛盯著我,我脫下了高跟鞋用M字腿的方式讓他錄下我淫蕩的樣貌。他用餘光撇見我潮紅的下體,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捏著我的下巴,「妳這個騷貨!」我想他已經等不及了。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