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迷人的婊子(8)

▲迷人的婊子。(圖/shutterstock)

迷人的婊子(1)

迷人的婊子(2)

迷人的婊子(3)

迷人的婊子(4)

迷人的婊子(5)

迷人的婊子(6)

迷人的婊子(7)

談到斯文男這麼久,總是不敢直呼他本名,一陣子之後,他覺得這樣太生疏,要我私底下直接叫他名字就好,他很呵護我,也很照顧我,但一直都是私底下,我們模糊的關係從不浮現在檯面上,可我卻越來越貪心,想要明確的理解他的心意,那一天,我又從他床邊醒來,我搖了搖他,想試圖問個仔細「宇杰,我們,算是什麼樣的關係」

他揉完眼睛之後,眨眨眼的看著我,他只是笑,摸著我的頭,然後擁抱我。

對他而言,可能是讓我心安的擁抱,我卻貪婪地想要他直接對我說出口。

我自以為不在乎,其實我在乎的要死,我已經不像一開始的豁達,因為我已經徹底喜歡上他了。

這幾個月,我們假日總是膩在一起,因為偷看他身分證上的配偶欄是空白之後,我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給他,我們一起騎單車,分享彼此手做的便當,在午後的草皮上野餐,看著天空上飄緲的雲朵,是多麼放鬆,我總喜歡趴在他旁邊玩弄他的鬢角,他把手放在額頭上遮蔽陽光,雙眼微閉的臉龐,在我眼中是多麼閃亮,我總喜歡戴著太陽眼鏡,讓他無法捉摸我的心情,以及我愛笑的眼睛,然後輕輕地在他的唇上覆蓋我淡淡的唇釉。

他喜歡戶外活動,討厭曬太陽的我因為他的緣故,義不容辭地陪著他,還記得上個禮拜他帶著我到野溪釣魚.他搭著帳篷的背影給我一種很安心的感覺,我不禁幻想以後孩子們會跟著他身邊亂跑,不斷問著「爸爸你在幹嘛」。

當我們準備到溪中觀察生態的時候,他溫柔的幫我捲褲管,並且嘲笑我居然不知道該穿短褲來,他的一舉一動都深深烙印在我心裡,尤其是我在溪水中踩到苔癬差點滑倒的那一刻,他就像漫畫中的男主角用手臂摟住我,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有實無名的伴侶關係,在他這一晚的擁抱後,我好像開始想要放棄追求些什麼了,好像只是玩伴,只能一起玩樂無法陪彼此度過接下來的人生。

隔天上班我故意跟業務部的紀宇程吃飯,在茶水間嬉鬧,我想知道他到底會不會吃醋,他看到茶水間的我們只是禮貌的點頭微笑,沒有太大的反應,我知道我這樣測試男人很幼稚,卻還是忍不住跟其他異性往來熱絡,我漸漸的不常與他聯絡,也不主動邀約吃飯,我不想淪落為「飯飯之交」。

紀宇程一直都對我有好感,只是我都故意迴避,因為我重心都放在宇杰身上,這幾個月讓我有徒勞無功的疲勞感,好像浪費很多青春跟口紅,我上班時不時偷看宇杰,總是我一直在觀察他,一直捉摸不定的感覺讓人好累。

紀宇程傳來了下班去看電影的邀約,我一口氣就答應了,相對的另一個視窗是宇杰,同時也邀約我去看電影,這…好令人掙扎,心裡的天使與惡魔彼此爭執了好一會兒,結果是惡魔勝出,我上了紀宇程的車。

這一幕剛好也落在準備下班離去的宇杰眼中,我看了他一眼,隨即上車離去。

車上的我看著窗外行道樹排排站的離開我的視線,它們到底是規律還是單調,有人會羨慕我平穩的工作,總是可以度過每一次的難關,獲得長官的賞識,並且獲得免費的出國考察,卻沒有人知道我的薪水根本只加了幾百塊,職位一樣,工作量卻越來越多,我只讓大家看到我光鮮亮麗的表面,我孤寂的本身呢?

宇杰傳了一則訊息給我。

「NINA,妳要離開我了嗎?」

這一秒我紅了眼眶…我有一種即將分離的預感…

 

迷人的婊子(9)

迷人的婊子(10)

迷人的婊子(11)

迷人的婊子(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