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夜戲 (2)

Share

夜戲 (1)

榛綠色眼眸的熱力灼灼,他俯下頭,直到雙唇危險地貼近她的唇瓣,似乎是在徵求她的同意。她屏住呼吸,結束兩人的距離吻上他的唇,他發出一聲像是某種野獸的低吼,將這個吻變得熱情又飢渴。

他的反應讓布萊笛訝異又震撼,沒有一個男人像他一樣如此享受與她親吻。他有力的手扶著她的頭,唇掠奪著她的唇,好似他渴望得到她—─只有她。

威恩將她拉近,體內的猛獸發出怒吼。牠迫不及待想得到她,已瀕臨瘋狂。他可以從舌頭上嘗到她的熱情,聽到她的心如他一般狂跳。他還可以嗅出她的慾望,而他想要更多。他體內的野獸不好好品嘗她一番是不會滿足的。

在他的世界裡,性愛不帶任何感情性質,那只是生物學上的行為,兩隻生物在雌性的生育期和雄性的衝動之間互相滿足。如果兩隻狼沒有進行配對,那就沒機會懷孕,也不可能互相傳染任何種類的性病。

如果布萊笛是他的族人,他早就把她剝光推倒在地板上了。

但她不是母狼……

人類女人很不一樣。他從來沒有和她們做過愛,也不確定如果他按照對待母狼的方式佔有她,她會如何反應,相較之下,她的種族非常脆弱。老實說吧,他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因她而如此興奮,這很不尋常。這幾百年來,他從未考慮要找個人類愛侶。但這一位……

他阻止不了自己,他的每分本能都在叫囂著要他佔有她。

他的狼性靈魂想要品嘗她,想吸入她的香氛,讓她的柔軟撫慰這幾個月來因為失去弟弟和妹妹造成的孤寂和哀傷。只要片刻就好,他想重新擁有不再孤獨的感覺。布萊笛身軀顫抖著,威恩離開她的唇,沿著她的脖子一路而下,輕輕啄咬那裡的敏感肌膚。他的鬍子搔刮著她的皮膚令她更加興奮,雙乳因渴望而繃緊。天啊,他真是天生猛男,如此不可思議的性感,每次他舔舐她的肌膚都令她的胃揪緊。

這很不像她。她很少和交往的男人如此親密地摟頸纏綿,更別說是和一個這樣完美的陌生男人。但她不想把他推開。這一生只要一次,她想做點離經叛道的事。她心裡清楚,威恩會讓她不虛此行。為自己打算要做的事感到害怕,她深吸一口氣,準備好接受他的拒絕。

「你願意和我做愛嗎?」

她原本預期他會大笑,沒想到他暫停啃咬她的脖子,看著店裡大敞的窗戶。「妳不介意?」她這才發現外面天色已經暗了,每個走過大街的人都能對他們像發情青少年般忘情親熱一覽無遺,她的臉不禁發燙。「等一下。」她說著離開他的懷抱,前去把門鎖上,將「營業中」的牌子翻到「已打烊」,把燈光調暗。

她希望自己仍然擁有一間可以帶他回去的公寓,但也許這樣更棒,因為如果他們離開這裡,她很可能會臨陣脫逃,雖然那樣做可能才算明智。

也或許他會改變心意。

不,她想要這麼做。她想要他。

牽起他的手,她帶他穿過店裡,往後側房間的門走去。

她打開門時,他拉住了她。

布萊笛回頭,看到他盯著她右手邊的更衣室,他臉上出現一抹邪氣的笑。

倒退往後,他帶著她走進更衣室,拉起簾子。

「你在做什麼?」她問。

他從頭上拉掉T恤。

噢,親愛的老天!看到他光裸上身的那一刻,布萊笛幾乎無法呼吸。她知道他的身材很好,但這……

這凌駕了她所有的夢想。他的寬肩漸漸往下收窄,來到洗衣板般壘塊分明的腹肌群,那簡直足以用來洗整個國家的衣物。六塊肌算什麼,這男人有八塊,隨著每次呼吸隱隱顫動,他的身軀覆著一層薄薄的寒毛,讓他看起來更加陽剛粗獷。他的左胸和二頭肌處有些很深的蜿蜒疤痕,其中一個很奇怪,看起來似乎是被某種動物咬傷。

她要強忍著才能不對他猛流口水。

或是昏過去。

真的,沒有任何活生生的女人站在這麼帥的男人面前而不會缺氧的。

他解開牛仔褲的鈕釦,將她重新拉入懷中。

「別害怕,我會很溫柔的。」他低語。

但她害怕的不是這個,她害怕的是他看見她裸體時的反應。真要命,他全身沒有一絲贅肉,但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十八號大尺碼。他隨時都可能尖叫著衝出門外。

但他卻伸手放下她的頭髮,任它垂在她肩上,他的手指穿過她的髮,將她拉近覆上她的唇,讓他可以再次攻城掠地。她狂喜地呻吟。這男人絕對知道如何善用他的舌頭,她很願意吻他吻上一整天。

(明日待續)

本文出自《夜戲》春光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女人專屬18+私密微小說,連男人也呻吟害羞的高潮好書。」

【台灣版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桃紅色曖昧】各界名人臉紅推薦!
全省各書店通路 情挑熱銷► http://www.babyou.com/event/book.html

Advertisement
春光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