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夜戲 (1)

用手指挑起她一綹捲髮,眼睛緊盯著她,好似她是某種他渴望一嘗的美味甜點。從來沒有人用這麼熱切的眼神盯著她看,如此俊帥的男人以這種方式看她實在太不正常了。「它本來就是屬於妳的,其他女人都配不上。」

 

她兩眼泛淚,但硬把它們眨回去,免得他把她當成精神病患。他抵在她頸間的手的熱力幾乎能燒焦肌膚。「怎麼?你是打賭輸了,還是有其他原因?」

 

「不是。」

「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他側著頭,似乎對她的問題感到不解。「這需要理由嗎?」

 

「嗯。」

威恩徹底陷入困惑。人類需要有理由才能對別人好?難怪他的族群要對其敬而遠之了。「我不知該說什麼,」他承認。「我不太懂送禮或是想讓別人高興有什麼規矩。我經過這裡時發現妳看起來很傷心,我只是想逗妳一笑。」

 

 

他深吸了口氣,把存根聯遞還給她。「請留著項鍊吧。妳戴起來很好看,我也沒有其他人可以送。我確定我弟弟不會想要,如果送給他,他可能會亂塞到一些讓人不太舒服的地方,而如果他沒這麼做,我反而會更擔憂。」

 

她終於笑了,笑聲立刻讓他的心情飛揚起來。

「我看到是笑容嗎?」他問。

 

她點頭,悄悄吸吸鼻子,再次揚起嘴角。威恩回她一笑,伸手捧住她微涼的臉頰。她笑起來時真的好美,深琥珀色的眼眸會發亮,來不及阻止自己,他俯身吻去她睫毛上的淚珠。布萊笛呼吸一窒,肌膚感受著他唇瓣的熱度。沒有男人如此對待過她,連泰勒也不曾,她還曾經想要嫁給他呢。她聞著威恩肌膚上的溫暖氣息,帶著些許鬍後水的香氣以及濃厚的男人味。

 

老天,在她的人生分崩離析之後,現在這種被抱住的感覺真好。

 

還沒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她就伸出手環抱住他精瘦的腰,把頭抵在他胸前。他的心跳聲在她耳邊怦怦作響,她感到異樣的安心與溫暖,尤有甚者—渴望。似乎她到最後也並非真的一無所有。他並未抗拒她的擁抱,反而摟住她,手依然輕撫她的臉,拇指摩挲著她的顴骨。他俯下身,在她頭頂印下一個不帶雜念的吻。

 

 

一股熱浪湧過她全身,深埋在內心的需求撕裂了她整個人,這是她無法理解的感覺。這一輩子,布萊笛‧麥提妮從來沒做過任何逾越本分的事。高中畢業後,她在家裡和父母同住了一陣子,隨後搬去杜蘭市,偶爾約會,但其實更多時間是在圖書館消磨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